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00章 差點堵被窩里

第 100 章 差點堵被窩里
喝醉酒的姜娥一直做著一個,她猛到有一條巨大的蛇在她的身體里鉆來鉆去的,鉆得自己渾身一個勁的哆嗦,鉆得自己尿了一泡又一泡。好不容易等到那條蛇安穩了下來,姜娥這才昏昏的睡著了。
雞叫了三遍,太陽也慢慢的打著哈欠露出了臉,照得窗戶上的玻璃一片金黃。姜娥慢慢的睜開眼,她覺得身子骨仿佛零散了一般,腰疼得更厲害了。揉了揉太陽穴,姜娥撅著嘴嘟囔道:“狗日的寶,凈瞎話騙俺,吃了這紅燒蛇段,腰酸得更狠了!”
她想慢慢的翻轉下身子,哪知道身子剛一動,她立刻驚叫了起來:“啥玩意在俺身體里動咧,還一跳一跳的?”伸手往那里一摸,姜娥隨即明白了什么。扭頭看了看,只見龍寶正貼著自己的背睡得正香。那根東西不知道啥時候杵了自己的身體里,眼下只不過仿佛黃豆泡在水里泡了一夜,變得越發得腫大了一般。
仔細回想回想昨晚上的事,姜娥的臉騰的紅了:“你這不是要嫂子的命咧,弄了俺大半夜,咋不知道拔出來呢?”姜娥慢慢的往外扭動著身子。“啊,啊,啊!”隨著她的扭動,她感覺到龍寶的那東西越發得活躍了,刮蹭著兩邊的柔壁,再加上憋了一夜有些尿急,所以越發得難受了。
“狗日的,你這是要嫂子的命咧!”姜娥咬著牙,心一橫,猛的往外一撤身,隨著一聲啵的聲音,就仿佛起瓶蓋發出的聲響一般,清脆得很。“呀,咋出了這么多水?”剛一拔了出來,姜娥就覺得有黏/糊糊的東西流出。她慌忙跳下床,衣服都沒顧得上穿,先用毛巾把那些流出來的白/乎乎的臟東西都擦拭干凈。
姜娥穿好衣服,簡單的洗漱后,就坐在梳妝臺前開始化妝。姜娥一點都不像鄉下的女人,她每天都往臉上撲淡淡的粉,著淡淡的裝。此刻,她正在畫眉,好看的眉毛是精心修剪過的,她拿著黛青眉筆在眉上細細的畫著。正在這個時候龍寶醒了,當他看到姜娥畫眉的樣子,不由得驚呆了。這一刻,龍寶最心底的東西仿佛被觸動了。他跳下床,從背后緊緊的摟著姜娥,把頭貼在姜娥的臉上,聞著那淡淡的香,不由得陶醉了。
“呀,寶啊,你咋不多睡會?俺男人今天不會回來!”姜娥反身扭頭捧著龍寶的臉,臉上帶著體貼人意的笑。
“睡不著了,嫂子,你看俺的右眼皮子直跳咧!”龍寶指著自己的右眼皮,心里很不踏實。他老覺得有啥事情要發生。按照《周易算經》的左吉右兇的法,自己這可是兇兆啊。龍寶對風水命運吉兇一深信不疑,因為他覺得這是科學不是迷信。有很多次,都應驗了。所以這事馬虎不得。
姜娥聽了,趕緊轉過身,仔細的瞅了瞅:“喲,真在跳啊,寶,這是咋回事?該不會是昨天咱們吃得蛇來找咱算賬了吧?”
“傻娘們,瞎啥!這一碼是一碼!”龍寶松開姜娥就開始穿衣服。收拾好后,龍寶打聲招呼就要出門。
“寶啊,米湯已經下鍋了,吃完飯再走吧!”李麻子不在家,姜娥膽子大了許多。反正大門上著咧,外人也看不到。至于李富這狗日的,每天不睡到中午十點多,他是不會睜眼。
“不行啊,嫂子,俺心里不踏實,飯俺就不吃了,等會俺去街上買點吃吃!”謝絕了姜娥的好意,龍寶開了大門,先探頭探腦的往外邊瞅了瞅,見空無一人,這才麻利的跳了出來。
“狗日的,右眼皮跳得更厲害了,肯定要出事咧!”龍寶低著頭背著手嘀咕的往前走。哪知道突然,他撞到了一個人的身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聽見這個人破口大罵開了:“你狗日的睜著腚/眼走路,睜得怪大,咋就看不見道咧!”
“媽了個逼的,老子正心煩著咧,你敢罵老子,看老子不揍死你!”龍寶一聽就來氣了,他一把揪住了這個人的衣領,舉拳頭就打:“日你媽咧,你敢罵村干部,不想活了?”
拳頭舉到半空,龍寶就楞住了。眼前站著的人正是李麻子。李麻子精神很不好,眼紅得仿佛兔子一般。“李大夫,咋是你咧?你不是陪村長去縣醫院給二蛋子接雞吧了?”龍寶背后出了一聲冷汗,心里暗自僥幸,“感謝觀音菩薩,如來佛祖,這要是再晚一會,就被這狗日的給堵到被窩里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