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66章 她有特殊怪愛好

看著眼前躺在床上已經是半解半露的娜娜,龍寶不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了桃花運還是即將要進鬼門關?要是在以往,龍寶肯定覺得這是件天大的好事,可如今,龍寶卻覺得娜娜就是個定時炸彈,只要碰上,就隨時會爆炸。敢玩縣長的女人,這要是被發現了,別前途了,估計自己的命都難保。龍寶感覺自己的手心全是汗,他突然有了一種要是自己的玩意仍然不管用了該多好的想法。可不知道是不是那鱉丸的余威的作用,龍寶反而覺得越來越大越來越腫了。
“熱,熱死了,快點給人家解衣服!”娜娜嘴里發出呢喃撒嬌般的聲音,身子蛇一般的扭動起來,兩只玉潔般的腳也有意無意的搓弄著。
“不管了,死了就死了!”龍寶心一橫,就竄到了床頭。二話不,嗤啦嗤啦就撕開了娜娜的汗衫。
“你咋這么粗魯呢,不過,俺就喜歡粗魯的男人,快點爬上來!”娜娜伸著胳膊,兩只大乃子抖動著。
龍寶翻身上去,騎在娜娜的身上。一俯身就叼起她的一只乃頭,報復一般的使勁咬了一口。娜娜疼得身子一哆嗦,隨即興奮得大叫起來:“唔唔唔唔,好舒服,再用點力!”
沒想到娜娜這狗日的還有這種愛好,龍寶以前看過這方面的知識,有些女人天生喜歡被男人虐待。男人虐待得越狠,她們就越能得到滿足。“難道娜娜這狗日的就是這種類型?”龍寶為了驗證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就扒下娜娜的褲子,翻轉過她的身子,然后掄起巴掌啪啪啪啪的就是幾巴掌。龍寶這下是卯足勁了,沒幾下,就扇得娜娜的大白磨盤全是紅紅的指頭印。
“死人啊,死人啊,別看你狗日的年齡,你可真懂女人啊,俺不行了!俺不行了,俺要死了!”隨著這幾巴掌下去,就見娜娜的粉處在不斷的收縮,隨即竄出一道白白的粘稠來。再看娜娜已經爬在那里一動不動了,只是身子還是劇烈的顫抖著。
“啊,這就不行了?”龍寶嘴巴張得都能塞進去一個大南瓜。
“娜娜,娜娜,你醒醒!”龍寶用手拍了拍娜娜的臉。娜娜搖搖頭,隨即就不再搭理龍寶了。
“狗日的,耍老子咧?”龍寶有點惱火,他用手狠狠的抓揉娜娜的兩個大乃子,抓得上邊青一塊紫一塊的。可娜娜依然沒一點反應,低頭一看,娜娜這狗日的竟然打起了輕微的鼾聲。
“估計娜娜酒是喝多了,加上這一折騰,酒勁上來了!”龍寶撓頭尋思著,隨即粗魯的掰開娜娜的腿,然后就朝著里邊戳去。
&nb( ..
.. 無廣告無彈窗。)sp; “狗日的,咋和大閨女的一樣緊?”龍寶皺著眉頭,忍著疼,弄了半天,終于全部弄了進去了。此時此刻,他完全放開了。抓著娜娜的兩個大白乃子,啪啪的撞擊著,仿佛在大草原騎馬一般奔騰一般。娜娜被龍寶如此的撞擊弄得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哼哼聲,可眼睛卻自始至終沒有睜開。只是龍寶能感覺得到,娜娜的身體越來越順滑了,下邊咕嘟咕嘟的往外冒著水,這更讓龍寶有一種如魚在水的順暢。
做這種事,如果女人在下邊沒有點動靜,那就一點意思沒有。龍寶不管有趣沒趣,只是悶頭的弄,也不知道自己弄了多久。最后,龍寶終于忍不住要爆發了。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趕緊起身拔出,然后快速的捏開娜娜的嘴,隨即就突突突的走火了。看著娜娜嘴角到處都是自己的寶貝,龍寶嘿嘿的笑了:“狗日的,弄到里邊再給老子生個娃,那可就不得了了,老子還不想那么早的當爹!”撿起娜娜的罩子,胡亂的擦拭了下,隨即龍寶提/褲就出門了。
看了看宋鵬程依然歪躺在地上呼嚕呼嚕的酒醉未醒,龍寶這才放心的出門了。哪知道他前腳剛走,就見一直躺在床上不動的娜娜突然睜開眼睛,隨即她做了起來。用手沾起那一縷白粘,娜娜臉紅的罵道:“狗日的龍寶,你倒是會折騰老娘,還讓老娘吃你這臊東西!”隨即娜娜又躺在了床上,回想起剛才龍寶在她身上仿佛一頭年輕力壯的耕牛賣力的犁著自己的田地的情景,娜娜嘴角露出一絲笑:“不過,這狗日的比宋鵬程可要強太多了,雖然宋鵬程也吃了鱉丸,可這長度粗/度和硬/度都不夠咧!”
劇烈運動了一下,出了一身汗,龍寶覺得酒勁也下去不少了,想想自己連縣長的女人都騎了,龍寶心有余悸的同時,又覺得超級的刺激:“給縣長戴綠/帽子的事,可不是誰都(..
.. )能做得!”正當龍寶暗自得意的時候,猛然就聽見村部的廣播響了,里邊傳來村支書馬建國火急火燎的聲音:“全體村民,抓緊時間到村部集合,十五分鐘后要召開村民大會!”
“難道出大事了?”龍寶心里咯噔一下,隨即他撒開腿就朝著村部跑去……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