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5章 莊家棵里沙沙響

 (h更新最快);龍寶拿了手電,鎖了果園里的門,帶著姜娥就下山了。由于龍寶尋思著這狗日的李富肯定是去南河摸魚去了,所以他們就先趕到南河。南河名字中有個,可這條河著實的不。一條七八米寬的大河硬生生的把兩個村莊給東西分開,南河的北邊是龍王莊,南河的南邊是馬莊。
南河上游連著九曲黃河,所以常年水不斷;再加上流淌的是黃河水,所以河水帶著渾濁的顏色。南河水很深,足足能有兩米多深。平常因為孩子在南河里摸魚蝦沒少出事,每年都要淹死幾個孩。有時候就連那些水性好的大人,也會折腰在此。前不久馬莊的一個三十多歲的漢子,平日里水性頗佳。由于天氣炎熱,所以他來南河洗澡。哪知道一個猛子下去,就再也沒上來。后來被精通水性的人潛下去尋找,才發現他的頭被水草粗壯的根莖給卡住了。
眼下天已經完全黑了,幸好還有下弦月昏暗的月光。龍寶和姜娥來到南河的河岸上,大聲的呼喊著李富的名字,可呼喊了老半天也不見有應聲。
姜娥立刻又擔心起來,她帶著哭腔問:“寶,富不會掉到河里了吧!”
“不會,哪能呢?富的水性好著咧,比俺的水性都好!換句話如果富要是來南河摸魚蝦,肯定是帶著一大幫子孩子來。要是富出事了,早就有孩子跑你家給你送信了!放心,寶沒事,沒事!”龍寶的頭腦很清晰,分析起來頭頭是道。
姜娥聽了心情慢慢的轉好了。可富到底去哪里了?兩人都犯愁。正在這個時候,忽然南河對岸的馬莊傳來一陣陣熱鬧的音樂聲。
“狗日的,馬莊那是干啥咧,亂糟糟的!”龍寶看了河對岸一眼,太遠了看不清楚。但那對岸傳來的熱鬧的音樂,龍寶聽得倒是很清楚。
“哦,那是馬莊村部在放電影,政府提倡的電影下鄉工程,過幾天就該輪到咱龍王莊了!”別看姜娥一個女人家的,對這些事情倒是很了解。
龍寶聽了撇了撇嘴。他有些后悔沒早點得到馬莊放電影的消息。要是早點得到消息,去看看電影散散心也比在這陪著姜娥找李富強。可事到如今,龍寶只得硬著頭皮陪著找下去。
正在這個時候,龍王莊的電喇叭突然響了,里邊傳來村部支書馬建國的聲音:“姜娥,姜娥,聽到請趕緊回家,富已經回家了,別再找了!富已經回家了!別再找了!”在這夜深人靜的晚上,電喇叭聲傳播得是相當的遠。姜娥聽了,高興得緊緊的摟著龍寶,仿佛個孩子一般,又蹦又跳。姜娥太高興了,她還忍不住的親了龍寶臉一下。
龍寶摟著姜娥纖細的腰,手慢慢的向下滑動,當到達姜娥那美妙的屁/股的時候,龍寶輕輕的捏了一把。姜娥神情一頓,突然臉紅了起來。她當然能感覺得到龍寶的手在捏著自己的屁/股。由于龍寶幫了她不少的忙,所以姜娥倒也不能什么。正在這個時候,他們突然聽到河岸旁邊的莊家棵里傳來沙沙沙的聲音。
“嫂子,別坑聲,聽!有動靜!”龍寶耳朵尖,聽到這種聲音不一樣。
“呀!這是啥聲音啊,俺害怕!”姜娥再也顧忌不了那么多,一頭扎進龍寶的懷里,身體哆嗦成一團。
“別害怕,有俺咧!”龍寶一手緊緊的捏著手電筒,一手抄起腳下的一塊石頭。只要有什么不對勁,龍寶就準備把手中的石頭給扔出去。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聲音傳來得越來越多,越來越緊密。龍寶也緊張起來,姜娥則是把整個身子都蜷縮在龍寶的懷里,她的兩個大乃子緊緊的擠壓著龍寶的身體,她整個人實打實的全貼在龍寶的身上。此刻,她更像是龍寶的女人一樣。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姜娥躲在龍寶的懷里,給她更多的是一種安全感。
雖然,她今天聽她男人李麻子給她龍寶得了個男人病,東西不管用,做不成男人了!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呆在龍寶的懷里,姜娥卻能感覺到一種很踏實的安全感。
“狗日的,是狼!”莊家棵里發出的響聲越來越響,忽然從莊家棵里跳出一個頭畜生來。這頭畜生的兩只眼睛仿佛幽暗的燈泡一般。當這個畜生看見龍寶和姜娥的時候,它先是一愣,隨即它坐地沖著天邊的殘月仰脖叫了起來:“嗷嗚!……”
它這一叫喚,就聽見這莊家棵里的響聲越發得不斷。扎眼功夫,就從里邊又跳出了五頭狼把他們給半包圍了。天啊,帶上這個領頭的,足足有六頭兇殘的餓狼。這讓龍寶和姜娥的心猛然的收縮緊了:“完了,完蛋了,遇到這些狗日的畜生,咱們可就慘了,弄不好今天晚上咱倆要被這些狼給扒了身子呢!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