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74章 深犁一遍田,再搞就不

荷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撕裂一般,火辣辣的疼。她感覺到有一個家伙闖進自己最羞人的地方,仿佛搗蒜一般不斷的往自己身體里搗,這一進一出的,把她的腸子都給搗碎了。荷花拼命的掙扎著,她想擺脫后邊的侵襲。她伸出手往后一抓,抓住了那作怪的東西,哪知道剛摸到手后,嚇得荷花手一哆嗦:“狗日的,你咋把你放水的玩意弄到俺身體里了,快點拿出來!”
摩挲著荷花的后背,龍寶的手慢慢的環繞到荷花的兩個大乃子前,輕輕的道:“荷花妹子,你男人是個傻蛋,他根本不懂咋伺候女人咧,今天你就好好享受吧,看俺咋日你!”龍寶完,身子陡然的扭動著,拼命的往里鉆,驢/玩意在她的身體里轉著圈打著轉。
“哎呀,酸啊,麻啊,酸麻酸麻的!”荷花覺得疼痛慢慢的緩解了,取而代之的是身體涌上無盡的舒服,就仿佛成仙一般。
“狗日的,俺明白了,俺明白,狗日的,這才是日逼咧!”荷花突然大叫起來,“罵了個逼的,二蛋子這個瓜娃子整整騎了人家半個多月,咋就不知道用他的那東西捅俺這里呢!”荷花一邊叫著,一邊罵著。
“寶哥啊,你再用點力,再用點力,快點,俺又快要上天了!”荷花初嘗到甜頭后,仿佛吸食鴉片上癮一般,瘋狂的搖晃著她的大/腚,緊緊的往龍寶身上貼合。
&nb( ..
.. 無廣告無彈窗。)sp; “狗日的,這個荷花也是個臊貨咧,看樣子比田秀花還臊!”龍寶猛的把荷花給翻轉過來,隨后山一般的壓了下去,兩手搓捻著荷花粉粉的乃頭,大嘴一張,就噙住了荷花叫喊的嘴。
“( 本書名 + )唔唔唔唔!”荷花突然感覺有一個靈巧的東西闖到她嘴里,隨即就感覺到自己的舌被咬住,然后一下二下三下的咂起來。“寶哥,好舒服啊,人家要死了,要死了!”荷花唔唔唔的喘著氣,隨即龍寶就感覺到闖入荷花身體的東西被夾住了,越夾越緊。脊梁骨仿佛過電一般的冒著麻麻的涼氣,龍寶一個沒把持住,就撲簌簌的繳槍了。
“哎呀,這可完蛋了,要是萬一把荷花給弄懷孕了,那可就造孽了!”龍寶有點后悔了。
“寶哥,你別走,過來!”荷花此刻臉紅撲撲的,仿佛紅蘋果一般。她綿綿的躺在那里,沖著龍寶招手。
“荷花妹子,你有事啊?”龍寶訕笑著湊了過去。
“你是不是一直都憋著壞咧?”荷花一把扭住龍寶的耳朵,“你要了人家的身子,你就想這么走了?”
龍寶一聽頓時害怕起來:“狗日的,難道剛日舒服了她,她就要翻臉不認人?”
“荷花妹子,看你得啥話,俺這不是幫你治病啊!不相信你扭扭你的腰,看好了沒?”龍寶擠眉弄眼的沖著荷花笑。
荷花扭動了下,果然一點都不疼了。可隨即,她又吸著涼氣皺起了眉:“腰雖然不疼了,可下面火燎火燎的疼!”荷花強忍著坐了起來,掰開腿一看,下邊紅得混著白得還一個勁地咕嘟咕嘟往外冒。再看單子上,流了一灘子血,仿佛點點梅花一般殷紅。
經歷過剛才的事,荷花仿佛開竅一般,對男人和女人之間這點事徹底明白了。她知道自己的身子被眼前的這個龍寶給奪走了。“俺的身子都給你了,你就想吃完抹嘴就走嗎?”
龍寶見把荷花給折騰成這個樣子,也多少有點心虛:“荷花妹子,俺龍寶是那種人嗎,你放心,俺知道二蛋子那玩意不行,以后俺一有機會,就來找你睡!”龍寶話的功夫,手也沒閑著,兩手搓捻著荷花的兩顆乃頭。這一揉搓,荷花受不了了,她一頭扎進龍寶的懷里:“寶哥啊,別這樣弄,別這樣弄,你這一弄,人家又想尿咧!”
“荷花,俺得走了,時間不早了,要是讓人看見對你可不好!”龍寶弄了村長王富貴的兒媳婦,不害怕那是假話。他尋思著先離開王富貴家再。
“寶哥,人家不想讓你走,要不今天晚上你就住到俺家吧!”荷花仿佛蛇一般的纏住龍寶,手在龍寶的身上靈巧的游走著。
“今天不行了,你這里還流血咧!等過兩天,俺再來弄你!”龍寶見荷花這幅纏人的模樣,心里暗自高興,“弄女人就和犁地一樣,只要你深犁一遍地,把地給犁透,下次再犁就好犁得多了!興許還會主動送上門給你犁咧!”
“媳婦,媳婦,要下雨了!”正在這個時候,院外邊忽然傳來二蛋子的叫喊聲。兩人扒著窗戶一看,只見二蛋子慌里慌張的從外邊跑進院子……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