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76章 火能燒起來嗎

龍寶回到他的果園子里的木屋后,靠著門呼哧呼哧的喘了半天。眼下才不過下午五點,要是放在往常,太陽還高高掛咧。可眼下天空黑冷如鐵,沒有一絲亮光。“媽了個逼的的,這天太不正常了!”龍寶罵罵咧咧的脫了個精光,拿出一套干凈的衣服正要往身上套。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那東西上紅紅得。
“呀,是血!”龍寶嚇得一哆嗦,腦門子上立刻冒出了冷汗,“該不會日荷花的時候,磨禿嚕皮了吧?”龍寶生怕自己的這東西再不管用了,仔細的檢查了又檢查。到最后,他還用毛巾沾水使勁的擦了擦,終于完全擦干凈了。
“看樣子這是荷花身體里流出的血,沾染了上去!”龍寶長出一口氣,( ..
.. 無廣告無彈窗。)放下了心。隨即他吧嗒吧嗒嘴,再感覺到無限美好的同時,又感覺到有點美中不足,“這日黃花大閨女就是比日田秀花和姜娥舒服,緊得厲(..
.. )害,夾得舒服!就是荷花的技巧太差了!看來還得多練幾次!熟能生巧,弄起來才更舒服咧!”龍寶聳著肩膀嘿嘿的笑著。
折騰了一天,在娜娜的嘴里放了一炮,又在荷花的身體里放了一炮。任憑龍寶年輕力壯,也覺得身子骨多少有點乏了。尋思著這雨一時半會停不了,龍寶也就斷了下山吃飯的念頭。拉過被子,躺在床上沒一會就呼嚕呼嚕的睡著了。
這一覺不知道睡到啥時候,直到他被將軍嗷嗷的叫聲給驚醒。這一次將軍叫得很憤怒,原先只有在這個狗日的攆狼的時候,才會發出這樣的聲音。龍寶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該不會是有狼竄到果園里了吧?”龍寶不敢耽擱,抄起糞叉就出去了。
“狗日的,你再沖著老子呲牙,看老子不崩了你!”王大孬抄起挎在肩膀上的獵槍,就把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將軍。
“王大孬你個狗日的,你敢對將軍開槍,老子叉爛你的褲/襠!”龍寶見王大孬欺負他的心肝寶貝將軍,頓時眼睛都紅了。龍寶早就看這王大孬不順眼了,今天更是把龍寶的鼻子都氣歪了。俗話打狗還得看主人咧,明顯這王大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要是在往常,王大孬是村治安主任,龍寶他是一介草民,遇到事情忍氣吞聲倒也罷了。可如今他龍寶也是村干事咧,和村里的隊長一個級別。
王大孬一見龍寶端著糞叉,對自己出言不遜,不由得惱羞成怒,他一瞪眼:“龍寶,你別他媽給臉不要臉,大蒜地竄種——你裝哪門子的蔥?這個畜生爪子撓爛俺的手了,俺非崩了這個畜生!”王大孬完一伸手,只見右手被抓得血淋淋的。
“好樣的,將軍,看準這狗日的褲/襠,一會你把這狗日的褲/襠給咬了,俺今天晚上給你買骨頭吃!”龍寶一見將軍非但沒吃虧,反而為自己爭了臉,頓時神氣了起來。
“咬俺的褲/襠?老子先崩了這狗東西的那玩意!”王大孬槍口下移,對準了將軍下邊那烏黑的丑東西。將軍通人性,一見槍口朝自己那里瞄,也嚇得不輕,嗷嗚一聲,跳到了龍寶的背后,只伸出個腦袋,沖著王大孬不斷的呲牙。
“日你媽咧,王大孬,你敢開槍,老子就去日死你媳婦!”龍寶本來就刺頭一個,他怕過誰?
王大孬聽了,眼睛不由得往龍寶的褲/襠里掃了一下,頓時一咧嘴:“這狗貨的玩意比驢還大,要是真得罪了他,他還真敢日自己的媳婦。就他那大玩意,俺媳婦準扛不住!”王大孬知道龍寶不是個善茬,也沒敢過于得罪。于是他收了獵槍,強擠出一絲笑容:“寶啊,俺和你家將軍開玩笑咧!”
“你一大早跑俺這里干啥咧?”龍寶見好就收,臉上也帶出了笑來。
“昨天開會,不是讓俺去收這打狼費嗎?支書和村長合計著要俺帶上你去!”王大孬想不明白為啥龍寶如此被支書和村長重視,他心里很是不服氣。
龍寶一聽就暗自罵娘:“媽了個逼的,得罪人的事全讓老子出頭!”
收打狼費的差事可不是個好差事,這可是得罪人的事。一人三十塊,全家無論老幼,按人頭查繳,這可是一筆不的數目。支書馬建國和村長王富貴自然知道,光一個王大孬去收繳,肯定不行。得有一個腦瓜子機靈得人跟著,這事才能妥當。于是他們就想到了龍寶。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們都想看看龍寶這把火能不能燒得起來,是不是那塊能重用的材料……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