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0章 高度酒的惑誘

本書名 + 盜人
等龍寶走后,王富貴拿著這一千五百塊錢得意洋洋的走到了里屋,往正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的田秀花身旁一甩,然后咧嘴嘿嘿的笑了起來。田秀花被王富貴嚇了一跳,睜開眼睛剛想發脾氣,可當她看到身旁那一摞錢的時候,頓時抿著嘴笑了起來:“原來俺還看走了眼,沒想到你狗日的還真有點財運!”
“哼,這算啥咧!咱們村的油水不足,空子不好鉆,等按想辦法能調到鄉里,那油水可就大多了!”王富貴著話就去摸田秀花的乃子。田秀花見王富貴來撩撥自己,剛想皺眉頭,可扭頭一看那一摞錢,她就忍住了,任憑王富貴在她的乃子上揉來揉去的。
起初田秀花還沒反應,可狗日的王富貴太熟悉自己的身體了。兩個指頭捻著乃頭輕輕的揉搓,沒幾下就把田秀花的火給撩撥了起來。田秀花嬌滴滴的沖著王富貴拋媚眼:“二蛋子他爹,來,給你舒服舒服!”
王富貴見了嘿嘿笑著就扒下了田秀花的褲子。然后把自己半軟不軟的東西往里邊塞去。由于強度不夠,塞了好大一會,這才終于塞進去。王富貴抓住田秀花的兩個大乃子,仿佛騎馬一般,前后的推動起來。田秀花哼哼唧唧的:“二蛋子他爹,快點使勁的弄!”
依然是沒兩三分鐘,王富貴就又繳槍投降了。田秀花破天荒的第一次沒有抱怨王富貴,只是心里嘆了口氣:“哎,要是下輩子自己再托生個女人,非得擦亮眼睛好好尋一個男人不可,這男人啊得看下邊的功夫,下邊功夫不行,痛苦一輩子咧!”
王富貴趴在田秀花的身上歇息了好大一會,這才從她身上爬了起來。蹲在床頭吧嗒吧嗒的抽著煙卷,沒一會功夫,弄得整個屋子都是煙草的嗆人味道,引得田秀花一陣陣的咳嗽。
“秀花啊,你等會做飯做得早點,俺吃過飯有事!”
“啥事啊?”田秀花有些不明白。
“收了人家的錢,好歹也得給人家把事情給人家辦妥了,狗日的趙老四還在村部關著咧!今天晚上得偷偷的把他給弄出來!”王富貴完感覺身子有些乏累,于是一翻身呼嚕呼嚕的睡著了。
等王富貴醒來的時候,發現日頭已經快掉到山溝里了。田秀花這個時候已經把飯做好了。王富貴起來胡亂的吃了幾口,就把碗筷給放下了。“二蛋子他娘,你去把咱家賣鋪的好酒給按弄兩瓶!要度數高的!酒勁大的,最好是那種上頭的酒!”王富貴兩只眼睛嘰里咕嚕的轉動著,看他的這副樣子,肯定沒有安好心眼子!
“這酒中不中?”田秀花把兩瓶二鍋頭往王富貴前邊一放。
“嗯,可以!這酒度數高,勁大還便宜!”王富貴點點頭,隨即他又沖著田秀花,“咱把咱家的菜給我弄四個,兩葷兩素!”
田秀花心一哆嗦,嘴上抱怨著:“狗日的,這可都是錢咧!”
“你個短見的娘們,掙大錢還差破這點財,真是個不上道的娘們!”王富貴今天突然底氣足了起來,竟然敢沖著田秀花嗷嗷叫了。奇怪的是,田秀花仿佛個才過門的媳婦一般,低眉順眼的就按照他的照辦了,絲毫沒有違背之意。這讓王富貴骨子里感到愜意。
又在家等了好長一會,看了看鐘表都過八點了。王富貴這才拎著酒菜哼著曲朝著村部走去。他來到村部,一眼就看到馬紅軍和王大孬正坐在關押趙老四那間黑屋的門口打撲克咧。兩人在玩比點。看他們倆的樣子,就知道馬紅軍這狗日的贏錢了,紅光滿面的。再看王大孬仿佛霜打的茄子一般,蔫成了一團。
“大孬叔,要不今天就別玩了,你現在已經沒錢了!”馬紅軍嘴里叼著一根樹枝,斜著眼看了看王大孬,有心不玩了。因為他能看得出來,王大孬兜里已經沒錢了。
“狗日的,你啥?贏( 本書名 + )錢了就不想玩了!這天下可沒這個規矩,老子還等著這一把翻本咧,繼續,繼續!”王大孬聽了,眼一瞪,就要發火。他都有點輸紅了眼睛,看著馬紅軍面前放著一堆贏自己的錢,他恨不得抄起旁邊的獵槍,把馬紅軍的腦瓜子給開了瓢。
“好了,再玩這最后一把,要是你輸得兜里沒錢了,那咱們就不玩了,大不了俺明天早上請你去李二麻子的早點鋪吃飯!”馬紅軍別看年齡,可腦瓜子卻好使的狠。他一眼就看得出來,王大孬有些輸惱了。雖然王大孬是村治安主任,可自己還是支書他兒子咧,不管咋會所,自己都不會怕這狗日的王大孬。
“這晚上還值著班,咋還打上撲克了?”正在這個時候,王富貴晃悠過來。
“喲,村長!嘿嘿,俺們閑著無聊,就沒事打兩把牌!”王大孬一見王富貴來了,趕緊扔掉手中的撲克,站起來畢恭畢敬的回答。
“嗯,就是無聊,這黑屋結實得很,哪怕他有( ..
.. 。)三頭兩臂,也逃不出來!”馬紅軍手疾的把面前贏的那一堆錢抓起來就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王大孬看著,心疼的臉上的肉一個勁的蹦著。
“把撲克都收起來,咱們喝酒!”王富貴啪的把那兩瓶高度的二鍋頭往桌子上一放,隨即又把帶來的兩葷兩素放在了桌子上……亅亅亅亅亅
上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