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3章 人不老實得很

李富一見龍寶也和自己坐在一個桌子上,就嚷嚷叫著要和龍寶坐在一起,并要求和田秀(h更新最快)花換位置。田秀花哪里肯讓,大眼睛一瞪:“狗日的,再嚷嚷我大嘴巴抽死你!”
“媽,這個娘們欺負我,你讓我爹像騎你一樣的騎死她個狗日的!”李富拉著姜娥的胳膊不依不饒。田秀花一聽,這狗日的傻子竟然敢這樣羞辱她,頓時不干了,站起身來,就要抽李富。李富嚇得一縮脖子,趕緊不吭聲了。
姜娥對她兒子的傻里傻氣早就沒有一點辦法,她站起來沖著田秀花賠禮道歉。田秀花也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主,于是大家哈哈一笑就過去了。
席面陸續的上來,異常的豐盛。顯然標準超過了王富貴給他兒子二蛋子置辦的結婚席面。明眼人雖然不,但心里清楚:“這是龍王莊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在叫板咧!”
由于圓桌很大,所以自然而然就有夠不到的地方。龍寶作為桌上唯一的男人,就理所當然的擔當起給大家布菜的差事。這個時候,上來一只烤雞,正好擺放在龍寶的面前。龍寶正對面就是姜娥,見姜娥夠不到,龍寶就拿起放在一旁的干凈筷子,給姜娥夾過去一個雞腿:“嫂子,吃雞吧!”
由于現場很嘈雜,所以龍寶話的聲音很大。這一下全場的人都聽到了,那些男人們一個個哈哈大笑,就連那些桌上的婦女們也一個個掩嘴笑著。龍寶來無意,姜娥聽得無心。除了他們兩人,其他的人都在笑。
“嫂子,吃雞吧!”那些喝點酒的男人,臉紅脖子粗的,模仿著龍寶的話。這下龍寶可聽明白了,一咧嘴;姜娥也明白了,她的臉立刻紅了,就連脖頸都有些發燒。
“謝謝寶!”姜娥看了那些笑得古怪的男人,優雅的拿起那個雞腿,張開嘴,露出芝麻粒的白牙,輕輕撕咬了一口,“很爛!”
“狗日的,你子是不是看上那個蹄子了?故意搞這么一出!”田秀花有些吃味,放下筷子,偷偷的擰著龍寶。龍寶疼得手一抖,筷子掉桌子下邊了。龍寶趕緊彎腰鉆到桌子下邊去撿。剛鉆到下邊,就見田秀花沖著龍寶勾指頭。龍寶不解,就在這個時候,田秀花竟然脫了涼鞋,伸出保養得很好的腳往龍寶的肚子上蹭,隨后慢慢的下滑,當她感覺到蹭對到位置的時候,腳趾頭自然彎曲,開始慢慢的摩挲。
“狗日的,真是個臊娘們!”龍寶一動不敢動,任由田秀花的腳把他的褲子給弄得鼓起了個大包。
在被田秀花大占便宜的時候,龍寶眼珠子無意的一瞄,竟然看到了在他正對面姜娥的大白/腿。姜娥今天穿了一是非常( .. 。)時髦的碎花連衣裙,連衣裙不長,剛剛過膝。在這種場合下,誰也不會無緣無故的鉆到桌子下邊瞅,姜娥自然沒有防備,所以她大大的長開了腿。正是由于這樣,從龍寶這個位置,龍寶可以清晰的看到姜娥的裙子里邊穿著一條只有城里女人才穿的那種黑色的/褲/衩,上邊還臥著一對花蝴蝶。
仿佛感覺到什么,姜娥突然把腿給緊緊的夾緊了,龍寶十分遺憾的往桌子外邊鉆。“喲,寶,這桌子下邊有啥好東西啊,竟然讓你鉆了這么久!”馬建國的老婆楊淑芬笑嘻嘻的問龍寶。
楊淑芬不是個啥良家婦女,不但天生一副牙尖嘴利,而且還是個水杏楊花的女人。據年輕的時候,沒少往家里偷漢子。在龍王莊還有這么一:“馬妮不是馬建國的親生閨女,是楊淑芬和別的男人亂搞弄出來的串種。至于這種到底是誰的?恐怕連楊淑芳本人也不清楚,因為她亂搞的男人可不止一個。”
自從馬建國當上了支書以后,這種法就慢慢的消失了。誰敢得罪支書,那就是屎殼郎打燈籠——找(屎)死呢!
“瞧淑芳嬸子得,就是筷子掉了!”龍寶揚了揚手中的筷子,筷子上已經沾滿了灰。
“寶,用這雙干凈的筷子吧!”就在這個時候,姜娥站起身遞給龍寶一雙干凈的筷子。龍寶理虧不敢看姜娥的眼,只是低著頭趕緊接過筷子。可就在接筷子的那一瞬間,龍寶控制不住的偷捏了一下姜姜娥的手。龍寶的這一舉動,可把姜娥給嚇得魂飛天外,這要是被人看見了,自己可就沒法活了!
“狗日的,別看龍寶這個狗日的年紀,可人卻不老實得很咧!”姜娥知道龍寶躲在桌子底下偷看了她,并且還趁機摸了自己的手。她心中不由得嬌嗔了一下,隨即坐了下來。只是她的腿卻緊緊的夾在一起,唯恐再被龍寶給看了去……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