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03章 滴答油泥靈滑推

艾香哭得眼淚嘩嘩的,看她唐僧念佛,一本正經的模樣。龍寶的心里暖暖的。他本來對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一點都不相信。啥鳥克夫不克夫的?要老子還是她男人的命不夠堅挺,老子的命可不是誰想收都收的!龍寶盡管心里這樣想,但架不住女人這般的苦求。于是龍寶安靜下來了,他往床上一躺,十分配合的:“嫂子,你來吧,給兄弟俺驅驅污邪,也好保佑俺升官發財,多遇到像嫂子這樣俊俏的女人讓俺騎!”
“油嘴滑舌,當心俺拿火鉗拔了你的舌!”艾香正流著眼淚,忽然噗嗤的笑了。艾香這一笑就仿佛帶著露水的梨花一般,剎那間開放。龍寶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嫂子,你快點驅邪,驅完邪后,俺還要騎你,你看俺這東西又不老實了!”龍寶故意的動了動他的那快要撅到天上的大玩意。引得艾香臉紅心跳直往地上吐唾沫:“寶兄弟啊,你真是惡心他娘給惡心開門,惡心到家了。嫂子才不要被你當馬兒騎咧!”
艾香完,從那盒子里把這些光著腚的和尚給一一拿了出來。不多不少,總共十八個。這些和尚不知道是用什么木質的材料雕刻而成的,提鼻子一聞,一股淡淡的香味。這些和尚光溜溜的,上邊只是刷著一層淡淡的金粉。在煤油燈的映照下,閃閃發光(書館_更_新_最_快)。
“狗日的,弄得還怪牛逼咧!少林寺十八銅人,降妖除魔!”龍寶喃喃自語的嘟囔著。
“寶兄弟,你還真是猜對了,靈光寺里的那個老和尚給俺了,就是這個意思!”艾香示意龍寶別亂動,她把這十八個和尚從頭到腳轉著圈的排開,正好把龍寶給圈了進去。
艾香又從地上拿出一個黃紙包裹的香包。打開后,里邊有十八柱高香。這香能有二十公分來高,大拇指粗細。由于沒有香爐。艾香就把龍寶的洗臉盆給征用了。去木屋外邊裝了半盆子泥土。順手就把這高香給栽倒洗臉盆中。一一點著后,這高香先是突突的燃起一寸來高的火苗。過了能有一兩分鐘,這些火苗就逐漸的熄滅(書館__更_新_最_快),只留下那或明或暗香頭冒著縷縷古怪的紅色的煙霧。這煙霧很濃,剎那間整個屋里全部是這種弄弄的紅霧。奇怪的是,這種紅色的煙霧吸到肺里,非但沒有難受憋悶的情況出現,反而仿佛抽了一根上好的呂宋的雪茄一般,提神得很。
一切都準備好了,艾香虔誠的跪在地上念念有詞。她念得含糊而且快速,具體念得啥玩意,龍寶一句沒聽懂。艾香仿佛得了失心瘋一般,一直叨咕著。直到那十八柱高香都燃得剩下一寸來高的時候,她才站起來。左右四處瞅了瞅,她仿佛在找什么東西。
“嫂子,你找啥咧?”龍寶見艾香仿佛要找啥東西,于是就憋不住的開口了。
“寶,你這里有油沒有?”艾香找了半天沒找到,于是就張口問龍寶。
“油?俺又不做飯,哪里來得油?”龍寶撥浪著腦袋。
“不一定是吃的油,只要是油就中咧!”眼看著這十八柱高香都快燒到底了,艾香有點著急了。
“柴油中不中?”龍寶突然想起來墻角里還放著一大壺的柴油,足足能有四五十斤。這是預備著啥時候天旱給果園子澆水用。
“中,中,在哪里,俺去拿!”艾香聽了,臉上頓時露出笑容來。
“四五十斤重咧,你弄不動,讓俺去給提!”龍寶剛要起身,卻被艾香趕緊給攔住了。“俺的祖宗啊,你可不敢動咧,你一動嫂子就白忙活了!”
艾香搖搖晃晃的提著那一塑料壺柴油過來了,擰開蓋子,憋得臉紅脖子粗的把油壺給拎了起來,隨即就往栽著高香的洗臉盆里澆。
“嫂子,你這是弄啥咧?柴油貴著咧,你可別都給糟蹋了!”龍寶見了一陣的心疼,“這可都是錢啊!”
“糟蹋不了?這能換來你一條命,外加嫂子能長久的給你騎!”艾香白了龍寶一眼,竟然出了這樣的話。艾香完后,她后悔了,“自己咋變得這么放蕩咧?”想到這里,艾香不由得夾緊了腿。那個地方又流出了水,仿佛碰上連陰天一般,動不動就往外竄著水。
見艾香這樣,龍寶無話可了,他瞪著眼珠子看艾香下一步干啥。艾香往洗臉盆里倒了足足半盆的柴油,隨后放下油壺,伸手開始在洗臉盆里攪拌。燃盡的高香的香灰混著泥土伴著柴油這樣一攪拌,頓時變成了稀泥漿。
“咳,咳,咳!”柴油刺鼻的味道嗆得龍寶和艾香一個勁的咳嗽。艾香此刻鼻尖都冒汗了,烏黑的頭發有一縷調皮的在她的額前晃來晃去,顯得越發得韻味十足。
“嫂子,你這是干啥咧?咋這樣作賤自己咧?”龍寶見艾香用兩手捧著這樣的稀泥往她自己身上涂抹。特別是她的兩個乃子上和那兩腿間的桃源抹得更加的多。
“滴答滴答滴答!”稀泥一點點的滴落到地上,發出有些詭異的響聲。再看艾香的俊臉此刻更加的詭異,她沖著龍寶一齜白牙,隨即蛇一般的爬在了龍寶的身上,蛇一般的上下滑動著她的身子。由于稀泥的潤滑,艾香的身子緊貼著龍寶,靈活的潤滑起來。
“嫂子,你真是個臊娘們咧!你是和誰學得這本領啊,弄得俺心里憋著一團火,俺想騎你咧!”龍寶著話就抓住了艾香的兩顆大乃子。
“寶別鬧,嫂子這是再給你祛邪咧!”艾香打開龍寶作怪的手,隨即騎在了龍寶的那玩意上,桃源摩靈活得擦著龍寶的那玩意。不一會的功夫,就把龍寶弄得大呼叫了起來……
:http://i./
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