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2章 黑咕隆擋不住的渴望

本書名 + 盜人
王富貴扭頭又看了看村部外邊,此刻已經快晚上十點鐘了。夜很黑,黑得伸手看不見五指。今天才農歷19,本來該有明晃晃的月亮,但卻不知道啥時候被那濃厚的烏云給遮住了。沒有一點風,天燥得厲害。屋后的大水坑里,蛤蟆在煩躁不安的咕呱咕呱的叫著。村部周圍靜悄悄的,除了遠處的狗叫生和近處墻角夜蟲不安分的叫喚聲外,就再也沒有其他聲響了……
王富貴等得很著急,他生怕這個時候再遇上支書馬建國過來查崗。要是那樣的話,那這事可就全部前功盡棄了。王富貴焦躁不安的點著一根煙,一口氣抽下去大半根。他的嘴里聲的嘟囔著:“這狗日的龍寶咋還沒過來?真是急死人了!“
就在王富貴焦急的等龍寶的時候。龍寶悄悄的出現在黃桂芝的家門口。他并沒有往屋里去,而是捏著鼻,嘬起了嘴巴,沖著院里發出一聲聲酷似夜蟲鳴叫的聲音一般。本來黃桂芝屋里還亮著光,可當里邊的人聽到這奇怪的叫聲后。噗嗤的吹滅了燈,時間不大,就瞅見黃桂芝從屋里出來了。她肩膀上挎著一個用床單弄成的包袱,斜斜的挎著。周身上下明顯經過拾掇,看起來清爽并且透著利索。
“寶,寶,事辦得咋樣了?”黃桂芝出了院子,瞅見了蹲在墻角旮旯里的龍寶,她疾步上前拉著龍寶的胳膊急切的問。
“他都收了錢了,估摸著這事八九不離十!你跟俺走!”龍寶聲的道。突然他話音一轉,帶著些許的警告口氣:“到地方了,閉緊你的嘴,啥都不要問,如果你的男人出來了,領著你的男人趕緊離開龍王莊,一年半載的可別回來!”
“嗯,寶兄弟啊,俺都記下了!你的大恩嫂子一輩子都不忘咧!”黃桂芝聽了眼圈一紅,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她還以為龍寶是為了自己好,要是讓她知道了龍寶這話的目的是防止黃桂芝再套出來王富貴的實話,坑了他自己。
“好了,別哭了,把眼淚擦擦,眼下不是話的時候,趕緊跟俺走!”龍寶估摸著王富貴那邊差不多已經得手了,不敢再耽擱時間,他招呼黃桂芝就往村部走。
“嫂子,你走前邊,俺在后邊跟著,去村部!”突然,從胡同里竄出來兩個村民打著哈欠迎面走過。嚇得龍寶趕緊一撤身,趕緊落在黃桂芝的后邊。并刻意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媽了個逼的,手氣真雞吧背,這才幾把啊,就輸了個精光!”一個村民邊走邊罵罵咧咧的不忿。
另外一個村民聽了也深有同感的罵:“估計著他們出老千了,要不咱倆也不會輸這么慘了!”兩人著話漸行漸遠了,倒是沒有認出來黃桂芝和龍寶。
等兩人從他們身旁經過后,龍寶這才暗自長出了一口氣。這要是有村民看見自己這么晚了和趙老四的老婆黃桂芝一前一后的走著,保不準就能懷疑到自己的頭上。
“寶兄弟,你的膽子真,人家壓根都沒看咱倆!”黃桂芝撇了撇嘴,對龍寶這種謹慎的做法不屑一顧。
“(更新最快)心駛得萬年船,沒看見更好!”龍寶冷著臉,連聲催著黃桂芝快走。黃桂芝也是惦記著關在黑屋子里的趙老四。也不知道挨打遭罪了沒。黃桂芝想到這里,步子邁得越發的緊了,靈活的腰肢扭動得越發的厲害,帶動著她的那結實得大腚也好看的扭擺了起來。
龍寶在后邊跟著,當他看到黃桂芝扭腰擺腚的背影的時候,心里一股莫名的渴望壓抑不住的冒了出來。這渴望就仿佛施了化肥的莊稼一般,一經冒芽,就忍不住的蹭蹭的往上竄。龍寶感覺到自己褲檔里的玩意已經快撅上了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急步竄了出去,還沒等黃桂芝明白咋回事咧,龍寶就樓主了黃桂芝的腰。
黃桂芝嚇得一哆嗦,劇烈的掙扎著,她還以為遇到了壞人要欺負她。當她扭頭看到是龍寶抱著自己的時候,頓時安靜下來不再掙扎。看著離自己不足一百米的村部,黃桂芝害羞的問:“寶兄弟,你這事咋了?眼看都快到了,咋突然不走了?”
 (“”); “嫂子,俺想要你了!你這一走,不知道啥時候能再見到你,要不你先讓俺日下再走吧!”龍寶嘴里著話,手卻沒閑著,靈活得仿佛蛇一般的就鉆到黃桂芝的衣服里邊。熟練的解開黃桂芝背后罩子的搭鉤,隨即兩手就環抓著黃桂芝的那兩個飽滿的乃子。天越發得黑了,黑咕隆的幾乎面對面站著都看不清對方的臉。在這濃濃夜的掩蓋下,龍寶大膽的釋放著自己內心灼熱冒火的渴望來……亅亅亅亅亅
下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