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41章 軟槍哪能鉆窄洞

馬建國看了看龍寶,心里暗自得意:“狗日的,原先還懷疑這個兔崽子勾連自己的閨女,哪知道他意外的得知,龍寶根本就不是個男人,想勾連都勾連不成!”這個意外的收獲讓馬建國心里仿佛六月天喝了冰水一樣痛快。
原來昨天馬建國開會回來,路過娜娜美發屋。正好看到娜娜這個臊蹄子正坐在門口的躺椅上磕著瓜子。娜娜這狗日的娘們真是俊俏!馬建國看著娜娜那短/裙下邊露出的大白/腿,就有一種想騎上去的沖動。
“喲,這不是馬支書嗎,你可是好久沒來俺這店做做了!”娜娜浪/笑著從嘴里吐出瓜子皮,正好吐到馬建國的臉上。
馬建國非但不生氣,反而把瓜子皮放在嘴里嚼了嚼:“香,真香,比香油還香咧!”
馬建國的這一舉動引得娜娜咯咯的嬌笑。她知道馬建國是龍王莊的土皇帝,他的賬必須得買,要不然以后想在龍王莊做生意那可就難了。
“喲,你這話要是讓嫂子聽見,你就有得好受了!”娜娜嬌笑著,故意長了下身,原本就緊窄的汗衫立刻往上涌起,露出白/嫩的肚皮。連帶著她的乃子也繃緊上翹了許多。
看著娜娜這副臊模樣,馬建國就停住了腳步,回頭看看沒有人。就彎腰朝著屋里看。原本熟悉的娘們一個個都不在,馬建國有些失望:“她們人都去哪里了?趕緊把她們給俺叫出來兩個,俺今天要放松放松筋骨!”
“咯咯,今天恐怕你是偷不了腥了,她們都去縣醫院體檢了!”娜娜站起身來,扭動著風/臊的腚走到馬建國面前。輕浮的在馬建國的褲/襠里摸了一把,“喲,馬支書你可是寶刀不老啊,比年輕人都強咧!“
聽到娜娜這么一夸自己,馬建國頓時興奮了起來,他伸手就往娜娜的乃子上抓。娜娜咯咯一笑就躲開了:“馬支書,你可不能對俺下手,俺今天好不容易提起興趣,卻被一個無趣的男人給壞了心情!”到這里,娜娜故意的撅起涂抹了口紅的嘴,臉上帶著明顯的失落。
馬建國一聽來了興致,要知道娜娜這個蹄子可是一般不動心的。能讓她動心的男人在龍王莊可是尋不到。“喲,是哪個王八蛋啊,竟然能讓娜娜你念念不忘!”
“還不是給龍寶這狗日的鬧得,拿了一張券過來要找女人,女人都去體檢了,俺就尋思著俺陪他。看他年輕力壯的,哪知道是個銀槍镴槍頭,弄半天還像條死蛇一樣。弄得俺到現在都沒心情了!”
“啥?狗日的龍寶家伙不管用?”馬建國的眼睛瞪得溜圓,隨即他咧開了嘴,然后就哈哈大笑起來。也不知道狗日的馬建國有啥開心的,直到笑出了眼淚。馬建國這(百度搜索 本書名 + h )才停下來:“不會吧?這個家伙聽有一個比驢都長的玩意,多少女人惦記著咧!”
“屁!這狗日的都偷偷的去找李麻子治病了,老娘也親自檢查過了,這還有假?”娜娜又咔嚓咔嚓的磕著瓜子。馬建國隨意的又了一會話,然后就笑著出門了。
馬建國心里這個高興啊,連帶著他平常看不順眼的婆娘張美麗都順眼了許多。到晚上,馬建國猴急的扒掉張美麗的褲子就往床上按:“妮她娘,想死俺了,好久沒弄了,給俺日/日!”
&nb(一秒記住 .. )sp; “妮他爹,你狗日的今天咋這么勁頭!”張美麗岔開大出腿,肥胖的身子冒出大量的汗。剛才馬建國這狗日的弄得自己出奇的舒服,比年輕的時候還猛。
“嘿嘿,沒啥,沒啥,改明天還弄你個狗日的!”馬建國完,一翻身就呼嚕呼嚕的睡著了。
昨天晚上折騰費了不少勁,馬建國也上了歲數。所以竟然睡到了半晌午。正當他蹲在院里刷牙的時候。就見村治安主任王大孬風是風火是火的闖了進來。他一進來就扯著大嗓門嚷嚷:“馬支書,不好咧,不好咧,咱村的龍寶禍害了馬莊的閨女!”
馬建國刷得滿嘴起沫,正喝了一口水漱口,聽到王大孬這一喊,他一吃驚,竟然連帶著漱口水都灌到了肚子里。嗆得馬建國老臉通紅,咳嗽了好大一會。
“不可能,要龍寶禍害人家的閨女,打死俺都不相信!”馬建國有著充足的證據可以證明龍寶不是強監犯,因為這狗日的就不是真正的爺們。要想禍害人家的閨女,估計除了用手就得用其他東西往里戳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馬建國頭搖晃得仿佛撥浪鼓一樣。
“千真萬確,村長已經領著鄉派出所的警察去抓山上果園子里抓人了!”
“這狗日的王富貴,干啥事也不知道動動腦子,這要是抓錯了人,那可就是犯法咧!”馬建國一向看不慣王富貴,隨即冷哼一聲就往外走。
“狗日的,你才沒腦子咧!”王大孬是王富貴的親信,見馬建國王富貴的壞話,心里超級不爽,他沖著馬建國的背影暗地里嘀咕。
馬建國站在石頭上,他當著全村人的面,把龍寶得病的事一五一十的了一遍。為了證實他話的確鑿性,他還讓人把娜娜美發屋的老板娘和李麻子給喊了過來。李麻子做為醫生,自然有接診記錄和診斷證明。再加上娜娜這個人證。讓圍觀的村民一個個嗷嗷起來:“聽過硬槍捅水/洞,沒聽過軟槍鉆窄洞,這件事肯定是搞錯了!”村民們這一嗷嗷,讓這三個警察也啞口無言了:“家伙不管用,還禍害個屁啊!那個受害的閨女那里明顯有男人流出來的東西,難道真的抓錯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姜娥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她紅著臉:“昨天晚上,龍寶陪自己去找李富了,由于被群狼追攆,他們倆就在一個山洞里過了一夜。兩個人證命龍寶沒那功能,一個人證明龍寶不在案發現場,這件事自然就水落石出了。那么到底是誰禍害了人家閨女呢?兇手再度成為眾人心頭的謎團…….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