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2章 掰開細細瞅

龍寶當場被釋放了,隨即那三個警察開著王八殼子一冒煙就回鄉里了。看熱鬧的村民也一個個都散去。龍寶揉著勒出紅印的手脖,又用手揉了揉被打耳光打腫的臉,心里憋了一肚子氣。
龍老蔫和馬翠芳知道龍寶這孩子脾氣大,唯恐他再氣個好歹,就上前好言安慰。龍寶自然明白干爹和干娘的良苦用心,于是也就把這口氣給強忍了下來。
掃視了下周圍,人都散個差不多了。唯獨姜娥還站在那里,滿眼里都是關切。龍寶看了后,心里著實的感動。一個女人能當眾他們兩個人在荒山野嶺里呆了一晚上,這多多少少都會對她的名譽有影響,雖然在村民眼里自己是個不管用的男人。
果然,龍寶的這種擔心是正確的。因為村民們在走的時候,都用懷疑的眼神盯著姜娥看,那眼神仿佛刀子一般剜著她。姜娥昨天晚上和龍寶在山洞里瘋狂那么多次,自然心中有鬼。可為了能救龍寶,她自然也就豁出去了,好在村民們都以為龍寶家伙不管用了!其實管用不管用,姜娥心里清楚得很:“要是龍寶都不是爺們了,估計龍王莊就沒爺們了!“
“走,回家去,丟人現眼的東西!”李麻子也意識到這問題的嚴重性,他先是狠狠的瞪了龍寶一( .. 。)眼,隨即沖著姜娥吼罵了一聲。
姜娥平日里被李麻子給打罵怕了,見自己的男人沖著自己突然發火,嚇得身子一哆嗦,急忙匆匆的走了。只是看姜娥走路的姿勢有些不自然,仿佛鴨子走路一般,腿有些微微分開,仿佛中間卡著一根刺無法并攏在一起似的。
回到了家,李麻子把門一關,就喝令姜娥躺下。姜娥不敢忤逆,只得順從的躺下。李麻子一句話不,陰沉著臉就把姜娥的褲子給扒了。
“富他爹,這大白天的你要干啥?”姜娥摸不透李麻子到底要干啥。
“干啥?給你個臊貨檢查檢查身體!”李麻子也不客氣,掰開姜娥的腿就把眼湊上去瞅她的溝縫。
溝縫還是依舊的溝縫,粉里透紅。兩片花瓣緊緊的閉合在一起,李麻子用手一摸,花瓣仿佛受了刺激一般,慢慢的張開。一個粉粉的/洞已經有些明晃晃的水嘖了。李麻子掰著瞅了半天,也沒發現有啥異狀。他不死心的還把鼻子湊到姜娥的那里使勁的聞了聞:“臊,真雞吧臊,多少天沒洗了!”李麻子檢查無果,陰沉著臉直起身子。
姜娥心里暗自松了口氣,幸虧回到家里先洗了洗,要不然被李麻子給發現了,那事情可就鬧大發了。突然,姜娥發現扔在旁邊的/內/褲沾著斑斑點點的白,這讓姜娥的臉色頓時可變了。這種東西,只要是熟悉男女之事的人都清楚是啥,幸運的是李麻子沒有注意。
“臊貨,和龍寶那狗日的呆了一個晚上,你們都沒做點啥?”李麻子氣呼呼的撐開姜娥的溝縫,然后用手指往里戳著。
“富他爹,別!別這樣!疼!疼啊!”
“疼?龍寶是不是也這樣弄你啊!”李麻子突然用力的一摳姜娥,姜娥疼得立刻尖叫了起來。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他爹,你也知道,龍寶他那東西不管用!昨天是俺央求著他幫咱找兒子富,后來俺們遇到了狼群,才逼不得已在山洞里躲了一晚上。咱做人得憑良心,你冤枉俺可以,但你不能冤枉了人家龍寶!”姜娥是個聰明的女人,這種偷偷摸摸的事情她哪里肯承認?除非是現場被抓住!
每個女人都有演戲的天分,在李額義正詞嚴的辭下,李麻子啞口無言了。只是他的心里仍然很不爽快,他隱隱約約的能感覺得到:“這里邊的事情沒那么簡單!”可惜抓不住證據,自己又沒親眼看到,所以他心里有氣卻也是發不得的。
正在這個時候,就聽見李富在院里大聲的喊:“爹,娘,俺回來了,你們關著屋門干啥咧!”
聽到富的喊叫聲,李麻子迅速的直起了身子,姜娥也手腳麻利的穿上了衣服。哪(h更新最快)知道剛穿好,就見李富推門就進來了。見娘坐在床上,頭發亂糟糟的,而他爹則陰沉著臉,仿佛給人看病沒給錢一般。
“爹娘,你們干啥咧?俺餓了!”李富捂著肚子的直吞咽口水。
“狗日的吃貨,都是因為你!”李麻子突然狠狠的踢了李富一腳。這一腳正踢在李富的肚上。李富疼得“嗷”的一聲哭了起來。李麻子心煩,摔門就出去了。
“你敢打俺,你等著俺呢!等你老的時候,看俺咋收拾你!”李富傻貨一個,還缺心眼,再加上這一腳踢得確實是重了點,所以李富出來的狠話自然是大逆不道。
“終于走了!”姜娥擦了擦眼角的淚,然后迅速的把自己脫下來的/內/褲給泡到洗衣盆里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和龍寶睡了!能和龍寶睡一次,就是死了也不枉做回女人啊!”姜娥偷偷的用手摸了下自己的大乃子,伴隨著火熱的侵襲,她的心里充滿了無限的期待…….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