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3章 干啥傷天害理的事了

百度搜索 本書名 + 聽濤軒 看最快更新
瞅著龍寶他們抬著二蛋子往山下跑了。馬紅軍不情愿的往一塊石頭上一坐,嘴里就罵開了:“媽了個逼咧,你們都往山下跑了,把俺給留在這里,這萬一要是再跳出一只狼,這不是要俺的命咧?”
王大孬一聽則有點不樂意了:“你狗日的啥咧?再胡咧咧,老子一槍崩了你!”
馬紅軍白了王大孬一眼,不情愿的從石頭上站起來,一邊彎著腰打著手電找二蛋子被狼給啃掉得那玩意,一邊聲的嘟囔,“牛逼啥咧,瞅個機會讓俺爹收拾你!”
李麻子這個時候趕緊過來打圓場:“咱們都抓點緊,這東西可是有時間限制的,時間長了,就是找著也沒用了!”
王大孬一聽也著急起來,于是這三人就一個人負責一片開始慢慢的找了起來。這東西太難找了。三人找了一會,啥都沒找到。馬紅軍泄氣的往地上一坐:“不找了,弄不好他那玩意被狼給吞到肚子里了!咔吧咔吧給嚼碎了!”
李麻子也是一籌莫展的坐在一旁喘氣。王大孬擦了擦腦門子上的汗,搖著腦袋嘆著氣:“這要是龍寶的驢玩意被狼給啃了倒也好找點,這狗日的那玩意得和豆芽菜一般,這咋找?”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聽見草棵里傳來唰唰唰的聲音。“有狼!”馬紅軍媽呀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慌手慌腳的就去端他的獵槍,接過沒弄好,還被自己獵槍的槍管搗了下腦門子,唰的就起了一個大包。
“汪汪汪!”隨著一陣狗叫,只見將軍從草棵里蹦跳了出來。
“都別害怕了,是龍寶家養的那條畜生!”王大孬嚇得也是腿肚子轉筋,見是龍寶養的狗,他頓時放下心來。
將軍掃了一下,沒看到自己主人的身影。它嗷嗷的沖著王大孬他們叫。狗懂人意,人懂狗言。王大孬用手一指:“寶他下山了!”將軍聽了,尾巴一搖就要往山下攆。忽然它停了下來,用手撥弄著地下的一塊東西嗷嗚嗷嗚的叫喚著。
王大孬他們見將軍有些反常,慌忙捏著手電往它撥弄的地方一看。只見有一團血糊糊的東西,拇指粗細,兩公分左右。
“找到了,找到二蛋子的命/根子了!”王大孬趕緊心翼翼的捧了起來,嗷嗷的喊叫道。
“還別,狗日的龍寶養的這條狗還怪能咧!”馬紅軍伸手就去拍將軍的腦袋。哪知道將軍一呲牙,張嘴就要去咬馬紅軍。嚇得馬紅軍一縮手,往后倒退了好幾步。
“狗日的,敢惹老子,遲早把你給扒皮燉肉吃!”馬紅軍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心里發虛嘴上發狠的叫道。
天還沒亮,整個龍王莊就炸開了鍋。當龍寶他們抬著昏迷不醒的二蛋子叫開村長王富貴家的門后,不大會功夫,就從里邊傳來田秀花嗷嗷的哭聲:“二蛋子啊,俺苦命的娃啊,你咋變成這樣了啊,你讓娘咋活啊……”
村里的人都是莊稼人,一向辛勤慣了,睡懶覺的著實不多,就是農閑的時候,也都習慣早起背著手去地頭轉悠轉悠。再加上田秀花這一哭,村民們一個個都從被窩里爬了起來沒,隨即仿佛炸了窩的馬蜂王富貴家的院子里擠。
“到底咋回事啊?”后來的扒著前邊的肩膀問。
“你沒看見嗎,褲/襠血刺啦的,被狼給啃了!”前邊的人用手指著二蛋子的褲/襠,悄聲的道。
“哎呀,這不是王富貴要斷子絕孫咧?”膽的婦女看到后,嚇得趕緊用手捂上眼。
“這可不好,弄不好人家荷花已經懷上咧!”一個二流子盯著在一旁哭得死去活來的荷花,眼里閃著難掩的光芒。
“拉到吧,這才過門幾天啊,就是天天弄也不見能種上種,更何況是這個傻貨二蛋子咧,估計連荷花的窄門都沒進去過!”
村民們啥的都有,一個個聲的議論著。王富貴在一旁陰沉著臉,他已經讓龍寶去喊廚師孫二胖了。孫二胖有一個面包車,平日里經常開著去鄉里或者縣城去進些干菜之類的,倒也方便。沒想到今天可真派上大用場了。
&(


更新速度快 全文字手打。)nbsp; 孫二胖聽龍寶一,二話沒,開著面包就停在了王富貴家的門口。“讓讓,讓讓,都讓讓!”龍寶領著孫二胖擠進院子里。
王富貴見孫二胖來了,破天荒的遞給孫二胖一根煙,隨后又扔給龍寶一根。孫二胖哪受過這樣的待遇?受寵若驚的接過煙來,滿臉的諂媚,就連話都捏著嗓子:“村長,車在外邊停著咧,啥時候送俺這大侄子去醫院?”
“再等等,等王大孬他們把東西給撿回來,咱們立刻就走!”王富貴完話,回頭沖著正哭天抹淚的田秀花吼道,“哭個雞吧毛咧!錢都準備好了?”
“都準備好了,就是柜臺上的零錢俺都帶好了!”田秀花抽噎著答完,又哭天抹淚起來,“俺(


更新速度快 全文字手打。)苦命的兒啊,俺干啥傷天害理的事了?老天爺你要這樣懲罰俺咧?”
“嬸子,節哀順變,別哭壞身子!身子壞了,一切都完了!”龍寶在一旁見田秀花哭得如此傷心,他也不是滋味,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來,要是知道,他寧可得罪了王富貴,也不會讓二蛋子跟著去打狼。可眼下啥都晚了……
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