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5章 俺娘讓你晚上去俺家

第 95 章 俺娘讓你晚上去俺家
“寶啊,上一次,你弄得人家真舒服,都丟了魂兒了,你再給人家弄弄!”娜娜的臉仿佛被火烤一樣的紅,作為一個女人家,她實在是開不了口。可狗日的龍寶今天咋這么老實,就只銜著她的乃頭,仿佛木偶一般一動也不動。娜娜實在忍受不住了,她用手往龍寶的那里摸去,雖然很大,但卻沒有繃緊起來。她輕輕的推了推龍寶,哪知道龍寶一翻身,隨即打起了輕微的鼾聲。
“這個瓜娃子,非要饞死人家咧!”娜娜苦笑著在自己的乃子上狠狠的揉了幾下,又把手伸進下邊熱滑的水/洞中捅了幾下,總算好受點了。娜娜這才重新摟著龍寶躺下。看著龍寶棱角分明的臉,娜娜不由得有些出神:“這瓜娃子長大了,嘴上都有胡子咧!”
一覺睡到快晌午了,當龍寶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娜娜早就不見了蹤影。回想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情,龍寶嚇得出了身冷汗:“以后見著這個娘們得躲著走咧,縣長的女人絕對不能碰!”
匆匆起來,龍寶也沒和娜娜打招呼,就偷偷的溜走了。剛一出娜娜美發屋,正好迎面碰上了王大孬。王大孬見龍寶從娜娜美發屋出來了,先是嚇了一跳,隨即又嘿嘿的笑了:“狗日的,你年紀來這里干啥?”
“干啥?”龍寶見王大孬這副表情,心里暗自不爽,他把腦袋仰起來扯著嗓門,“你俺來這里干啥了?當然是來騎女人了!”
“噗,你狗日的還是個瓜娃子咧,懂得咋騎女人?”王大孬有些眼饞的往娜娜美發屋里邊看了看,一個勁頭的吧嗒嘴,“聽這里邊的娘們都太貴了,騎一次,估計得兩袋糧食!這龍寶一準是騙了他干爹龍老蔫的錢了,要不然他能在這個地方騎女人?”
“啥,老子不會騎女人?”龍寶一聽眼睛就瞪圓了,“狗日的,要不你讓俺騎騎你媳婦試試,不把你媳婦給騎出血來,老子就跟你姓!”
王大孬一聽這話,當即就有些急眼了,但他又不敢跟龍寶急。于是訕笑著岔開了話題:“寶啊,這二蛋子的事情咋弄咧?”
一聽王大孬提這件事,龍寶也頭疼:“俺也沒有注意,你該咋弄?”
“要俺啊,咱們去找找馬建國,讓他同意給二蛋子算個公傷,適當補貼點錢,這事就算過去了,你看咋樣?”王大孬早就尋思好了,他就是想聽聽龍寶的意見。
龍寶低頭尋思了下,然后點頭道:“這事俺同意,不過俺話也沒分量,畢竟俺只是個村干事,所以你找俺也是瞎子點燈——白費蠟!”
王大孬聽了臉上露出笑來:“只要你同意就好辦!你是村干事,到時候要開村部會議決定,你肯定得參加,到時候你只管投贊成票就行!”王大孬完轉身就走,“俺再去拉拉票,爭取把這事給早點解決了!”
“大孬,你等一會帶幾個人上山,把咱們打死的狼給弄回來。等天快黑的時候,咱們搞個勝利大游行,也好讓村民都看看咱們的威風!”龍寶沖著王大孬喊道。
“乖乖,差點把這事給忘記了!你放心,俺一會就辦,保證把這事給辦得轟轟烈烈的!”王大孬一聽這可是出風頭的好機會,當即就應了下來。
折騰了老半天肚子也餓壞了,正好現在該吃晌午飯了,龍寶就往家里趕去。到了家里,正趕上開飯。龍寶一看是撈面條,西紅柿雞蛋鹵,不由得胃口大開,一連扒了兩大碗,又喝了一大碗的面湯,這才打著飽嗝的把碗給放下了。
吃完飯后,龍寶給龍老蔫和馬菊芳打了聲招呼,就回果園子里了。到了他的木屋里,龍寶躺在床上繼續睡覺。昨天晚上一夜沒睡,這瞌睡也缺得厲害,直到他被王大孬的喊叫聲給驚醒了。
“寶啊,趕緊起來,都準備好了,隊伍也都集合好了,就等你咧!”王大孬破天荒的換了一身新衣服,頭發明顯的用水抿過。臉上黑一塊白一塊的。龍寶看的一皺眉:“你這臉上抹得啥玩意?咋弄得和唱戲的花臉一樣?”
“用了點俺媳婦摸臉的雪花膏,沒抹勻實!”王大孬沖著龍寶屋里的鏡子照了照,不由得臉一紅,趕緊往手心里吐幾口吐沫,往臉上抹去,直到抹均勻了為止。
“咣,咣,咣!”當天上最后一絲暑氣完全消散,天將擦黑的時候,龍寶他們一群人出現在村頭。前邊是兩人各掂著一面銅鑼開道,后邊是馬紅軍推著一輛架子車,架子車上堆滿了狼的尸體。再往后,就是龍寶,王大孬他們帶著村治安隊的隊員。他們一個個挺著身子,臉上放著光,仿佛是打勝仗凱旋歸來的英雄一般。當他們圍著村子轉了足足三圈后,村里的人看他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特別是那些有些風臊的娘們已經開始沖著他們暗地里拋媚眼了。
“大孬,你們先把這些畜生給抬到村部,等明天去把胡屠戶給請來,先把這些畜生的皮給剝了晾上!其他的事,等村長回來和馬支書商量妥了再!”龍寶覺得自己越來越有當官的潛質了,啥事他都能安排得妥妥當當的,并且王大孬這些人還真聽他的話,你神奇不神奇!
“寶叔!寶叔!”正在這個時候,李富突然從遠處竄了過來。
“咋了,富?”由于和姜娥有了那種關系,所以龍寶現在對李富是越來越好。
“俺娘讓你晚上去俺家一趟!”李富把龍寶拉到一旁僻靜的地方,聲的道……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