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 120 章 任憑抓捏來回動

第 120 章 任憑抓捏來回動
龍寶一聽艾香還是不肯開門,二話沒,扭頭就走。艾香一見龍寶走了,頓時急了,她急忙喊住了龍寶:“寶兄弟啊,嫂子的話還沒問呢,你咋扭頭就走咧?”
“這雞吧媒不了,天底下沒見過這樣媒的,連院都不讓進,隔著墻頭話,村里的人看見,還認為俺龍寶爬寡/婦墻頭咧!” 龍寶的脾氣上來了。艾香俊俏歸俊俏,可龍寶確實看不慣她一副裝b得鳥模樣,他瞪著眼珠,氣呼呼的道,“回頭俺就讓俺爹把那二百塊的托媒禮金給要回去,弄得啥雞吧事?”
艾香見這個瓜娃子竟然對著自己上了臟話,不由得得氣血上涌,腦門子上的筋一個勁的蹦跳著。按照她以往的脾氣,早就退了這二百塊的托媒禮金,不伺候這個瓜娃子了。可如今不行,自己眼看就要斷頓了,全靠著二百塊錢吃飯頂一陣子咧。
“寶兄弟啊,是嫂子缺禮數了,俺這就給你開門咧!”艾香生怕龍寶走了,趕緊放柔了話,隨即就把大門打開了。
“不進去了,你沒誠意,一點意思都沒,俺走了!”龍寶真給氣著了,“離開了你艾香,老子就不娶媳婦了?”
“寶兄弟啊,是嫂子顧忌得太多了,嫂子錯了,嫂子給你賠禮了!”艾香著話,竟然彎腰給龍寶來了個深深的鞠躬,并且腰一直彎著,“寶兄弟啊,你如果不原諒嫂子,嫂子就這樣不起來!”
“喲,艾香嫂子,這可使不得,趕緊起來!”龍寶一見,急忙上前抓住了艾香的胳膊往上托,“咕咚!”龍寶無意間往艾香的領口處掃了一眼,那一對最少d罩杯的乃子仿佛兩個大籃球一般自然下垂著,中間擠弄出一條深不可測的茹溝,白/花花的差點晃瞎龍寶的眼睛。
“艾香嫂子啊,快點起來,你這可是折煞俺咧!”龍寶著話的功夫,手抓住艾香的胳膊,一邊感受著她的胳膊上的溫熱,一邊輕輕的抓捏摩挲著游移著。
“呀,這個娃子可真不是個好東西!”從來沒有一個男人離自己這么近過。呼吸之間,龍寶身上散發的濃烈的男人味道撲入艾香的鼻孔,艾香渾身的血液都在不由自主的沸騰。特別是當龍寶抓著她的胳膊,故意的抓捏的時候,艾香好懸沒暈過去。她也是一個正常的女人,不想男人那絕對是假話。她幾乎整夜整夜的燥熱得睡不著覺,甚至每次都必須用手指摳弄鉆進去胡搗一陣,才能迷迷糊糊的睡著。有好幾次,她實在用手指過不了癮了,她就去菜園子摘下帶刺的大黃/瓜,幾乎一尺來長,皺著眉頭往自己的那里捅。可死物畢竟是死物,哪有男人的活物來得舒服?
艾香也想重新嫁個男人過日子。但沒有一個男人敢要她!就連那個打了光棍好多年的王大孬,在他沒當上村治安主任,娶不上媳婦的時候。有人給他媒。王大孬一聽是艾香,嚇得連搖頭帶跺腳的,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用他自己的話來:“艾香長得再俊俏他也不敢娶。他不能前腳洞房里騎著艾香睡,后腳就被她給害得躺在墓坑里再也起不來。”
艾香知道自己是個不祥的女人,克死了自己的男人,又克死了自己的孩子。全村的男人盡管都用火辣辣的眼睛垂涎著自己的身子,可缺沒有一個人敢和自己答話的,誰也不敢拿自己的命開玩笑。艾香心里苦,但她的苦只能埋藏在心底。她整日整日的不出門,除非是逼不得已去鄉里的集市上去買點生活用品。
在她住的院子的前后山坡上,自己下了大功夫墾了幾畝荒地。逢季節種點莊稼,撒點蔬菜。日子雖然清苦,可日子卻能維持。可最近日子卻難熬得很,先是一場特大暴雨,沖毀了齊腰深的玉米,又把那剛伸展了四片葉子的蔬菜給沖得無影無蹤。家里的糧食由于娘家蓋房子急用錢,除了剩了點余糧,其他的她全都賣了。剩下的余糧本來夠吃,可今年雨水接連不斷。好生生的糧食也發了霉。船漏偏遭打頭風,屋漏更遭連陰雨。看著那糧食長了一寸來長的綠霉,艾香徹底絕望了。這沒了糧食,剩下的日子可就沒法過了。
在眼看就要斷頓的時候,龍老蔫托自己來給龍寶保媒,她怎敢不上心?只要成了這個媒,前前后后五百塊錢,再加上那一個大豬頭還有個豬后退。腌巴腌巴制成臘腸,再省著點吃,就能度過這個難關咧。所以,艾香在生存的面前,終于低下了她高傲的頭。任憑龍寶抓捏著她的胳膊,任憑龍寶那一雙帶電的手,在她胳膊上有意無意的來回的移動著。她低著頭,一聲不吭,只是在黑紗遮擋下的臉蛋,此刻早就羞成了如同院外上坡上的一朵紅杜鵑……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