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7章 猴急的瓜娃子

龍寶哪里知道馬妮此刻的想法?他要是知道馬妮心里是這樣想的,估計他就不會再去找田秀花這樣的女人鬼混了。盡管田秀花年輕的時候也算得上龍王莊的一枝花,可花兒到了田秀花這個年齡,也該敗了。雖然田秀花保養得好,但卻沒有馬妮這朵還未綻放的花骨朵更吸引人。
龍寶陰沉著臉出了西屋,特意的從田秀花的身旁經過。當他基金能夠過她的身旁的時候,龍寶暗地里朝著田秀花勾了勾指頭。田秀花會意的點了頭。隨后,龍寶就往大門走去。
“喲,寶,咋不吃了?”馬建國酒喝得不少,臉紅脖子粗的,見龍寶要走。馬建國趕緊站起身來。這在往常,龍寶是沒有這樣的待遇的!可如今馬建國的把柄在龍寶的手里捂著呢,馬建國焉有不客氣的道理?
這件事可大可,往的,妻離女散;往大的,作為一名黨員做出這樣的事,他這個村支書是鐵定被擼了,至于黨籍能否保住那還是兩。無論是是大,這后果都不是馬建國所能承受的,所以馬建國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里。
(百度搜索“h”看最新章節)
馬建國拍著龍寶的肩膀:“寶啊,來,陪你叔喝一杯!“
“叔,俺不會喝酒!俺吃好了,果園子里不能沒有人,俺得回去照看著!”因為馬妮強脫了他褲子的緣故,龍寶心里不痛快,臉拉得老長。
“大侄子,你不俺倒是忘了一件事:以后,你家承包的果園就不用再給村里交承包費了,本來都是荒地嗎,交啥承包費!”馬建國有心討好龍寶,他摟著龍寶的肩膀獻著殷勤。
龍寶見馬建國這樣討好自己,心里連連冷笑:“馬叔,你看俺進村部的事能辦不?”
“你放心,包在你馬叔身上!”馬建國摟著龍寶,吐沫星子亂飛的打了保票,“不出三個月,準給你落實了!以后你就跟著馬叔干,虧不了你!”
龍寶見馬建國這狗日的喝得眼睛發紅,一話嘴里直冒濃重的酒氣,就知道馬建國喝得不少,這個時候打的保票,龍寶還真信不過,他隨口敷衍了兩句,就出了院子。
“狗日的,不怕你不老實給俺辦事,要是老子給你捅到鄉里去,你這個支書就別干了!”龍寶有馬建國寫的保證書在手,不怕他不老實,所以他對進村部的事充滿了信心,這只是個時間問題!
田秀花見龍寶出了院門,她沒有馬上跟出去,而是又等了一會,站起身,田秀花對在座的人撒了個慌:“荷花這兩天不舒服,老是干噦,俺得回去看看!”
“喲,看不出來,荷花還有這樣的福氣,秀花真是一個好婆婆!”作為一村之長的女( .. 無廣告無彈窗。)人,從來不缺少恭維的話,所以一時間在座的人恭維聲不斷。
“是不是荷花懷上了?”這些女人突然想起這么一檔子事,于是一個個的又夸著二蛋子如何的英勇,她的兒媳婦荷花如何的肚子爭氣。還紛紛要十個月后要到村長家喝他孫子的滿月酒。
“狗日的,荷花才過門幾天啊,就是會下蛋的老母雞,還得趴窩半晌才能下蛋咧!”作為過來人,田秀花哪能不懂這個道理?
田秀花隨意應付了幾句,又扭頭看了看王富貴,見王富貴喝得正起勁,田秀花心里暗樂,“狗日的,再多喝點才好咧!你喝多了,老娘可就要舒服透了!”田秀花打著自己的算盤,扭動著她的水蛇腰,晃動著大白磨盤往外走去。
姜娥看在眼里,心里卻是冷笑著:“看這個娘們走路的姿勢,仿佛春天里的貓一般。指定要和那不老實的龍寶弄那種事!”
姜娥突然想起了,那天龍寶去看病,把自己壓在身/下的情景,嘴也親了,乃也揉了,自己還抓了他的褲/襠,龍寶真是個牲口,比驢的都打。想到這里,姜娥覺得自己的身子開始發熱起來,她的腿不安的夾來夾去的。
“可嘆自己命苦,天生一副俏模樣,卻被天殺的人販子販賣到這里來。嫁個丑男就不了,還是個沒用的男人!哎!”姜娥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田秀花出了門,就東張西望起來。突然,她看到在遠處的大槐樹下站著一個人。仔細辨認了一下,正是龍寶。龍寶也看見了田秀花,急急的沖著田秀花擺手。田秀花見了,抿嘴一笑:“狗日的,猴急啥咧!”
來到了大槐樹下,龍寶抱著田秀花就往她嘴上蹭。嚇得田秀花趕緊推開了龍寶,看了看四處無人,田秀花這才放下心,裝作生氣捶了龍寶一下:“作死咧,要是讓村里的人撞見,你嬸子還不得去跳南河啊!”
“那去你家吧!”龍寶心里憋了一肚子邪火,他就想把眼前這個風臊的女人給按倒,使勁的弄她,好好的發泄發泄!
田秀花皺著眉頭想了想:“不中,不安全,二蛋子和他媳婦荷花還在家咧,這要弄出點動靜來,非出大事不可!”
“那去哪里?”龍寶顯然憋不住了。
“看你都弄了俺好幾次了,還是個猴急的瓜娃子!找個僻靜的地方,嬸子隨你弄!”田秀花笑嘻嘻的掏了一把龍寶的褲/襠,隨即拉著龍寶朝著馬建國屋后的莊稼地走去……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