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60章 身體里仿佛有個潛水泵

本書名 + 盜人
荷花沒想到龍寶在這個時候竟然敢對自己動手動腳,眼前這個瘦弱的年(“”)輕人仿佛吃了熊心咽了豹子膽。距離她男人二蛋子睡覺的房間不足五米遠,距離公婆的房間不足八米遠。“別,別這樣,寶,這樣不行啊!不行啊!”荷花嚇得帶著哭腔,她拼命的推搡龍寶。比第一次龍寶弄她的時候反應還激烈。眼下絕對是最危險的時刻,如果公公和婆婆起床推門看到,單就自己大白天的在屋門口勾搭漢子就足以然跟自己浸豬籠了。
“荷花妹子,俺是真想你啊!來讓俺親親你的嘴!”龍寶剛才聽到王富貴和田秀花一大早就弄那事,早就被撩撥得憋得難受。這一看到荷花,他哪里還能把持得住?“荷花妹子,你別叫喚,別動彈,沒人會發現,你要是叫的話,被你公婆看見,可不賴俺!”龍寶見懷里的荷花掙扎得厲害,于是就把嘴巴湊到荷花白生生的耳朵眼里一邊吹氣,一邊聲的道。
荷花此刻也是得了病重找大夫——想要(藥)得狠。今天她一大早就醒了,當她剛想起床的時候,就聽見隔壁屋里公公和婆婆再弄那事。王富貴還好,除了喘氣聲有點重外,還算知道收斂。可她婆婆田秀花可就不一樣了。田秀花臊得厲害,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和她男人弄那事一般,恨不得叫破房頂。荷花被公婆這么一搞,早就難受得要死,那個地方仿佛灌進水的老鼠洞一般,用指頭捅一捅,就噗嗤噗嗤的往外冒。好不容易等他們( ..
.. 無廣告無彈窗。)兩人鬧騰完了,剛出門就遇到龍寶這個煞星。這個煞星膽子大得曬干估計比倭瓜還要大上不少,竟然敢把自己摟在懷里就往自己的乃子上摸。
這三摸兩不摸就把自己摸得心兒跳,臉兒紅的。特別是龍寶往自己耳朵眼里吹氣,竟然讓自己有一種想要叫喚的沖動。荷花死死的咬著牙,繃著嘴。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寶,你摸兩下就放過俺吧,你這是干啥咧?”荷花猛然感覺自己的手被龍寶給捉住了,然后牽著她的手抓握住了一個火熱的東西。不用看,荷花就知道是什么。以前夜里想白天盼得可不就是這東西,可如今抓到手中,荷花卻仿佛抓到了燙手的山芋一般,慌忙的把手給挪開了。
荷花她還沒有放/蕩到這種地步,她盡管很想要,但她此刻更多的是恐懼,盡管那里已經流成了河,窄的布片緊貼在那個地方,黏/糊糊難受得仿佛糊上了一層塑料布。龍寶看到荷花這個樣子,越發的想要她了。在這個地方弄,明顯不行,萬一王富貴和田秀花一開門,就能逮個正著。“去哪里快速的弄一炮咧?”龍寶眼珠轉了轉,猛然有了主意。
“你跟俺來,俺帶你去個方便的地方!”不由荷花分,龍寶就強扯著荷花來到了茅廁。王富貴家的茅廁挨著院墻,距離他們的房屋較遠,而且還比較偏僻。一來到茅廁,龍寶就越發大膽了。他二話不,就去扒荷花的褲子。
到了這個地方,荷花的心放下了不少,雖然還是有點害怕。但最終理智被龍寶扒下她褲的那一刻給淹沒。荷花乖巧的扶著墻,撅著她的大白/腚,等龍寶一捅進來,她立刻發出一聲愉悅的歡唱。聲音清脆而婉轉,就仿佛是雨后深山在樹梢上歡唱的百靈鳥兒一般。
由于正值炎熱天氣,茅廁里的綠頭蒼蠅很多。很多蒼蠅仿佛聞到新鮮的美味一樣,圍繞著荷花不斷的嗡嗡亂飛著。有的還落在荷花葫蘆般的大腚上,不斷的伸展著觸角。這突如其來的感覺,讓荷花非但沒感覺到厭煩,反而讓她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樂感覺。
龍寶揪住荷花的頭發,使她的頭高高的昂起,長長而潔白的脖子仿佛剛出水的蓮藕一般,一節一節的在清晨太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迷人的光芒。她的喉嚨不斷的吞咽著吐沫,荷花感覺到她的體內仿佛被捅入了一個潛水泵,在龍寶這個強力馬達的帶動下,轟鳴的在她的身體里不斷的往外抽著水。而自己那里就仿佛一個用不干涸的泉一般,隨著龍寶不斷的動作,帶出一道又一道的水流來……亅亅亅亅亅
上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