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65章 被娜娜拉進小黑屋

龍寶沖著宋鵬程擠眉弄眼 (一秒記住 ..
.. ),隨即又朝著娜娜孥了孥嘴。隨即兩人心照不宣的大笑起來。眼看都快晌午了,宋鵬程非得請龍寶吃飯。由于龍王莊也沒有飯店,于是宋鵬程就讓娜娜隨便的在家炒了幾個菜,這讓龍寶感到很惶恐。縣長請自己吃飯,這得多大的面子?
看娜娜雖然被弄得走路都不方便,但卻還是言聽計從的去炒菜了。這讓龍寶暗自吃驚宋鵬程和娜娜到底是啥關系。
“看來以后娜娜這個女人不能惹咧,和狗日的縣長有一腿!”龍寶原本眼睛還在娜娜身上胡亂的掃著,可當他想明白宋縣長和娜娜的關系不一般后,立刻低眉順眼的拘謹起來。這讓宋鵬程對龍寶又多了幾分好感:“這個后生可不簡單咧,懂分寸!”
由于高興,所以宋鵬程多喝了幾杯。娜娜和龍寶在一旁陪著也喝了不少。龍寶雖然不常喝酒,但一是酒量不錯,而是年輕力壯。所以雖然喝得暈暈乎乎的,但腦子還很清醒。娜娜喝得有點高,臉上紅撲撲的。
“宋縣長,來,俺再敬你一杯!”龍寶端起酒杯,剛要敬宋鵬程酒,哪知道宋鵬程嘿嘿笑了笑,就出溜到桌子下邊。
“嘿嘿,醉了,醉了,娜娜老板娘,咱們倆喝!”龍寶朝著娜娜一舉酒杯,娜娜嫵媚的白了龍寶一眼,隨即伸出俏生生的手輕輕的往龍寶的酒杯上一碰,然后一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娜娜老板娘,你慢點,沒事吧!”娜娜喝這酒有點太過于猛了,剛喝下酒,就突然咳嗽起來,隨即一彎腰,就哇哇的吐了起來。
龍寶趕緊上前扶著娜娜,見她吐得難受,就用手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背部傳來娜娜柔柔的溫熱,讓龍寶有些心猿意馬。無意間低頭看到娜娜衣領里蹦跳得兩個大白球。龍寶立刻有了反應。
“沒事,我沒事,來,咱們繼續喝!”娜娜不服氣的一扭頭,突然覺得有一條東西碰在了她的臉上。
“狗日的,你沒事腰里捌個棒槌干啥?”娜娜用手一撥拉,就見龍寶哎喲一聲,捂著肚子彎下了腰。
娜娜起初還沒在意,可見龍寶眉頭都皺在一起,痛苦得厲害,不由得有些納悶了:“狗日的,不就撥拉下你腰里的棒槌嗎,咋疼得要死要活咧?”
“你碰了你不該碰得東西了,弄不好俺真要斷子絕孫咧!”龍寶覺得那里火辣辣的疼,心里暗罵,“狗日的,你見誰沒事腰里捌個棒槌,這是老子的命根子!”
“咯咯咯咯!”娜娜這個時候,才恍然大悟,她捂著嘴好一頓笑,笑得腸子差點斷了,“狗日的,以前老是聽村里你長了個驢玩意,沒曾想是真的,看這樣子,你這驢玩意又好了!”借著酒勁,娜娜伸手就抓住了那根棒槌。
“這可不敢啊,不敢啊!宋縣長可在這里呢!”龍寶嚇出了一身的冷汗,“這要是讓宋鵬程看到他們兩個人這個樣子,非把自己給掐死不可!”
“哼,他?俺又不是他的老婆,俺想干啥,他能管得了俺?”娜娜看著宋鵬程躺在地上睡的呼嚕呼嚕的,眼前又回想起以前,她的心如刀絞一般。
“你跟我來!”娜娜搖搖晃晃的站起身,然后就往后院走去。
龍寶趁著這個機會,慌忙提了提褲子,扭頭就朝外邊跑。看樣子這個女人今天喝了點酒,要耍酒瘋。這要是萬一扯上皮了,自己可就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兔崽子,你還和老娘玩心眼,只要你敢邁出這倒門檻,俺就對宋鵬程你強監俺!”娜娜當著龍寶的面,嗤啦嗤啦,把自己的汗衫給扯破了。露出了兩個白得耀眼的大球。
“你別這樣,俺聽你的還不行嗎?”龍寶掃了娜娜一眼的大白乃子一眼,隨即又低下了頭。
“真是個瓜娃子,快點跟俺過來!”娜娜嘴角翹起一絲好看的弧線。她扭著好看的腰在前邊走著,龍寶無奈的在后邊跟著。這是龍寶第一次來娜娜美發屋的后院,這一進后院,龍寶才知道,這后院真是別有洞天。院不大,光線很( ..
.. 無廣告無彈窗。)暗,院子的墻角種滿了花草還有竹子,長得是枝葉茂盛,郁郁蔥蔥。旁邊是一溜石棉瓦蓋成的簡易房,看上去很是簡陋。可等進了其中的一間屋子,龍寶就傻了。這屋子里邊收拾得干干凈凈的,床頭貼著不少影視明星的海報。更讓龍寶感到吃驚的是,屋里到處都是用紅線穿成的千紙鶴,粉紅色的千紙鶴,把這屋裝點得很是溫馨。輕輕用手撥拉下里屋門口的風鈴,發出悅耳動聽的聲音。
“還愣著干啥?快點過來!”娜娜此刻已經仰躺在里屋的床上,她沖著龍寶招了招手,眼里帶著狐貍精一般的呦惑。
事已至此,龍寶別無其他路可走。看來只有搶在宋鵬程醒酒之前,先把這個臊娘們給伺候舒服了,自己才能脫身。想到這里,龍寶心里升起一股悲壯來。就仿佛董崔瑞炸碉堡,黃繼光堵槍眼一般的悲壯來…….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