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2章 鼻孔竄血的吸引

第 102 章 鼻孔竄血的吸引
馬妮看到龍寶,明顯的很開心,臉上掛著甜甜的笑,還有一絲明顯的姑娘家的羞澀。龍寶也納悶,馬妮這丫頭平白無故不會來找自己,今天來找自己指定有啥事。
“妮,你來找俺有事吧?”龍寶把抽了半截的煙掐滅,隨即把剩余的半截煙夾在耳朵根上。隨即就卯足勁的用水桶灌水,然后再灌到噴藥壺里。
“沒啥事咧,就是想來看看你!”馬妮見龍寶忙活,她也趕緊上前彎腰幫忙扶穩噴藥壺,這樣倒水才有準頭。
“看俺?”龍寶抬頭撇了馬妮一眼,哪知道正好看到馬妮彎著腰,摟著兇前白/花花的一片,里邊是粉粉的罩子。罩子裹著兩個大白球,擠出一道深深的溝來。“狗日的,馬妮這個丫頭現在發育得越來越好了!”龍寶偷偷的用眼睛瞄著,哪知道手一偏,正捅水倒偏了,正好都倒在馬妮的裙子上。
“呀,妮啊,俺不是故意的!”龍寶見了,趕緊扔下水桶就去摸馬妮的裙子。
“龍寶,你要干啥咧?”馬妮嚇了一跳,眼下這里可是荒郊野外,玉米桿子都一人高了,把四周遮擋得密不透風,這要是龍寶有啥壞心思,喊人都聽不見。馬妮一害怕,身子往后一退,哪知道沒留意,后邊有一個坑,一腳踩進去。隨即就聽馬妮慘叫一聲,身子往后跌倒。
龍寶見了,趕緊跑過去,抓著她的手,把馬妮從坑里給拽出來。哪知道馬妮的腳剛一著地,隨即就疼得掉起了眼淚。
“俺的娘啊,你這腳脖子咋腫成這樣了?真是嬌生慣養的洋學生!”龍寶讓馬妮坐下,然后嘀嘀咕咕的抓著馬妮的腳脖子。
“龍寶,你要干啥?”馬妮的腳脖子第一次被男人給抓住,心跳得砰砰的,仿佛要穿透她的身體飛出來一般。
“干啥?俺能干啥?給你看看腳脖子,要不然你就別想走路了!”龍寶瞪了馬妮一眼,然后兩手就快速的揉動馬妮的腳脖子。馬妮起初感到有些疼痛,還在不停的叫,可隨著龍寶的不斷的推拿活血,她又感覺到一種很舒服得感覺傳來,隨即叫就變成了聲的哼哼,只是這哼哼變了腔調,就仿佛貓張大發/春一般。
“馬妮啊,你能不能不叫喚啊,叫得人家心里怪煩的!”龍寶感覺到自己那玩意已經頂著褲/襠生疼了。
“要你管,龍寶,你今天不把俺的腳脖子給弄好,俺回去給俺爹,讓俺爹收拾你!”馬妮完,漂亮的大眼睛笑彎成了兩道好看的月牙。
“妮啊,你越來越沒大沒了,以前一見俺就是寶哥寶哥的叫,現在咋直呼起俺的姓名了?”龍寶聽馬妮喊他的名字有點刺耳,這透著生分咧。盡管龍寶對馬妮已經徹底的死心了。
“要你管,俺憑啥叫你哥,就叫龍寶!”馬妮嘴一撅頂著嘴,心里卻暗自抱怨,“你個木頭瓜子,俺如果天天喊你哥,到時候,俺咋嫁你做女人咧?”
龍寶哪里知道馬妮的心思?他還以為是馬妮故意要和自己生疏呢。龍寶心里暗嘆了一聲:“人家是白天鵝,自己這只癩蛤蟆就別惦記著人家了!”
“你躺下,腿抬高,嗯,就這樣,慢慢的抬高!”龍寶一邊給馬妮推拿按/摩,一邊慢慢的把馬妮的腿給架到自己的膀上。這樣更便于他給馬妮做更好的治療。馬妮沒想那么多,龍寶也沒想那么多。可當馬妮真正照做后,龍寶無意中一抬頭,看到了那白/花花的腿深處那窄的粉/褲/衩的時候,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
“乖乖,這下可賺到了!”龍寶沒想到自己的無意之舉,竟然能讓他窺視到馬妮那裙下的絕妙風景。而馬妮這個神經大條的姑娘,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最隱秘的東西已經暴露在龍寶不懷好意的眼神下。
龍寶趁著給馬妮推拿按/摩的功夫,又故意的把馬妮的腿給分開一些,這樣看起來就更清楚了。窄的褲/衩,是純棉的,上邊還印著一個卡通的機器貓。薄薄的布片上邊有點點黃斑,不知道是馬妮尿的時候沒尿干凈,還是晚上想男人想得流出來的東西。馬妮由于被龍寶來回的一動,那內/褲的被她的溝/縫給夾了進去,所以顯現得特別的明顯。更讓龍寶感到鼻孔竄血的是,/褲/衩的邊緣竟然還露出一兩撮黑黑得雜草,蓬亂無章的彰顯著它絕命的吸引力……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