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4章 差點廢了騎不成

聽到王富貴這一聲鬼嚎,抬著門板正要出門的這些人嚇了一跳,差點沒把手中的門板給扔了。龍寶也嚇得夠嗆,扭頭一看,只見王富貴坐在門板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就見王富貴仿佛中了邪一般的從門板上跳了下來,當著眾人的面,解開褲腰帶,就往里掏。
“村長這是干啥咧?”徐守財低聲的(一秒記住 ..
.. )道。
“準是檢查檢查他的命/根,看管用不管用咧!”龍寶瞇縫著眼睛聲的道。
“哈哈,哈哈哈哈,沒事,沒事咧!打偏了,打偏了,還管用,管用!”王富貴低頭檢查了半天,還用力的扭了幾扭,甩了幾甩,隨即仿佛瘋了一般的大笑著。
“爹,你沒事吧!”二蛋子原先還以為自己這一槍就把他爹給弄死了,他正哭得痛呢,哪知道一轉眼的功夫,他爹就活蹦亂跳的活了過來。二蛋子自然是喜出望外,他一溜跑的跑到了王富貴的跟前,剛了一句話,就見王富貴掄著大巴掌,啪啪啪啪的扇了二蛋子四個大刮子。
“俺日你媳婦咧,王富貴,你打老子干啥?”二蛋子被王富貴這幾巴掌給扇得火冒三丈,剛才被龍寶就扇了兩個耳光,臉上正火辣辣的疼呢。眼下又被他爹王富貴給扇了幾個耳光,這兩個臉蛋子立刻腫起多高。就連話都有些費力了。
“媽了個逼的,老子咋尿出你這個熊玩意?差點把老子的命/根給廢了,要是廢了老子的命/根,你爹還咋騎你娘咧!”王富貴現在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他剛低頭檢查了半天,原來彈丸跑偏了,直接順著他的褲/襠穿了過去,一點都沒傷著,就是褲子被燒了一個大洞。所以王富貴看到自己的傻兒子的時候,他有一種想掐死二蛋子的沖動。
“凈雞吧瞎,騎女人管雞吧啥事?雞吧是用來放水的!”二蛋子聽了王富貴的話,雖然嘴上不敢吭聲,但心里卻暗暗的鄙視他爹,“都活了一大把子年紀咧,連騎女人都搞不明白,真是活到狗肚子里了!”
“富貴,你沒事吧!”田秀花慌慌張張的從屋里跑了出來,當她看見王富貴褲/襠里被弄出個大窟窿的時候,嚇得差點沒背過氣去。此刻,田秀花也顧不得害臊,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她把手伸到王富貴的褲/襠里,摸了又摸,見完好無損,這才放下心來。
“看你的破鹽堿地長出的啥狗玩意?差點把他親爹給弄死!”王富貴的氣依然沒消,看見田秀花,王富貴越發得生氣,“當初還不如尿到墻上,弄出一個這樣傻兒子,敗壞了自己的一世英名。這真是蘿卜地里長出棵蔥——串種了!”
“你個雞吧玩意還有臉老娘?莊稼人都知道種啥種長啥莊稼!自己種了一棵狗尾巴草,非得讓老娘給你長出一棵牡丹花,你肚臍眼放屁——咋想(響)咧!”田秀花的這一張嘴真他娘的厲害,噼里啪啦的仿佛竹筒倒豆子一般,得王富貴是光張嘴就是不出話來。
王大孬見了,趕緊湊到了王富貴跟前,從兜里掏出煙點頭哈腰的遞給了王富貴一根,隨即幫他點著火:“村長,消消氣,二蛋子也不是故意的,吸根煙壓壓驚!”
接過王大孬遞過來的煙,王富貴一口氣抽調了大半根,總算氣順了點。這個時候,龍寶和徐守財也上前勸著王富貴消消氣。這么多人給王富貴臺階下,王富貴是個聰明人,順勢就借坡下驢了。
田秀花也知道自己的男人受了不的驚嚇,吵架歸吵架,她還是心疼著自己家的男人。忙里忙外的給王富貴沏了壺好茶,又給王富貴搬了把搖椅放在院子里。
“這打狼費收得咋樣了?”喝著茶水,坐在搖椅上舒服得搖動著,王富貴這口氣總算是順了下去。當龍王莊村長不少年頭了,王富貴深懂得當領導要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理。所以他把話題一岔,就扯到打狼費的身上。
“都收上來了,有俺出馬,哪有搞不定的事情!”王大孬急于表功自己,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把功勞全部攬了過來,“當然,寶兄弟腦瓜子靈活出了不少點子,幫了不少的忙!”
“嗯,不錯!”王富貴沖著龍寶點了點頭,“寶啊,好好干!”
“村長,這打狼費都收上來了,接下來就是組織人手打狼了,這補貼是按啥標準發咧?”王大孬搓著手,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
“打狼隊隊員按一天二十的標準,至于這帶隊的村干部按一天三十發!”王富貴想了一會,終于有了決定。
王大孬一聽心里樂壞了:“這打狼隊肯定自己親自帶隊。這村干部按照一天三十的標準發,那可不少咧。要是打上個一個月兩個月的,比自己的工資還高咧!”龍寶在一旁聽了也動了心:“這一天下來發的補貼夠自己貼補家用半個月了!”
 (..
.. ); “爹,俺也想去打狼掙補貼!”正在這個時候,二蛋子湊了過來。
“滾一邊去,就你打槍的這個鳥樣,弄不好一摟扳機就傷著自己了!”王富貴剛剛消下的氣又冒了上來。
“富貴,你過來!”田秀花聽了,心里一動,“自己剛剛交了一百多塊的打狼費,要是能讓二蛋子給賺過來,也是件天大的好事!”
田秀花嘀嘀咕咕的在王富貴的耳朵上了一會,王富貴聽了不停的點頭。等田秀花把話都完了,王富貴背著手清了清嗓子:“寶,大孬,你二蛋子參加大狼隊去打狼夠格不夠格咧?”亅亅亅亅亅
下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