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4章 忙壞傻兒憋壞俏娘

李富一見龍寶答應了,高興得接二連三的放了幾個響屁。這可把龍寶給惡心死了:“狗日的,看你這點出息!”
“嘿嘿,剛才吃炒豆吃多咧!”李富難得臉紅了下,然后轉身就往回跑,“寶叔,你在村頭等俺,俺回家拿家伙去!”李富完,就仿佛一只兔子三竄兩竄沒影了。
龍寶晃著膀子慢悠悠的下山了。途中經過王富貴家的賣鋪,龍寶正好遇到田秀花。田秀花剛洗好了頭,正端著洗頭水往街上潑。頭發還沒來得及擦,滴滴答答的滴著水,把她兇前的衣服都滴濕一大片。
“狗日的,又沒戴罩子!”龍寶看著田秀花的那兩個大乃子,心頭火起,“這么多天,沒弄過田秀花了,還真懷念她的臊勁!”
田秀花一見龍寶,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喲,寶去干啥啊?”
“沒事去南河摸魚去!”龍寶看了看四周無人,于是就邊著話邊往田秀花的身前湊。等湊到她跟前,龍寶伸出手就揉上了田秀花的大乃子,“嬸子的乃子真大,俺想咂咂!”
“狗日的,把你的爪子拿開,再敢沒事撩撥你嬸子,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田秀花意外的翻了臉,啪的打開了龍寶的手。這下,田秀花用了力,把龍寶的手背給打得生疼。龍寶低頭一看,手背紅紅的。
“嬸子,你這是干啥咧?俺想日你了!”龍寶一愣,隨即又笑嘻嘻的道。
“得了吧,你現在還是個爺們啊,別再跟嬸子嬉皮笑臉的,省得把俺弄得上不上下下的,凈難受!”田秀花耷拉著臉,轉身就往屋里走。
龍寶一見臉立刻變了,心里暗自罵道:“狗日的,這個無情無義的娘們,老子不中用了,就把老子給一腳踹了!”龍寶越想越惱,剛想發脾氣,但轉眼一看,后邊有村民過來了。他只得隱忍下來,隨即沉著臉走開了。
“呸,狗日的,也不看你啥德行,以前老娘覺得你家伙管用,才和你睡,眼下都不是個男人了,還想沾老娘的身,做你的春秋大吧!”看著龍寶遠去的背影,田秀花往地上吐了口吐沫,聲嘟囔著。
龍寶吃了個憋,心里越發得不爽:“想個啥辦法,能讓村里的人都知道老子不但是個爺們,而且還是超強的爺們咧?”
到了村頭,龍寶抬頭看了看天,正是村里人午睡的時候。日頭仿佛下了火,正毒辣著咧。村頭的大柳樹被曬得耷拉著葉子,仿佛不中用的男人一般。
“寶叔,你快點,俺在這里咧!”李富見龍寶來了,扯著驢嗓門喊道。
龍寶皺著眉頭來到李富跟前:“狗日的,你喊啥咧?”低頭望李富手里一瞅,這狗日的帶的東西還真夠全乎的。一個大水桶,桶里放著一張大粘。看來這狗日的在這方面還挺擅長咧。
“不是摸魚嗎?咋還帶上粘了?”
“你不知道叔,最近狗日的河水突然上漲了,都快一人深了,這魚不好摸,俺尋思著得下粘了!”李富分析起來頭頭是道。龍寶聽得是連連點頭。
兩人來到南河,龍寶到沒先急著和李富捕魚。他站在河邊問李富:“富,你娘呢?“
“娘,娘,娘!”李富扯著嗓子朝著南河旁邊的一塊莊稼地里喊著。喊了幾嗓子,沒人答應,李富撓了撓頭,“寶叔,俺娘可能還沒來咧!”
&nbs(百度搜索“h”看最新章節)p; “狗日的,你要是敢騙老子,老子非扯斷你的那玩意!”龍寶對著李富的褲/襠瞪了一眼。
“叔啊,這里可不敢動咧,俺爹娘還指望著俺給他們傳宗接代咧!”李富嚇得趕緊捂著褲/襠,然后聲嘟囔,“寶叔,你可咋給俺老蔫爺傳宗接代啊?”
龍寶聽了身子一晃蕩,差點一頭栽到南河里:“媽了個逼的,這是傻缺貨!哪壺不開提哪壺!”
由于姜娥不在,龍寶沒辦法,只得先和李富張捕魚。這方面龍寶可是個行家。找好了一個下最好的地方。“就這里了!”龍寶用腳跺了跺鞋上粘的淤泥。
這里正好是南河轉彎的地方,水流比較平緩。而且也是河面最窄的地方,便于下。撒開粘,正好能蓋得住大半個河面。
“咔嚓,咔嚓!”龍寶忽然聽到后邊的莊稼地有聲響,回頭一看,見姜娥正露著腦袋,偷偷的朝著自己擺手。
“富,你看好,把這粘給俺扎牢了,俺肚子疼,去屙屎!”龍寶完就往莊稼地里鉆。
“放心吧,寶叔,這沒大半個時,起不了,俺在這里守著!”李富一手緊緊的抓著粘,全神貫注的盯著。
鉆進莊稼地,龍寶就看到姜娥正笑著看著他。“嫂子,可想死你了!龍寶看到姜娥,立刻撲了過去,把姜娥摟在懷里就親。
“兄弟啊,嫂子也想你,俺都憋壞了!俺憋得天天尿褲子!”姜娥喘著氣,吐出她的滑舌到龍寶的嘴里糾纏著。
龍寶不放心李富,他順著莊稼地的空隙偷偷看了李富一眼,只見李富正扯著粘忙得滿頭大汗。再回頭看了看姜娥已經開始在用力扯他的衣服了。龍寶嘿嘿笑著,他在姜娥的耳邊輕輕的道:“嫂子,你看到沒,這才叫忙壞傻兒憋壞俏娘咧!”
“你狗日的別了,快點給嫂子,快點給嫂子,嫂子下邊都成河了!”姜娥把衣服脫下鋪在地上,然后就翹起了白/花花的腿盤在龍寶的身上…….(百度搜索 本書名 + h )亅亅亅亅亅
下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