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8章 老子和她干到底

本書名 + 盜人
龍寶正弄田秀花來得起勁,猛然被這一聲吼給弄得身子一哆嗦徹底繳槍投降了。龍寶聽著遠處傳來的咋咋呼呼的聲音,不由得皺著眉罵罵咧咧:“日他親娘咧,不就是跑了個趙老四,弄得仿佛死了他親爹娘一般,鬼嚎個雞吧毛咧?”
田秀花聽了心里沒了底:“寶兄弟啊,你還是過去看看吧,這事要是敗露了,跑不了你叔也跑不了你!”田秀花得是大實話,龍寶聽了卻心里很不爽:“狗日的,老子只是個穿針引線拉皮條的,啥屎盆子都往老子頭上扣!”盡管不爽,但田秀花得沒錯,所以龍寶還是決定出去看看!
他從田秀花的身體里離開后,連那玩意上流著的臟東西都沒顧得上清理,提褲子就往村部跑去。在龍寶往村部跑的過程中,他發現整個龍王子已經炸開了鍋。村治安隊的隊員一個個肩上扛著獵槍,排著隊伍往村部跑去。而在他們后邊還有許多被驚醒看熱鬧的。
趙老四這狗日的跑了,龍王莊的村民都很關注。他們都想看看村部是咋處理這件事的。特別是那些已經超生和想要超生的村民,更是想要一看究竟。
等龍寶跑到了村部,就見村部里三層外三層圍得到處都是人。龍寶悶著頭往里擠著。周圍的人起初沒看清是誰在擠,一個個罵罵咧咧的。等他們看清是龍寶后,于是又擠出諂媚的笑,順從的給龍寶讓開了道。
等龍寶進去一看,發現馬建國正沉著臉站在高臺上,一句話也不吭。而王大孬和馬紅軍還有村長王富貴則爛醉如泥的趴在桌子上睡大覺。這個時候,人群里傳來竊竊的聲音:“狗日的,這下王大孬和馬紅軍的罪大了,值班期間喝酒被趙老四趁著機會逃跑了,指不定支書一會咋收拾他們咧!”
“看見沒,還有那王富貴,他狗日的可是村長,知法犯法,等著看熱鬧吧!”有明白事的村民,當看到桌上放著的空酒瓶還有桌上的菜的時候。他們就知道了,這應該是和王富貴有點聯系。
“寶,你來得正好,去打桶深井水,讓他們三個醒醒酒!”龍寶一露頭,馬建國就看到了龍寶。他沖著龍寶一揮手,就下達了指示。
龍寶聽了,心里暗罵:“媽了個逼的,壞人全讓老子一人個做,你狗日的心眼可真毒!”不過沒辦法,誰讓馬建國人家是村支書呢?沒辦法,龍寶只得照辦。等他拎著一桶深井水搖搖晃晃過來的時候,馬建國又猶豫了下:“先把王大孬和馬紅軍這兩個熊貨給老子弄醒,至于村長,你用毛巾給他擦擦臉,讓他醒過來!”畢竟是村( ..
.. 無廣告無彈窗。)里的一二把手,雖然馬建國恨不得立刻就把村長王富貴給一腳踢下臺,可這也是不現實的事情。所以在眾人的面前,該給王富貴留面子,他還得留。如果把事情都做絕了,到時候收場可就難咧。
龍寶聽得馬建國這話,這才把心給放在肚子里。他先噗噗的往手心上吐了兩口唾沫,然后眼珠子瞪圓實了,拎著桶照著王大孬和馬紅軍兜頭就澆了下來。
“噗噗,噗噗!”王大孬和馬紅軍突然醒了過來,他們不明白咋回事,還以為天上下雨了,一個個抹著臉上的水,仰著腦袋看天:“狗日的,這天上還有星星咧,咋下雨了?”
看熱鬧的村民聽了,頓時發出哈哈的大笑聲。看來這兩個狗日的酒還沒徹底醒過來。王大孬和馬紅軍聽到村民們的笑聲,又癔癥了一會,總算是明白咋回事了。兩人往黑屋里一看,只見黑屋里再也沒有趙老四的身影了。黑屋的鐵門敞開著。“壞了,趙老四跑了?”王大孬和馬紅軍頓時脊梁骨嚇出了一聲冷汗。
他們回想回想當時的情節,兩人不約而同的想到了王富貴。“難道是村長故意灌醉俺們,然后把趙老四給放了?”兩人雖然懷疑,但卻不敢胡亂的。因為王富貴此刻正趴在桌子上,睡得呼嚕呼嚕的,并且滿身的酒氣。坐在他的對面就能聞到那濃烈的酒氣。
“村長,你醒醒,你醒醒!”龍寶知道王富貴一點事都沒有,他是故意裝醉咧。但當著村民的面子,他還是把戲份給做足,生怕眾人看出啥破綻一般
“好酒,痛快,痛快!”王富貴演戲真是有天分,在龍寶千呼萬喚下,并且還被龍寶用毛巾給他擦了三遍臉。王富貴這個時候才悠悠的醒了過來。
“嘔,嘔,嘔!”王富貴醒來后,先裝模作樣的嘔吐了幾下后,他才慢慢的撩起了眼皮子:“這這到底是咋回事?”王富貴故意的一蹦三尺高,扯破嗓子一般的吼叫道。
“富貴啊,趙老四逃跑了!你看這事咋弄?”馬建國心中冷笑,但面上卻沒有顯現出來什么,他兩手一攤,沖著王富貴一咧嘴。
“這還用想嗎?王大孬,你個狗日的,趕緊帶上你的村治安隊給老子追,哪怕把他追到天邊,也要給老子把他們給弄回( ..
.. 無廣告無彈窗。)來!計劃生育是我們國家的國策,不管是誰,只要是超生,老子一定和她干到底,干出他的屎,干出他的尿,干得他嗷嗷叫!老子就不相信了,龍王莊的計劃生育工作做不好!”王富貴早就準備好了辭,只是他沒想到回來這么多村民,此刻當著村民的面王富貴這樣振臂一呼,還別,那些圍觀準備鉆空子的村民一聽,頓時嚇得縮起了脖子亅亅亅亅亅
上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