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73章 鉆得深,疼治病

抱著荷花一步三搖,總算來到了屋里。龍寶剛要把荷花給放在床上,哪知道荷花身子一沾上床,就弓起身子嗷嗷叫了起來:“疼,不能躺著,只能趴著!”
龍寶趕緊幫忙把荷花給翻過來身,眼見著荷花疼得一個勁的哎喲,龍寶突然有了注意:“荷花妹子啊,看你這下摔得可不輕,要是不及時的治療的話,恐怕要壞事咧!”
荷花一聽,立刻帶著哭腔:“寶哥,這可咋弄咧,要不你去把李麻子給請過來,給俺看看!”荷花疼得厲害,她不由自主的翹起她的大圓/腚。夏天的褲子薄,龍寶清晰的看到荷花/褲/衩露出的痕跡。
“李麻子這狗日的水平不咋樣啊,再了他半路出家,學得是內科,這種跌打損傷恐怕他治不好咧!”龍寶故意的嘆了口氣。
“嗚嗚嗚,這可咋辦咧?”荷花徹底沒了注意,只得嚶嚶的哭了起來。
“荷花妹子,俺自學過中醫,懂得一些中醫推拿,要不俺給你試試?”龍寶看著床上趴著的荷花,眼里閃爍著狼一樣的光芒。
“你行不行啊?”荷花擦了擦淚汪汪的大眼睛扭頭看了看龍寶。
龍寶立刻裝出一副資深老中醫的樣子:“放心,俺的水平高著咧,比狗日的李麻子強多了!”
“中,那你給俺試試!”到了這個時候,荷花也徹底沒了注意,她此刻如同案板上的魚蝦任憑龍寶處置了
“是這里疼嗎?”龍寶故意的把手按上了荷花挺/翹的大/腚。
“嚶!”荷花重重的喘了下,“寶哥,你按錯了,俺傷著腰了!”
&(..
.. )nbsp; “哦,是這里?”龍寶又故意的在兩個大磨盤夾著的中間的溝里滑過。
“呀!”荷花陡然身子弓起,隨即她尖叫了起來,“寶哥,不是這里,這個地方可摸不得!”
龍寶心里暗笑,趁著這個機會,他不斷的用手指撩撥著荷花。荷花漸漸的覺得有些不對勁了。自稱懂中醫,為啥連個位置都找不到咧?
“寶哥,你是不是不懂中醫啊?為啥都摸了這么多次,連俺疼得位置都找不到咧?”荷花起了疑心。
龍寶一聽,立刻滿臉嚴肅的:“荷花妹子,你冤枉俺咧,因為你還穿著褲子咧,俺看不準摸不準!”
“那咋弄咧?”荷花也為難了。
“要不…要不…你把褲子給脫了吧?”龍寶終于露出了他真實的目的。
“這可不行咧,羞死人了!”荷花頭搖晃得和撥浪鼓一般,死活不肯。
龍寶眼珠子轉了轉道:“荷花妹子,咱們這可是治病咧,在醫生眼里沒有男女之分,只有病人!你就是讓李麻子過來給你看,他也得脫你褲子咧!”
龍寶的這一番話,唬得荷花一愣一愣的。又聽要是李麻子來給自己看病,也是要這樣脫褲子看,荷花頓時心慌了。與其讓狗日的李麻子治還不如讓龍寶看咧,龍寶可比李麻子長得好看多了。正在這個時候,荷花又感覺到一陣鉆心的疼痛,她疼得實在受不了了。
“寶哥,那你幫俺…幫俺把褲子脫掉吧,但不許脫俺的褲/衩!”荷花完,趕緊把枕頭蒙住了自己的頭,就仿佛一只扎在沙子里遮羞的鴕鳥。
慢慢的松開荷花的褲/腰帶,抓著荷花的褲/腰慢慢的往下褪。龍寶的手指刮蹭在荷花的身上,荷花的身子哆嗦著。當把荷花的褲/子完全的給扒下的時候。龍寶頓時傻了。展現在他面前的是白/花花的兩瓣山,中間掛著窄透明的遮羞布片,竟然還是稀罕的黑蕾/絲。兩瓣山連得很緊,中間生生劈開一條縫,從上邊一直蔓延到下邊,深不可測。
滴答,滴答。龍寶的口水滴落下來:“狗日的,真大真圓!”用手輕輕的拍了下,這兩瓣山就顫巍巍的晃動起來,仿佛剛出鍋的鹵水豆腐一般。
“就是這里疼!”荷花突然驚喜的叫了起來。
龍寶暫且抑制住自己狂躁的心,有模有樣的推拿起來。其實荷花摔得那些雖然有些重,但并不礙事。來回的推拿一會,淤血散開了,就沒有那么疼了。荷花也覺察到了,她心里暗自高興:“還別龍寶真會中醫,管用還省錢!”
“寶哥啊,你的手別往下來!”突然,荷花身子一弓,她感覺到自己那條縫被龍寶的手指戳了一下。
“這里也受傷了,俺也得推拿下!”龍寶著話的功夫就把她的那條遮羞用的布片給搓卷成一條細繩子,輕輕的往旁邊一撥,就露出了荷花粉鮮紅潤的溝縫來。
“好美啊!”龍寶忍不住的伸出兩根手指,慢慢的撐開遮擋住蜜心的兩片粉簾子。
‘唔唔唔唔,不要啊,這里太羞了,不能碰啊!“荷花忍不住的想起來,可隨即她感覺到自己身子沒有一絲的力氣了。
“別動荷花妹子,這里傷得最嚴重了,俺給你治療治療!”著話,龍寶趕緊掏出他的驢玩意,慢慢的在縫隙里來回的滑動。
“啥東西啊,快點拿出來,肚子漲得慌啊!”荷花身子哆嗦得越發得厲害。
“別動,別動,靠這東西推拿血化瘀更有效咧!”龍寶掰開那兩瓣山門,輕輕一用力,就進去了一點。
“呀,脹死了,脹死了!”荷花拼命的搖頭,滿頭的秀發散亂開來,散發出好聞的香味來。
“狗日的,還真是個黃花大閨女,都到這地步了,咋弄也得弄進去!”龍寶手按著荷花的腰制止她亂動,然后一咬牙,一用力,就聽見噗得一聲輕響,緊接著就全部的鉆了進去。
“啊,啊,疼死了,身子裂開了,疼死了,啥東西啊,趕緊拔出來!”荷花叫作一團。龍寶趕緊用手捂著了荷花的嘴巴。
“只有鉆得深,鉆得疼,才能治百病啊!先忍忍,沒有苦哪來的甜,沒有疼哪有接下來的舒服!”輕輕的附在荷花的耳旁,輕輕的往她耳朵眼里吹著氣。而他的身子則慢慢的擺動了起來……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