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6章 老倭瓜不比嫩香瓜

第 106 章 老倭瓜不比嫩香瓜
龍寶從一進村開始,就不斷遭到村民們的指指點點。任憑龍寶臉皮再厚,也架不住這么多村民的吐沫星子。龍寶氣得直想上門找馬建國這狗日的理論理論,自己哪里騎了他的閨女。實在不行,找幾個婦女扒下馬妮的褲/子驗驗也行。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歹得給馬妮留個面子,這口氣就這樣咽了吧!”龍寶強忍著心中的怒火,捂著肚子來到了李麻子的診所前。看了看診所的大門鎖著,龍寶不由得一皺眉:“該不會不在家吧?”
隨即龍寶又轉到李麻子家的大門前,用手一推門。門沒反鎖,吱呀一聲開了。李富正拿著一卷皮尺在自己的褲/襠面前比劃著。見龍寶進來,李富立刻吵吵起來:“寶叔,你咋老是騙人咧?”
“俺騙你啥了?”龍寶聽了一陣的糊涂。
“昨天晚上你還給俺吃了紅燒蛇段后,這玩意如鋼筋,而且還能變長。俺昨天自己都吃了半盤子,你看到現在還是老樣子!”李富撅著嘴,滿臉的不高興。
龍寶聽了,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好懸沒背過氣去。他這一笑牽動著肚子越發疼得厲害了。他哎喲一聲捂著肚子:“富,你爹了?趕緊喊你爹出來,俺肚子疼!”
“俺爹又去縣城了,是去看二蛋子那傻貨!”李富揩了下鼻涕,不服氣的,“還提了不少好吃的,嘗都不讓俺嘗!”李富邊邊饞得流口水。
“那你娘在不在咧,讓你娘給俺拿點藥也行!”肚子疼得,龍寶站都站不穩當。別再是闌尾炎?龍寶惴惴不安的胡亂猜測著。
“誰呀?”房門一看,只見姜娥扭著好看的身子從里邊出來。
“嫂子,是俺!”龍寶見了姜娥,立刻來了精神,他湊上前嬉皮笑臉的剛要話,就見姜娥把臉蛋子一沉,隨即扭身進屋,咣當把門給關上了。
龍寶一見姜娥這個樣子,頓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狗日的,該不會吃錯藥了吧?今天咋這么反常咧?”
“嫂子,俺是寶啊,你開開門!”龍寶上前拍著門。
“你來干啥?趕緊走吧!以后別來俺家了,讓別人看見閑話!”姜娥的話語冷冰冰的,仿佛從來不認識龍寶,要避嫌一般。
龍寶一聽就急了:“你得這叫啥話?快點開門!”龍寶脾氣上來了,他砰砰砰的捶著門,震得門框上的土撲簌簌的往下墜落。
“你再捶門,俺喊人了!”姜娥的話音帶著一絲慌亂。
“你喊人啊,最好把全村的人都喊來,俺看你咋收場?”龍寶氣急了,用腳踹著門。
“富,富,你快點去喊你二大爺來,就有壞人在咱家鬧事咧!”姜娥隔著門沖著李富喊道。
李富聽了,隨即從地上抄起一塊磚頭,眼珠子瞪得溜圓:“壞人?哪有壞人,俺一磚頭拍死他!”
“就是龍寶,你趕緊去喊人去!”姜娥的聲音更冰冷了。
李富一聽傻眼了,他隨即把磚頭往旁邊一扔,不高興的嘟囔起來:“娘啊,你咋話咧?寶叔是好人咧,昨天還在咱家喝酒呢!”
龍寶一聽,暗自高興,扭頭沖著李富喊道:“富啊,你娘鬧脾氣咧,你別理你娘!你現在出去玩會,俺和你娘會話!”
龍寶支走李富后,這下更有恃無恐了。他手腳并用,弄得門砰砰的響個不停。眼看著門框一個勁的哆嗦,再也經不起幾下敲打的時候。門咣當一聲開了,隨即姜娥紅著眼圈從里邊出來:“你狗日的想干啥?你都有其他女人了,咋還來糟賤俺?”
龍寶也不話,摟著姜娥的腰就往自己懷里摟。姜娥拼命掙扎就是不從。龍寶的手一下子按在姜娥的大/腚上,來回的一搓揉。姜娥嚶嚀一聲,就倒在龍寶的懷里。
“你放開俺,從今以后,你別再來撩撥俺了,俺不會再傻了!”姜娥被龍寶的手緊緊的摟著,怎么掙扎也掙扎不開。
“嫂子,你今天是咋了?昨天不還好好的呢?”龍寶真糊涂了。
“龍寶啊,你少在俺面前花言巧語了,昨天還和俺睡一個被窩咧,今天上午就把村長的閨女馬妮給騎了!”姜娥到這里撲簌簌的掉起了淚,“你騎哪個女人是你的自由,只是你以后別再碰俺了,一根手指頭都不行!”姜娥到這里,張口狠狠的咬了龍寶一口。龍寶疼得手一抖,姜娥趁機從里邊鉆了出來。
“龍寶,你就放過嫂子吧!嫂子人老難看,是個老倭瓜,人家馬妮青春年少,是個香甜瓜,老倭瓜哪有甜瓜香?”姜娥邊話,邊往外推龍寶。看這樣子,她是下定決心要和龍寶斷了以前的孽緣了,“你和誰好是你的自由,俺管不著,只是你從今以后別再纏著俺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