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5章 發育得不錯

龍寶來到西屋門口,還沒進去,就聽見屋里傳來咯咯咯咯的笑聲。探頭往里一看,五六個穿著洋氣的年輕姑娘正嘻嘻哈哈打鬧著。涼菜已經上齊了,熱菜還沒上。這些姑娘也沒慌著吃菜,只是著什么,時不時的傳來一陣陣的笑聲。
“臘梅,你(.. )考上哪個大學了?”
“人家沒發揮好,才考上了個二本!”
“得了吧,二本不錯了!你呢……”
從這些姑娘快樂的神情來看,這些姑娘在今年的高考中都考得不錯。要不然馬妮也不會邀請她們來自己家里吃飯。馬妮是一個高傲的人,平日里那種俗里俗氣,學習成績差的女生,她根本就不會結交,更不用領到家里吃飯了。
還好沒有一個男同學,這讓龍寶的心平靜了不少。龍寶知道馬妮在學校是校花,有成群結隊的男生瘋狂的追求著她,和夏天茅房里的蛆蟲一樣多,其中還不乏縣里的干部子弟。
“看來,馬妮這個丫頭還沒被男人給日了!”龍寶心中突然泛起一絲歡喜,可隨即這絲歡喜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好比是天上的風,來得突然,去得更快;又好比是將軍看到一只肥兔子,剛想撲過去,可這只兔子已經鉆到洞里一般。
“不是自己的終歸不是自己的,待會一切都終結了!”龍寶心里仿佛壓著一塊大石頭。他搜腸刮肚的想了半天的詞,想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憋了半天,一個詞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那就是“悵然”。
龍寶此刻覺得自己就是個可憐的人,好比評書《岳全傳》里的那個“苦人兒”一般,只不過他親自斬斷了他自己的一只胳膊,而自己卻即將要斬斷自己從來不該出現的那縷情絲。自己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有這樣的感覺,可還沒等自己表白,沒等自己展開攻勢,自己就先慫了。龍寶不認為這很可笑,相反他覺得自己很聰明。這十里八村的大閨女有的是,何必自己非要去單相思一個根本就不可能娶回家,抱上床,壓在身下睡的馬妮呢?
龍寶在門口猶豫了一會,又點上了一根煙,狠狠的抽上幾口,直到抽得頭有點暈的時候,才狠下了心:“見到馬妮,幾句恭喜的話就走!”
龍寶走進西屋,掃視了一圈,沒有瞅見馬妮。“妮了?”龍寶拽著一個戴著眼鏡,臉兒圓圓的姑娘。這個姑娘戴的眼鏡片厚得仿佛啤酒瓶的瓶底。
“哦,馬妮去里屋了!”這些和馬妮同學的姑娘都不認識龍寶,盡管都在一個學校一個年級,但卻不一個班。再加上龍寶又不是長得特別的俊,學習成績又是非常的垃圾。在這些姑娘看來,這個夾著煙卷,吊兒郎當,頭發亂蓬蓬的青年應該是馬妮的親戚或者本家,所以她們倒沒想那么多。
馬妮騎著自行車去鄉里接這些縣城的同學,回到家的時候,身上出了很多的汗,衣服黏糊糊的粘在身上特別的不舒服。她趁著同學們閑聊的時候,跑到里屋想換身干爽的衣服。由于外邊都是女同學,所以馬妮并沒有反鎖房門。
“吱呀!”一聲,門被推開了。馬妮頭也沒回的問,“臘梅,你們先吃吧,別等我了,我換好衣服馬上就出去!”
龍寶推門進去,抬頭一看,不由得傻了。他看到了馬妮光著身子,下邊就穿了一個窄的花/褲/衩,正對著鏡子照來照去。雖然馬妮背對著鏡子,可通過鏡子,龍寶清清楚楚的看到馬妮的那兩個大白球,還有兩顆桃花一般的紅豆挺挺著。馬腰很細柔,細柔得就像春天剛吐鵝黃的柳條一般;屁/股不大,被窄的花/褲/衩繃得緊緊( .. 。)的,可由于腰細柔的緣故,所以看起來翹翹的,仿佛一個大大的葫蘆一般,顯得特別的好看。
“啪嗒!”叼在嘴里的煙卷掉下來了,滾燙的煙灰灑在龍寶的手上,龍寶感覺不到疼。此刻,他的心兒,他的魂兒都被眼前的馬妮給勾走了。如此天仙一般的人兒就站在他面前,龍寶想沖上前抱馬妮,去瘋狂的親她的脖子,噙她的嘴,咂她的乃子。
但龍寶他不敢,他只有這樣靜悄悄的站在馬妮的背后看,能多看上幾眼,他就知足了。龍寶瞪著眼睛,吞著口水,心里不住的翻騰著:“狗日的,一年多沒見,馬妮這個丫頭平片子發育得相當不錯啊!”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