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1章 倆老爺們被弄倒了

本書名 + 盜人
&nb( ..
.. 。)sp; 王大孬和馬紅軍一見王富貴拿出好酒好菜的招呼他們過來吃喝,不由得都愣住了。馬紅軍因為他爹馬建國和王富貴明爭暗斗,所以對王富貴沒啥好感。而王大孬跟了王富貴好多年了,很了解王富貴的脾氣。他絕對是鐵公雞一毛不拔。今天這太陽可是從西邊出來了。王大孬看著桌上的酒菜,喉結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發出很響亮的聲音。
“狗日的,今天老子心情好,都陪老子過來喝兩盅!”王富貴見他們兩個都遲遲的不動,不由得把眼珠子瞪了起來。
“喝就喝,難道俺還怕你下毒?”馬紅軍大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擰開酒瓶子就給自己先倒了一杯。口抿了下:“好酒啊,這酒夠烈的!”
王大孬見馬紅軍都不客氣了,自己就更不用了。他坐下來,先夾了一筷子的牛肉塞到了嘴里,然后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哧溜一下就倒進了肚子。
王富貴見這倆貨沒等自己坐下就吃喝上了,心里暗自高興:“不怕你不吃喝咧!”王富貴坐下后,拿著(..
.. )酒瓶子挨個又給他們都滿上,“來,咱們干了!”
馬紅軍和王大孬沒想到王富貴是故意灌他們,一個個豪爽得端齊酒杯,一仰脖子就全喝了進去。而王富貴這狗日的則是在嘴邊上抿了一口,隨即就放下了酒杯。
“村長,你這可不地道啊,俺哥倆可都干了!”喝了兩杯酒,王大孬的話明顯的多了起來,他摟著馬紅軍的脖子稱兄道弟起來。要是論輩分,馬紅軍該喊王大孬叔。馬紅軍兩杯酒下肚,臉紅撲撲的,頭也有些暈暈的。他也扯著嗓子喊了起來:“村長,大孬兄弟得對咧!你這可不地道。有句話得好,叫啥咧?”馬紅軍拍了拍腦殼子,想了一會才記起來:“叫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
“哎,不能和你們倆比咧!俺老了,這酒量也大不如從前了!”王富貴裝作苦笑的模樣連連擺手。
王大孬和馬紅軍哪里肯依,一個個嚷嚷著非叫王富貴干了。王富貴實在沒辦法了,他的酒量本來就不太好。這要是喝開了,幾杯酒進肚,沒灌倒別人,反倒是把自己給灌趴下了。他眼珠子轉了轉,隨即想出來個點子:“你們不知道,俺這些天天天吃藥,李麻子都交代了,吃這種藥不能喝太多的酒,要不然吃了不但沒效果,反而更毀身體咧!”
“村長,你沒病沒災的吃啥藥咧?”王大孬對王富貴比較了解,他的身子骨一想不錯。
“就是啊,俺覺得你的身體比俺爹的身體還好,看著想沒病的人啊?”馬紅軍也是一頭霧水。
“哎,是那方面的病,天天不能滿足老婆,你難受不難受?”王富貴為了能把這事給順利辦成,他倒是豁出去了,連這種話他都得出口。
“哦!”王大孬和馬紅軍聽了,發出心照不宣的笑聲。王大孬對王富貴的這話是深信不疑,因為他曾經親眼看見,田秀花自己一人在床上摳著玩。這要是男人中用能滿足她。她還至于用指頭摳嗎?
馬紅軍對這事倒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爹馬建國每次騎他娘的時候,事后,他娘總是對他甩臉子。看那情況,準是沒能滿足了他娘,沒舒服夠。
“大孬兄弟,要不咱倆喝吧!”馬紅軍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深處五指抓著花生米往嘴里一邊塞著一邊。
王大孬也不甘示弱,伸出兩只手學著馬紅軍往自己嘴里狂塞著花生米。他塞得滿嘴都是,所以起話來有些含糊不清:“干…喝…沒意思咧!要不咱哥倆劃了下?”王大孬拍了拍手,然后做了一個劃拳的動作。
“一個娘們兩個乃啊,三甩四搖五叫喚啊;六個老婆啊,七天日八夜啊,九淺十戳洞啊,雞吧累蛋疼啊!”這兩個兔崽子劃起拳來,也流氓味十足。王富貴在一旁聽得是津津有味。
“該你了,喝,喝……”沒一會功夫,兩瓶酒就全下肚了。
“大孬大侄子啊,俺看你咋頭上冒星星咧?”馬紅軍嘿嘿傻笑著指著王大孬,這輩分立刻降了好幾輩。
“胡,你喝醉了,俺不是你大侄子,俺是你孫子,你差輩了,來,罰酒!”王大孬比馬紅軍醉得更厲害,話都不明白了。他端著酒杯往嘴里送,送了半天沒找到自己的嘴。
“撲通,撲通!”兩人相繼的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嚕。
“機會來了!”王富貴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輕手輕腳的站起來,在王大孬的腰間摸索著。“終于找到鑰匙了,眼下可就差龍寶來了!”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