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6章 嚓嚓的聲音沒停過

第 96 章 嚓嚓的聲音沒停過
龍寶聽了李富的話,半信半疑。據他所知,雖然姜娥被自己騎了好幾次了,但她絕對不是主動風臊的女人,和田秀花的霪蕩比,姜娥更偏向于半推半就。
“富,你狗日的敢瞎話騙老子,看老子不撕你的嘴!”龍寶眼睛一瞪,就要去撕李富。李富嚇得一縮腦袋,大聲的嚷嚷開來:“俺要是騙你,你讓俺和二蛋子一樣,也把俺的雞吧給啃了!”
“狗日的,你還是個毛孩子呢,誰知道有雞吧沒有呢?”龍寶摳著鼻孔挖出一坨鼻屎,然后用手指一彈,鼻屎就飛了出去,啪嗒一下沾在旁邊的一棵大樹上。
李富一聽就急了,他臉紅脖子粗的脫下了褲子:“寶叔,你可不能隔著門縫看人,俺的家伙雖然沒你的大,但比狗日的二蛋子的要大得多!”
龍寶瞅了一眼,果然這個家伙的玩意比二蛋子的是要大上不少。“行了,行了,俺信你就是了,你娘讓俺啥時候去了沒?”
“越快越好,俺娘都等不及了!”李富把褲子重新提上,“趕緊給俺走吧,俺娘還在家等著呢!”
“這個悶臊的娘們,以前沒見她這么急過,這李麻子前腳剛走,她就受不了了?”龍寶心里暗笑。
跟著李富往他家走去,剛到他家門口,就見姜娥正在門口等著。看她的樣子已經等得有些著急了,不停的走來走去,仿佛走馬燈一般。當她看到李富帶著龍寶來了,她趕緊迎了上去。
“寶,快跟嫂子走!”姜娥一把抓住龍寶的手就往院里拽。
“嫂子啊,富還看著咧,等富睡著了再好不好?”龍寶眼見著姜娥如此的迫不及待,他多少有點不適應。偷眼看了看李富,只見李富并沒往他們這里看,而是喚過來已經扛著肚子走不動的阿花,揪著阿花身上的毛玩耍起來。阿花疼得嗷嗷直叫喚,有心想咬這狗日的一口,可李富是它主人咧,它卻不敢。阿花只得搖著尾巴討好著李富。
“你狗日的,想哪里去了?”姜娥一聽,臉頓時紅了,丟開龍寶的手,照著龍寶的后腦勺輕輕的就是一巴掌。
龍寶懵了:“嫂子,你火急火燎的讓富把俺找來,不就是想讓俺騎你嗎?”龍寶低聲的在姜娥的耳旁嬉笑著,順手摸了下姜娥彈性十足的大/腚。
“呀,你作死咧,讓富看見,萬一給他爹一學嘴,非打死俺不可!”姜娥嚇得仿佛一只受驚下的兔子,慌忙的躲閃開。
“阿花,你狗日的真雞吧慫!你要是能把俺娘床上的那兩條大蛇給拖出去,俺給你燉肉吃!”李富拖著阿花就往屋里拽。可阿花墜著身子打死也不肯往屋了里去。李富拖出一身汗,也沒把阿花給弄到屋里,他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著氣,嘴里罵道:“媽了個逼的,要你有啥用?明天俺就讓胡屠戶把你給宰了剝皮燉了你狗日的!”
“啥?”龍寶一聽,頓時驚呆了,“嫂子,你床上咋有蛇啊?”
“是真的,寶,俺剛才去鋪床,剛一掀開被子,就瞅見兩條大蛇臥著,快嚇死嫂子了!”姜娥聲音都是發抖的,她的手再次緊緊的抓著龍寶的手。龍寶明顯的感覺到姜娥的手冰涼冰涼的,仿佛剛用冰袋冰敷過一般。
“是啊,那兩條蛇大的很,而且還很長,它們還壓在一起,不停的發出聲音呢,你聽!”李富從地上站起來,手指著屋里,話明顯有些結巴。
“嚓,嚓,嚓,嚓!”古怪的聲音從屋里傳出來,在這晚上顯得格外的瘆人。
龍寶聽了也嚇了一跳,可隨即他又膽子壯了起來:“狗日的,就是狼這種兇猛的畜生,老子都干死了,何況你這兩條蛇呢?”龍寶膽子天生就大,再加上姜娥又楚楚可憐的站在他旁邊。他的血液立刻沸騰了,“戲文里唱的吳三桂這個大漢奸沖冠一怒為紅顏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看來老子今天也得做一回吳三桂了!嫂子,給俺拿一把砍刀來!”
接過砍刀,伸出手指試了試刀刃,隨即龍寶就大步的進了屋。屋里亮著燈,被子掀在一旁。床/上赫然盤著兩條大蛇。一條蛇是黑色的花斑點,一條蛇是青色帶著黃色的花紋。這兩條蛇都可不,能有大人手脖子粗細。其中那條青色帶著黃色花紋的蛇正壓纏在那條黑色的花斑點蛇的身上,猙獰的三角型的蛇腦袋不斷的碰觸下邊的那條蛇的腦袋,紅紅得蛇信子吐出老長。不知道是身體的摩擦還是嘴里發出的聲響。那種瘆人的嚓,嚓,嚓,嚓的聲音一刻也沒停過……
下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