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8章 干稻草上的瘋狂

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在這大山深處,一男一女獨處在在這偏僻的山洞中。兩人心頭都慢慢的涌現出一種感覺來。龍寶是想試試自己到底還是不是個男人,而姜娥剛才被龍寶背著的時候無意撩撥弄得難受得很。再加上此刻憋得厲害。姜娥突然放開來了,作為一個過來人,作為一個常年得不到滿足的年輕女人,此刻她的心里慢慢的升騰起一種異樣的感覺:“要是寶這狗日的是個真男人該多好咧!”
姜娥舔了下干涸的嘴唇,瞟了龍寶一眼,隨即她站起身來,搖擺著從龍寶的身旁走過。然后在龍寶的注視下,她慢慢的脫下了褲,慢慢的扒掉了她的黑色的褲/衩,大大方方的蹲下,然后當著寶的面唰唰唰的放著水。
“寶啊,眼睛不要亂看,偷看女人解手,要長雞眼咧!”姜娥憋了好久了,這一放出來,激流飛濺,打濕了她的鞋子。
龍寶直勾勾的看著姜娥。當他的眼睛掃到姜娥那神秘的地方的時候,他突然楞了。沒有田秀花那濃得打成結的雜草,溜溜光,寸草不生。只看到一條粉紅的縫,從里邊冒出大量淡黃的液體。隨之,一股臊氣彌漫在山洞中。
姜娥解完后,由于找不到手紙擦拭,她撅起肥/白大磨盤使勁的晃了晃,把站在溝縫里的液體給甩掉。她站起身,沒有提褲子,任由龍寶盯著她的那里看。
“寶,嫂子好看嗎?”姜娥沖著龍寶拋了個媚眼。
“好…好看,就是那里光禿禿!”龍寶被姜娥的大膽給撩撥得膽子也慢慢的大起來。他慢慢的走到姜娥的面前,大著膽子伸手去摸那光禿禿的溝縫。
“吧嗒!”姜娥的臉黑了下來,她打開龍寶的手就要提褲/子,“光禿禿的咋了?難道你也信那一套?”
龍寶當然明白姜娥得是什么。在龍王莊流著這樣一個法,女人那里光禿禿的是災星,克夫克子。為了這件事,姜娥沒少挨李麻子打罵。
“哪能呢?嫂子!俺是有文化的人,俺不信那一套,俺就喜歡嫂子,不相信你摸摸俺的心!”龍寶牽著姜娥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
“瓜娃子,你真是個瓜娃子,是嫂子的瓜娃子!”姜娥的手慢慢的在龍寶的心口處摩挲著,大眼睛里噙滿了淚水,“寶啊,你是不是還沒嘗過女人咧,今天晚上嫂子把身子給你,嫂子要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姜娥著話就開始解自己的衣服,不大一會,她就光/溜溜的站在龍寶的面前。
“嫂子,你啥咧,俺不求你報答,這都是俺應該做的!”龍寶口不應心,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妙人。這是多么美得一個女人啊,細長的脖頸仿佛白天鵝一般,那兩坨大白球直挺挺的上翹著,乃頭還是大閨女一樣的粉,雖然生過孩子,但腹部卻平坦如鏡。腿緊緊的并攏在一起,只能看到一條若隱若現的溝縫。龍寶的呼吸加重(.. )了。
“寶,嫂子喜歡你,就想把身子給你!來,你摸摸嫂子!”牽著龍寶的手,姜娥微閉著眼睛,身子顫抖著任由龍寶摸遍她的身子。
“寶啊,可惜啊,你得了那種病,要不,你肯定能給嫂子舒服!嫂子的命苦啊!”姜娥感覺到體內有一股烈火在燃燒,她感覺那里想得厲害,她指引著龍寶的手在那里大力的摳挖著,她抑制不住的叫出聲來。
“嫂子,俺有感覺了,俺真有感覺了,你給俺再加把勁,讓它爺們起來!”龍寶示意姜娥親親它。
姜娥羞紅了臉,嬌啐了一口,“哪里像個瓜娃子,比俺男人還懂咧!”姜娥溫順的弓著身子,張開嘴,( .. 無廣告無彈窗。)慢慢的吃進去。
“唔唔,好大,唔唔,誰不管用了,這弄進去要出人命咧!”剛吃進去一會,姜娥就憋得臉紅脖子粗的,她趕緊吐出來,急促的喘著氣,“都是瞎造謠咧,寶,快點讓嫂子舒服舒服,嫂子都快渴死了!”姜娥完,把龍寶推倒在厚厚的干稻草上,她使勁的往下一坐,就順利的全部吞了進去。沒有想象中的難受,龍寶倒是吃了一驚。自己的型號連田秀花都吃不消,可姜娥卻能完全容納。真是一樣的物件不一樣的深度啊!龍寶此刻心情大好,他能感覺到自己充滿了力量,他在下邊開始往上瘋狂的頂著。一時間,山洞里充滿了姜娥暢快的喊聲,龍寶愉悅的喘/息聲,還有那噼里啪啦的干柴發出的聲響,以及姜娥那劇烈搖晃的大乃,扭動如陀螺一樣的大白磨盤……亅亅亅亅亅
下一篇:沒有了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