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23章 做夢騎“馬”亂日騰

第 123 章 做騎“馬”亂日騰
當吃晌午飯的時候,龍寶溜溜達達的回到了家中。馬菊芳正在灶房里忙活著,一見龍寶回來了,慌忙從灶房里跑出來。顧不得擦手,拽著龍寶的衣服就問:“寶,咋樣咧?有眉目沒有?”
“等回信!”龍寶跑了一上午口干舌燥的,抓起案板上的一跟黃/瓜就大口大嚼起來。
“咋這么慢咧?”馬菊芳嘟囔一聲,又回到灶房里去做飯了。龍老蔫這個時候提著褲從茅房出來,一見龍寶就擠眉弄眼的喊龍寶過來。然后拉著龍寶上上下下的檢查了好半晌。
“干爹,你干啥咧?”龍寶被龍老蔫奇怪的舉動給弄得心里發毛。
“嘿嘿,沒事,俺就是看看你被那個狐貍精給吃了沒?”龍老蔫壞笑著,“寶,你狗日的是不是也和干爹一樣,隔著墻頭和那個狐貍精話咧?”
龍寶撇了撇嘴:“她把俺給請到院子里,了好一陣子話咧!可比你強多了!”
“狗日的,你就吹牛逼吧!看把你子給得意的!”龍老蔫瞪了龍寶一眼。
吃完晌午飯,龍寶往懷里揣了兩個饅頭,又用塑料袋裝了點咸菜出門了。臨出門的時候,他告訴龍老蔫和馬菊芳自己晚上就不回來吃飯了。回到了果園子里,龍寶沒心思給果樹打藥,他把噴藥壺扔在一邊,托著下巴頦想艾香:“長這么大從來沒有見過這么俊俏迷人的娘們,要是脫光衣服摟著睡一覺,真是死了也值得了!”龍寶胡思亂想著,越發覺得給果樹打藥沒勁。站起身掰著果樹的葉子細細的察看了下,上邊爬滿了蟲。看這樣子,再不打藥這果樹不死也得大減產。
“算了,明天再打藥吧,也不差這一天!”龍寶自言自語的為自己不打藥找著理由,隨即他就鉆到木屋里去睡覺。龍寶從來就是躺下就能睡著的人,可今天卻出了邪了,怎么翻也睡不著,眼前老是艾香的模樣的在晃悠:“看來村里的人的都是真的,她還真是個臊狐貍精,把老子的魂兒都勾走了!”
龍寶想著艾香的樣子,下邊的那玩意隨即就腫脹得如鋼筋一般,滾燙滾燙得。龍寶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了,于是他脫得赤/條條的從被褥下邊抽出那本畫冊。一邊翻看著畫冊,一邊用手捋動著鋼筋一般的活兒。捋了一個多時,眼看都快捋禿嚕皮了,終于撲簌簌的噴了出來。等完事后,龍寶這才感覺到好受多了。起來舀著缸里的水沖了個涼水澡,擦巴擦巴就睡覺了。
龍寶不停的在做,里唯一的女主角就是艾香,男主角當然就是他自己。兩人一會滾壓在艾香家院子的花樹下;一會糾纏在齊腰深的莊稼棵里;一會艾香扶著大樹撅著腚嗷嗷叫著,自己則啊啊叫著啪啪的撞擊著;一會又變成艾香騎在他的身上,瘋狂的扭動著細的腰,那兩個大乃子晃動得都帶著風,白/花花的蕩起一道又一道的弧線。里,龍寶不知道噴了多少次,他想醒來,可眼皮子卻如大石頭壓著一般,死活就是睜不開眼睛。龍寶仿佛被可怕的巫師給下了魔咒一般,又仿佛被狐貍精纏身一般,他的身子在忽上忽下的翻滾著,腰大幅度的扭擺著,前后左右的劇烈的晃動攻擊者,下邊的被褥就仿佛是艾香那美妙的/洞一般,被龍寶的驢玩意給摩得嚓嚓的響。
“中邪了,中邪了!”龍寶吶吶自語的著話,他的臉痛苦的扭曲著。一會又之哇之哇的嘬嘴親著枕頭。正在這個時候,龍老蔫突然推門進來了。他大著嗓門喊道:“寶,寶,狗日的這才幾點啊,就睡覺了!黑燈瞎火的,也不知道點個燈!”著話的功夫,龍老蔫捏亮了手電筒,點著桌上放的煤油燈。煤油燈不太亮,龍老蔫拿起桌上放著的針把燈芯給挑了挑。
“啪啦!啪啦!”燈芯一陣爆響,隨即火苗突突的跳起一寸來高,整個屋里也亮堂了許多。“咦?這是咋回事?”龍老蔫突然看到自己的干兒子在床上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扭動著,看這架勢和騎女人差不多咧?湊過頭來仔細的瞅了瞅龍寶,只見龍寶閉著眼睛,嘴里打著鼾聲。
“狗日的,這瓜娃子八成是做騎媳婦咧!”龍老蔫咧嘴一笑,“看來得抓緊時間給他找媳婦了,這樣下去傷身子咧!”正在這個時候,龍老蔫突然聞到了一股尿/臊的味道,捏亮手電筒往被褥上一照,只見被褥下全都是一片一片白乎乎的東西。
“狗日的,這得多大的勁啊?弄出來這么多!再這樣亂日騰下去,身子骨可受不了,不脫陽也得脫水!”龍老蔫看到龍寶這樣,心疼得厲害,他照著龍寶的光/腚就是一巴掌,“狗日的,醒醒!”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