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34章 俏嫂子的哀求

娜娜好久沒碰過女人了,在她的心里有陰影。自從被城里的男人玩弄甩過后,她再也沒(一秒記住 .. )有對男人動過心的念頭了。這些年來,她可以用守身如玉來形容。每當她實在想要的時候,她也會在深更半夜的時候,一個人用被子蒙著頭,把手指悄悄的伸進去,摳挖著花/徑,直到里邊泥濘不堪,身子連連哆嗦才算滿足。
今天卻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許是她聽到李麻子這狗日的龍寶不是個男人,她不必擔心龍寶會沾她的身子。所以她乖乖的聽著龍寶的安排。
娜娜光著身站在龍寶的面前,她沒有任何的遮蓋動作,盡情的把自己美好的身軀展現在龍寶的眼前。在龍寶那快要冒火的眼神的注視下。娜娜感覺自己體內那壓抑許久的東西在一點一點的復蘇。她感覺乃頭翹翹的,有些發癢。下意識的伸手搓捻著,嘴里發出貓咪般的呢喃。下邊已經泥濘不堪了,很難受,仿佛有毛毛蟲在里邊爬。這個時候,娜娜突然渴望龍寶能像個男人一樣,把她給拉到后院,按倒在床上。給她一次真正的男人的沖擊風暴。可讓她失望的是,龍寶那里卻沒有任何動靜。
“哎,寶兄弟,恐怕你真得去治治這病了!”娜娜失望的穿上了衣服。
龍寶看著那展露在空氣中無限美好的身體又重新被遮蓋住了,他突然意識道:“自己這次的病很嚴重了!”
龍寶面無表情,當著娜娜的面,她把馬建國給他的那張券給撕得粉碎。然后一句話都沒,就木然的轉身走了。拎著藥,就這樣走著。遇到熟人打招呼,龍寶也不吭聲。仿佛丟了魂魄一般。
“狗日的,寶這是咋了?該不會是遇鬼中邪了吧?”熟悉龍寶的村民看到他這般失魂落魄的樣子,都大感到奇怪。
就這樣回到了山上,龍寶飯悶頭就睡。到了飯點,龍寶也沒下山去吃飯。到最后,龍老蔫上山給龍寶送飯來了,拍得木屋的門山響,可龍寶連門都沒開,就了一句:“干爹,俺不餓,你吧飯帶走吧!”
“狗日的,這娃子今天有點反常咧!”沒辦法,龍老蔫只得把飯菜給他放到門外邊。
龍老蔫回到家里,把龍寶的情況和馬菊芳了一下。馬菊花聽得一個勁的皺眉:“老蔫,該不會是寶他想女人了吧?”
龍老蔫吧嗒吧嗒嘴,仔細想了想:“可不是咧,寶他也不了,今年年底都滿十八了,在村里像他這樣的歲數的人不結婚也訂婚了!”
“老蔫,要不咱們也托托孫媒婆,幫咱家的寶找個俊姑娘!”馬翠花話的時候,眼里亮亮的,雖然龍寶不是她的親生兒子,可也是她親手撫養成人的,要不疼那是假話。
“中,明天俺就去把咱家那頭過年的豬給賣了,湊點錢,給寶他門親!”龍老蔫難得大方的吐了口。
當天快要擦黑的時候,果林里突然傳來腳步輕盈的聲音。將軍這狗貨不知道去哪里瘋了,所以這個人進來很順利。她一直走到木屋跟前。耳朵趴門上聽了聽,感覺到屋里有人,她才輕輕的拍打著門:“寶,寶兄弟在嗎?”
女人的聲音很,唯恐別人發現一般。屋里的龍寶聽到后,先是一愣,隨即感覺到這聲音很耳熟,但就是想(一秒記住 .. )不起來是誰。
“誰啊?”龍寶沒下床。
“是俺,姜娥!”屋外的聲音明顯大了許多。
“嫂子,咋是你咧?”龍寶一骨碌身起來,打開了門。
姜娥一進來,臉上帶著慌亂:“寶,你看見富沒有?”
“富?沒看到!”龍寶看著面前站著姣好的女人,雖然心情不好,但還是話很客氣。
“這個死孩子,出去一下午了,到現在還沒回來,俺還以為他跟著你去南河摸魚咧?”姜娥到這里,眼圈發紅,看樣子擔心得很。
龍王莊背靠著大山,一到晚上都不太平。前些日子,有人在村外看到了一群野狼。村里時不時的有東家的雞西家的鴨被叼走。看那留下來的爪印,就是狼這種畜生。所以姜娥的擔心是很正常的。富今年才十五歲,還缺心眼。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姜娥真沒法活了。孩子都是娘的心頭肉,這話一點都不假。
龍寶見姜娥急得要哭,他不由自主的拍著姜娥的背:“別哭,嫂子,沒事的,富兄弟肯定沒事!他一個大活人哪里能輕易的被狼給叼走了!”
姜娥此刻心里正慌亂,猛然聽到龍寶提到狼,她更加的害怕,她的身體無意識的靠著龍寶的肩膀嚶嚶的哭了起來。
姜娥可能是剛洗過頭發,頭發上傳來一股洗發水的味道,身上沒有噴香水,是一種淡淡的女人的獨有的香。龍寶輕輕的拍著姜娥的背,感覺到挨著他的胳膊傳來球狀的硌壓,他突然覺得自己的腹部傳來一絲火熱。雖然不明顯,但他能感覺得到這是一種信號。
“寶,讓你見笑了,李麻子這個狗日的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你能幫嫂子找找富嗎?”姜娥抬起頭,睜著帶著淚水俊俏的臉求著龍寶。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