《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30章 瓜娃子弄死俺咧

懷中這個叫柳如煙的老板娘正睜著一雙狐媚的眼睛看著龍寶,在這光線不甚明亮的閣樓里竟然熠熠的閃著幽綠的光。“夜眼?”龍寶大吃了一驚。龍寶自就聽老一輩子的人講什么狐仙妖魔鬼怪之類的奇異事情。其中就有提到單反是畜生所化的妖怪不管變成何種俊俏的模樣,只要在黑暗中一看她的眼睛便知。這夜眼就是最好的辨別方法。
“兄弟,你怎么了?臉咋變得這么差?人家好害怕呀!不相信你摸摸人家的兇脯,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著話的功夫,一只冰涼的手就牽引著龍寶的手滑進了一片柔膩當中。入手依然是冰涼冰涼的,仿佛人死了多時一般,又放在冷庫里冰凍了一般。
“老板娘,時間不早了,俺有些乏了,想早點睡了!”龍寶此刻嚇得兩腿有些顫抖,話的腔調都變了。任憑龍寶天大的膽子,可在這種氛圍下,都要嚇得快要尿褲了。
“嘻嘻,你是不是嫌棄俺長得沒有你那嬸子長得好看?”柳如煙完,竟然輕盈的從龍寶的懷里站起來,然后開始慢慢的扭動著她的身子,邊扭動邊緩緩的往下脫衣服。
“老板娘,這可不行咧?俺是老實人?”龍寶雖然害怕,但眼睛卻還是被她美妙的軀體所吸引。衣服緩緩脫落,兩只光白如瓷的乃子高高的挺立著,乃頭還是粉紅宛如三月剛剛盛開的桃花一般。下邊竟然光溜溜的沒有一點雜草,那一條狹長而又緊閉的縫隙隨著她不斷的抬腿時隱時露,隱隱可見那縫隙中已經有點滴迷露分泌而出。
“狗日的,難道真是個狐貍精?”龍寶直覺得自己的眼睛不夠用了,一動不動的盯著她。盯著這個風臊而怪異的老板娘在他的身邊扭動著。
“哦,哦,哦,兄弟,快來,快來給俺撓撓背,好久沒洗澡了,背刺撓得厲害,快要受不了了!”柳如煙完竟然雙手扶著桌子,搖動著滾圓的腚在龍寶面前劃著圈的搖晃著。這樣一來,那條狹長緊閉的縫仿佛緊鎖的宮門被人給輕輕分開一般,露出了粉紅的一片來,里邊隱隱可見那粉粉的洞。隨著她的來回的扭動,而不斷的收縮著,仿佛貪吃的嬰孩一般不斷的張著嘴。
這個地方太邪門了。龍寶盡管心里覺得不妥,但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和腳。他鬼使神差的上前,手按在了柳如煙的圓腚上。手指慢慢的滑動到她那狹長的溝縫當中,只用手指輕輕的一挑,柳如煙就驚呼的大叫起來:“兄弟啊,俺還以為你是個瓜娃子咧,沒想到你這般老練,人家這里火辣辣的,你快點給人家治治吧!”
柳如煙這話,反手抓住了龍寶的大活兒,不斷的揉搓著。只幾下就弄得龍寶的那玩意頂得褲檔高鼓起來。“好兄弟啊,好哥哥啊,好男人啊,來,快點給俺!”柳如煙輕輕的一拽,龍寶的那活兒就砰砰的彈跳出來。還沒等龍寶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的那活兒被柳如煙的口兒含住,輕挑慢吸,沒幾下的功夫就把龍寶給弄得熱血沸騰。
望了望窗外,窗外已經黑乎乎一片。外邊靜悄悄的,沒有一絲亮光,甚至連一絲風都沒有。閣樓里沒開燈,兩人就這樣摸黑的滾在了一起。
“啊,啊,啊,啊!兄弟啊,弄死俺了,弄死俺了,自從俺男人死后,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弄得俺舒服!不行了,不行了,饒了俺吧,俺被你弄得半點力氣都沒了!”黑暗中傳來柳如煙拼命的叫,隨即她全身哆嗦就再無動靜了,只有那重重的喘息聲在黑暗中回蕩。
“管你雞吧是人還是鬼,是仙還是妖,只要長了個洞,老子就能戳死你!”龍寶仿佛發了狂的野獸,在柳如煙的身上不斷的運動著。不知道弄了多長時候,龍寶終于趴在柳如煙的身上一動不動了。
“兄弟,你好會弄啊!看你年紀輕輕的,弄起女人來倒是一套一套的。如果俺沒有看錯,你那嬸子沒少被你騎吧?”柳如煙完咯咯的笑了起來。
不知道什么時候,窗外起了風。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有月光照了進來,月光昏黃還帶著一層薄薄的霧氣,被這涼風一吹,龍寶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
“狗日的,光顧著日這個娘們了,忘了關窗戶了!”想想隔壁還住著田秀花,龍寶難得的臉紅了。從柳如煙的身上爬起來去關窗戶。趁著關窗戶的時候,龍寶無意識的往窗外看了一眼:白天還看到的那棵柳樹和那棵白楊樹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還有那連在兩棵樹中間的那紅色布條擰成的晾衣繩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怎么了?兄弟!”柳如煙站起來,溫柔的摟著龍寶的腰,用她的兩只大乃不斷的摩擦擠壓著龍寶的后背,“時候不早了,快點睡吧!”溫柔如妻子,龍寶生不起半點反抗,乖乖的摟著柳如煙進入了鄉。
“咯咯咯咯!”不知哪里傳來一陣公雞報曉的聲音,龍寶被驚醒。探頭往窗外一看,原來竟然是天光放亮了。忽然,他記起了什么。扭頭一看,只見被窩里空蕩蕩的。
“老板娘?如煙?”龍寶試著叫了幾聲,卻沒人應答。掀開被窩仔細搜尋,什么都沒有。
“咦?這是什么?”龍寶忽然發現枕邊有一根細長的頭發,紅得格外得刺眼……
:http://i./
\
“” “”“” “”
“”
下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