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69章 騎牲口和騎人的區別

二蛋子雖然缺心眼,但卻不是和李富那樣的傻。他一聽龍寶這狗日的敢諷刺自己不是個爺們,他立刻瞪圓了眼珠子:“寶哥,雖然俺的家伙比你差點,但俺也不弱咧,不信,你問荷花,俺天天晚上騎得她嗷嗷叫咧!”
“哦?你天天騎荷花?”龍寶撇了撇嘴,“狗日的,你吹牛逼不上稅,誰信啊?”
“你愛信不信,俺娘給俺得,這新媳婦必須得每天都騎,只有把她給騎老實了,她才能踏踏實實跟你過日子!”二蛋子見龍寶不相信,氣得梗著脖子,青筋一條條的都鼓出來了,仿佛莊稼葉子上趴著的大青蟲。
龍寶轉動了下眼珠子,壞笑著:“你給俺你咋騎你媳婦的,俺一聽就知道是真的假的!”(一秒記住 ..
.. )
“這種事可不能咧,俺娘了這是俺兩口的秘密,誰問都不能!”二蛋子撓了撓頭,看樣子很是為難。
( ..
.. 無廣告無彈窗。)“不算了,俺還懶得聽呢,肯定你子吹牛逼呢!”龍寶提褲就走。
“寶哥,你別走,俺給你,你可別傳出去啊!”很顯然這個缺心眼的二蛋子把龍寶當成自己人了,他看了看四周沒人,這才壓低聲音,“俺每天一吃罷晚飯,俺就拉著荷花上床,把她的衣服脫/光后,俺就騎在她的身上……”
“到底騎在哪里?”龍寶感覺有點不對勁。
“騎在她的背上,然后俺用手拍著她的大腚,駕駕的騎馬,可好玩了,俺媳婦荷花嗷嗷叫得厲害!”二蛋子到這里,仰著腦袋,洋洋得意。
龍寶一聽差點沒笑噴出來,這個二缺貨,把他媳婦當馬騎了,要知道這騎人和騎馬絲毫絕對不一樣的。龍寶憋住笑問:“二蛋子啊,你娘咋教你的?”田秀花對這種事情自然是熟悉得狠,所以龍寶不相信田秀花沒有教她的傻兒子如何的騎人。
“俺娘,騎女人一定要把女人騎得嗷嗷叫才算是爺們!”二蛋子撓了撓頭,“有時候荷花不叫喚,俺就用手掐她的乃子,俺就用巴掌打她的腚!俺只要一打,俺媳婦準叫喚,有好幾次都叫喚哭了!”
聽了二蛋子的詳細描述,龍寶確信了荷花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可憐如此一個俊俏的女人嫁給了如此傻蛋的一個男人,估計要守一輩子的活寡了。想到這里,龍寶突然心動了:“這樣的女人放著不用太可惜了,要是能讓老子睡睡荷花,讓她嘗嘗做女人的滋味,也算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善事!”
兩人著笑著就出來了。龍寶決定回果園睡會,二蛋子回家。兩人還順路,于是就一起往回走。當快走到二蛋子家的大門口的時候,龍寶就看見王富貴推著自行車出了門,后邊跟著田秀花。
“爹,娘,你們這是干啥啊?”二蛋子見了,連忙跑上前。
“二蛋啊,你來得正好,俺都跟你媳婦荷花交代好了,你姥爺突然得了個急病,俺和你爹去看看你姥爺!”雖然二蛋子缺心眼,但也是田秀花親生的,所以對這樣一個傻兒子,她心疼著咧。
猛然一抬頭,田秀花看到了龍寶,先是一愣,隨即她趕緊把頭給低了下來,心里怦怦的跳做一團。雖然沒有親自試過龍寶的家伙是否恢復了,但看他這副表情,肯定是全好了。田秀花心里有點后悔,后悔自己過河拆橋太快了。想想再也不能享受龍寶的驢玩意了,田秀花心里百爪撓腸般的不好受。
“村長,來抽煙!”龍寶趕緊掏煙給王富貴讓煙。
王富貴接過煙點著狠狠的抽了一口,隨即他想起一檔子事來:“寶啊,俺家水缸見底了,你去幫俺家挑一缸水吧!二蛋子他身子骨弱,你比他壯實!”
龍寶一聽心里頓時罵起娘來:“媽了個逼的,你狗日的王富貴放著自己的兒子不用,老子的身子骨不比二蛋子強到哪里去!”但想想自己剛被他們提拔到村部了,所以支書和村長他可不敢得罪,于是他笑著應了下來,“放心吧,事一件!“
“你子好好干,將來叔虧待不了你!”王富貴見龍寶痛快的答應了,心里很是高興,拍了拍龍寶的肩膀,帶上田秀花就出村了。
“寶哥,扁擔在那里放著,你趕緊把水缸給挑滿吧!”二蛋子這個傻缺貨一點都不和龍寶客氣,用起龍寶來和使喚一條狗差不多。
龍寶心里恨得牙根癢癢:“媽了個逼的,你就等著老子吧!老子遲早騎你的媳婦!你放心,俺一不罵你媳婦,二不打你媳婦,只需要俺的這玩意往你媳婦身體里一鉆,就能讓你媳婦嗷嗷叫破天!” 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