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11章 嘴味重得熏死人

第 111 章 嘴味重得熏死人
龍寶解開馬妮的衣服,露出了她里邊粉紅的罩子。罩子還帶著點蕾/絲邊,里邊包裹著兩個鼓脹的球。別看馬妮年經輕輕的,可發育已經相當好了。被罩子包裹住的兩個球的中間,竟然勒出了一條深深的溝。
“妮啊,你可別怨俺,俺這是救你咧!”龍寶有些心虛,他一邊解馬妮的罩子,一邊嘴里聲的嘟囔著。
“女人戴個破罩子真礙事!”由于罩子的搭鉤都在背后,龍寶費了好大的勁,送算把罩子上的搭鉤給解開了。慢慢的揭開罩子,當兩個大白球暴露在龍寶眼前的時候,龍寶呼吸都有些停滯了。“美,太美了!白如河溝里新挖上來的煉藕,嫩如剛出穗的玉米一般、輕輕碰觸上邊兩顆粉粉的凸點,凸點慢慢的鼓起。龍寶的手在馬妮的兩個大白球上不斷的游走著。
低頭看了看馬妮,馬妮的臉依然蒼白,氣若游絲。龍寶兩手交叉重疊在一起,他模仿著在書上看到的心臟復蘇技巧,把手放在馬妮那深深的茹溝中間。狠狠的用力壓去,一下,兩下……馬妮的兩個大白球隨著龍寶的按壓,不斷的往旁邊擠壓變幻著形狀。一連壓了幾十下。除了感覺馬妮身體動了動,并沒有其他效果。龍寶撓了撓頭,陡然想起來,馬妮這是溺水,應該先給她控控水。于是他把馬妮的腦袋往旁邊歪斜著,隨即他的手就往馬妮的腹部摸去。
“褲子太礙事了,要不也脫了?”龍寶看到馬妮平躺在那里,兩腿繃得很直,顯露出了女人獨有的美妙曲線,不由得砰然心動。想象著褲子包裹下的美妙,龍寶拽著馬妮的褲子開始慢慢的扒。慢慢的平坦的腹部露了出來,龍寶繼續慢慢的往下扒,烏黑的雜草露出了一片。“還要不要繼續咧?”龍寶猶豫著停了下來,“要是看了她不敢看的東西,估計自己更是不清了,還是先救人要緊!”龍寶強忍著把手放到她柔柔的腹部,慢慢的用力壓了起來。隨著龍寶的按壓,馬妮嘴里開始往外淌水。
“咳,咳!”馬妮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
“醒了!”龍寶大喜,他趕緊把馬妮的褲/子給重新提上,又把她的衣服給扣上扣子。只是慌亂之中,他忘記了幫馬妮扣罩子后邊的搭鉤了,罩子松松的斜掛在馬妮的身上,仿佛里邊揣了兩個大香瓜。
“醒醒,你醒醒!”龍寶輕輕的拍著馬妮的臉,可馬妮依然緊閉著眼皮,一動不動。把手放到馬妮的鼻孔處試探了下,呼吸更加的弱了。這下可把龍寶給嚇壞了:“自己對這急救知識一點不懂,要是自己沒救活馬妮,那麻煩可就大了。這要是傳到村子里,保不準村民們該咋嚼舌根子呢!馬建國這狗日的再告自己個故意殺人,蹲監獄吃槍子都是有可能!”龍寶嚇得一個勁的冒冷汗。
龍寶沒想到,他身下的馬妮在這個時候竟然睜開了眼,看他著急的樣子,馬妮嘴角露出一絲笑來,隨即她又趕緊把眼睛給閉上了。
“該咋辦咧?”龍寶撓著頭,腦子里翻江倒海一般的想著辦法。“有了,人工呼吸!”龍寶眼前一亮。
“呼!”龍寶深深的吸一口氣,憋著沒敢呼吸,隨即一手捏著馬妮的鼻子,一手捏著馬妮的下巴,迫使她張開嘴。嘴貼嘴一口氣渡了過去。哪知道這口氣還沒渡完,馬妮就受不了了,她一把推開龍寶:“龍寶,你嘴里是啥味道?熏死人了!”
“啊,妮,你醒了?”龍寶一見馬妮不但坐起來,而且還一個勁的往外吐著吐沫,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吐了好大一會,馬妮總算把心中的惡心給抑制住了。她瞪著好看的眼睛看著龍寶,怒氣沖沖的:“龍寶,你是不是沒刷過牙啊?嘴里的味真重,和俺家的茅房里的味一樣!”
龍寶一聽訕訕的笑了起來:“以前上高中的時候還刷,可一回到鄉下,就顧不上了!再了,咱鄉下人窮講究啥咧!”
“這不是窮講究,你自己聞聞你嘴里啥味?將來你娶媳婦了,咋和你媳婦親嘴咧?”到這里,馬妮突然臉紅了,扭捏不安的搓擰著自己的衣服。那浸在衣服里的水匯聚成水珠往下淌著,打在河岸野草的葉子上,發出滴滴答答的聲音……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