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68章 槍頭不過河,娘們不快

看著村民們一個個不感興趣的模樣,馬建國和王富貴交換了個顏色。隨即就見王富貴朝王大孬孥了孥嘴。王大孬立刻嚷著嗓子嗷嗷叫起來:“這打狼可是造福鄉里的好事,現在大家開始舉手表決,同意的舉手,不同意的…”王大孬到這里,故意停頓了下,隨即把獵槍從肩膀上卸下來,然后咔嚓咔嚓的扣著扳機。因為里邊沒填火藥,所以只有扣動扳機咔吧咔吧的聲音,“不同意的不舉手!”
“媽了個逼的,看這架勢不同意可就得罪了他們!”村民們交換了眼色,隨著一個人帶頭舉手,全體的村民都慢慢的把手舉了起來。
龍寶眼睫毛都是空的,哪里肯在這個時候忤逆了支書和村長的意圖。槍打出頭鳥,露頭的椽子先爛的道理,他自然懂得。于是龍寶他站在石磙上,高高的把手舉了起來。一邊舉手,他一邊嗷嗷道:“擁護支書和村長的英明政策!”看這樣子,就差沒高喊萬歲了。
“呸,誰家娘們的褲/襠沒勒緊,把這狗日的給露出來了?”村民見龍寶一副舔馬建國和王富貴腚/溝的樣子,一個個咬牙切齒的罵道。
龍老蔫和馬菊芳也在人群中,見龍寶這般沒骨氣,龍老蔫低聲的罵道:“媽了個逼的,看老子回家咋收拾你!”
“寶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孩子大了,你還能綁著他的手腳?”馬菊芳狠狠的瞪了龍老蔫一眼。
“不錯,不錯,這個子挺上道!”馬建國和王富貴笑著點了點頭。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接下來就好辦多了!”馬建國清了清嗓子,“這打狼可是個危險的活,所以這件事交由村治安隊負責,但是這工錢可得由大家伙平坦,俺和村長合計了下,每家每人交30塊錢,按人頭算!”
他們的這一提議,再次遭到村民們的反對,但他們有意見也不敢出來,只得暗氣暗憋。“大孬啊,從明天開始挨家挨戶收這個打狼費,希望大家積極配合村部的決定,共同把這些畜生給斬盡殺絕!”王富貴站在高臺上,掃視著下邊的村民,臉上露出一絲陰沉來。
龍寶撇了撇嘴,見也沒啥事了。他跳下石磙就往村部外邊走。王富貴看見了,急忙喊道:“龍寶,龍寶你先別走!”
“啥事?”
“還有一項決定要宣布,現在龍王莊缺少年輕的干部儲備力量,經過村部再三考察,決定把龍寶給吸收進村部當一個村干事!”馬建國笑瞇瞇的看著龍寶出這一決定。
龍寶一聽,立即眉開眼笑起來,隨即他又不解的問:“支書,這村干事是干啥事的?”
馬建國撓了撓頭,隨即示意王富貴解答。“這干事是咱們村部的機動調動人員,村里有個大事情的,都要頂上去!”
“狗日的,俺還當是啥大官,原來就是一個聽從調遣和安排的鱉三!”龍寶心里有些不爽,“這村干事是啥級別的,有工資沒?”
“有工資,工資咱們村部給你發,和隊長享受一樣的待遇!”馬建國的話剛一落地,就聽見龍老蔫激動得一蹦三尺高,“俺龍家的祖墳上冒青煙咧,寶他當官咧!”
“呸,這叫個啥雞吧官?當官不帶長,放屁都不響!”一村民鄙夷的看了一眼笑得合不攏嘴的龍老蔫。
“就是人家寶當官了,也不是你家祖墳上冒青煙,你可是人家的干爹!”村民們都知道龍寶不是龍老蔫親生的事情。
龍老蔫聽了一反常態,把眼珠子一瞪:“狗日的,看你們一個個眼珠子瞪得和狗蛋一樣,不管咋,俺也是寶他爹咧,來,來,抽煙,抽煙!”龍老蔫著話的功夫,就開始往外掏煙。
別看村民們都表面上看不起龍寶這個村干事的職位,但心里卻一個個羨慕得要死:“這村部村里有多少人想往里擠,可都擠不進去,也不知道龍寶這狗日的和誰攀上了交情,( 本書名 + )竟然弄了個干事當當,而且還和隊長拿一樣的工資!”眼見著龍老蔫遞過來煙,他們一個個尷尬的接了過去,龍寶年紀輕輕的都混到了村部,要是再過幾年,不定還能當個支書村長啥的。想到這里,村民們立刻收起不屑的表情,客客氣氣的和龍老蔫套著近乎。
“散會,散會,都散了,抓緊時間準備,龍寶你明天一早來村部報道!”馬建國擺了擺手就散會了。
“終于要熬出頭了,雖然是個干事,但好歹是進了村部!”龍寶心里仿佛吃了蜂蜜一般的甜,“宋鵬程這狗日的話還真算話!”
剛站了那么久,龍寶感覺有些內急。四處看了看,見都是村民有些不方便,于是他就繞到了村部后邊。村部后邊有許多的柴禾垛,龍寶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剛想掏出家伙解。正在這個時候,就見聽見背后有人喊道:“寶哥,寶哥!”
龍寶嚇得一哆嗦,扭頭一看,只見二蛋子捂著肚子竄了過來。“狗日的,你吵吵啥咧,嚇得老子差點憋回去!”龍寶看見二蛋子就不爽,且不二蛋子這樣一個傻貨卻娶了一個嬌滴滴的俊俏媳婦,單就二蛋子他娘田秀花仿佛狗臉一般,翻臉比翻書的樣子,就讓龍寶感覺不爽。
“寶哥,聽你當官了!”二蛋子傻呵呵的笑著,就要解褲腰帶,“不過俺咋聽是個干事咧,這干事是干毛事咧?”
“狗日的,干事是干你娘咧!”龍寶拉著臉,一臉的不爽。
“寶哥,你還能干俺娘!俺可是都聽了,你家伙不管用了!”著話的功夫,二蛋子一扭頭,看到龍寶掏出了那驢玩意正往外放水。可能是由于憋得太久了,那驢玩意仿佛一個大棒錘。二蛋子嚇得一哆嗦:“寶哥,你這驢家伙吃了鱉丸可真就不一樣咧!”
(..
.. ) “屁話,俺這是天生的,只不過前些天有些累了,現在又好了!”龍寶故意的抖動著。
“哈哈,你狗日的這玩意咋和條蚯蚓一樣大咧?”龍寶賣弄自己本錢的同時,用眼睛往二蛋子哪里一掃,看到他的那玩意比蚯蚓大不了多少,綿塌塌的耷拉著,邊緣伸出很長的皮,緊緊的包裹在一起,那男人的頭一點都看不清楚。
“狗日的,你的男人頭還沒過河咧!”龍寶哈哈大笑起來,“槍頭不過河,娘們不快活啊!”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