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1章 兒媳和婆婆都不放過

粉粉的乃頭砸在嘴里,又香又甜。龍寶仿佛沒有斷乃的孩子一般,吧嗒吧嗒的吃咬著。荷花的身體僵直的躺在桌子上,緊緊的攥著拳頭,咬著牙,繃著嘴,想叫不敢叫。
“寶哥,別咂了,再咂妹子真要瘋了,下邊出了一灘子水!”荷花實在忍受不住了,她用手捂著大乃子,不敢再讓龍寶咂。
“俺不相信,讓俺檢查下!”龍寶伸手就去脫荷花的褲子。荷花嚇得趕緊從桌子上跳了下來。“寶哥,這可不行啊,院里一大群人咧!”
龍寶往外邊瞅了瞅,只見二蛋子正興奮的擺弄著王大孬手里的獵槍,時不時的嘎嘎傻笑幾句。“看樣子你男人二蛋子喜歡獵槍比喜歡你更多咧!”龍寶拽著荷花的褲子,一把就給扒了下來。身子往前一壓,就又重新把荷花給壓在了桌子上。
“別動,妹子,讓俺看看你的寶貝!你不知道俺都想死你了,想得俺是吃飯飯不香,睡覺睡不著!”龍寶掰開荷花的腿仔細的瞅著。兩片粉粉的花瓣仿佛聽到召喚一般,慢慢的綻放,露出了明晃晃水汪汪的一個緊窄的口。伸出手指磨著兩片花瓣,每磨一下,荷花的身子就哆嗦下。
“舒服嗎,荷花妹子!”龍寶的手指慢慢的往那口里伸。
“疼,寶哥,疼得厲害!”荷花哎呀哎呀的輕叫著。
“喲,都腫了!”龍寶嘿嘿的笑了起來,“看來昨天給荷花破瓜弄得太厲害了!”
“都是你個死人,弄得人家丟了半條命!”荷花唯恐外邊人進來,急忙推開龍寶,然后提上褲子。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二蛋子嗷嗷叫起來:“寶哥,寶哥!”
龍寶一聽二蛋子叫他,不敢耽擱,在荷花的衣服上擦了擦手指,就出了門:“二蛋子,你鬼嚎啥咧?”
“俺見你上俺屋里,還以為你去勾/搭俺媳婦咧!”二蛋子傻里傻氣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竟然出這樣的話來。引得王大孬、徐守財還有那三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一起大笑起來。
“俺日你親娘咧,狗嘴里吐不出來象牙,俺找你爹娘收打狼費咧!”龍寶被二蛋子無意中中心事,雖然心里也有點慌亂,但他表面卻異常鎮定。
“誰要日俺咧,癩蛤蟆打噴嚏——你好大的口氣!”正在這個時候,只見田秀花搖著磨盤般的大/腚,扭動著水蛇腰一步三搖風臊的進了院子。
“娘,剛才是俺寶哥要日你咧!”二蛋子見田秀花進來,孩子一般的就往田秀花的懷里鉆,而且手還( ..
.. 。)不老實的往田秀花的乃子上摸,“娘,俺可想死你了!’
“狗日的,你都多大了,還摸娘的乃,要摸去摸你媳婦荷花的,她的乃子比你娘的還大咧!”當著這么多人面,田秀花也有點抹不開臉。這傻貨平日沒人的時候,想摸自己的乃,想咂自己的乃,自己都會給他。可現在這個場合,這不是鬧笑話咧。
二蛋子聽了不情愿的從田秀花的懷里拱了出來,往她身后看了看,沒有看到他爹。于是二蛋子又問:“俺爹咧?”
“和支書再外邊會話,一會就回來!”田秀花摸了摸二蛋子的腦袋,隨即把臉給撂了下來,“狗日的寶,是你要日你嬸子咧?”
龍寶聽了臉一紅,訕笑著:“秀花嬸,俺和二蛋子笑咧,哪能真日你咧!”
“想日得有那個本事!”田秀花笑罵道,隨機她往龍寶的下邊了下,鼓起了一個大包。“咦?看來寶的家伙真緩過來了!”
“嬸子,這村里收打狼費就差你一家了!”龍寶陪著笑道。
“哦?支書家的交過了?”田秀花一聽讓叫打狼費,臉立刻沉了下來。她們一家四口人,得一百多塊。
“嗯,交過了!”徐守財趕緊上前,翻著記得賬本給田秀花看。
田秀花看了一眼,果然馬建國這狗日的已經交過了,所以她也就無話可了。她扭著大/腚往她屋里走,可沒走了幾步,她又停了下來,沖著龍寶勾魂的笑了下,“寶,來,你跟嬸子進屋拿錢吧!”
龍寶見田秀花這模樣,就知道這個臊貨憋得受不了了。龍寶對田秀花有些厭煩,當初自己玩意管用的時候,她和狗一樣的聽話。可一旦自己那東西不管用的時候,她立刻就翻臉不認人了。龍寶不想去,可當他看到田秀花扭動的大/腚,龍寶不由得有些懷念田秀花的美妙技巧了。“剛日過她兒媳婦,接下來再日她狗日的!兒媳婦和婆婆都能不放過,非干死你們不可!”龍寶打定注意后,也就跟著走到了屋里……
(“”) 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