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22章 緊挨著嬸子

龍寶揣著馬建國給他寫的保證書美滋滋的往果園子里走,當他路過李麻子的診所的時候,忽然聽見院子里傳來姜娥的求饒聲:“富他爹,別這樣啊,別這樣,這大白天的,要是有人進來,那俺可就活不成了!“
“少廢話,快點按照俺的做,俺花了三萬塊錢把你給買回來,就是讓俺日咧,俺想咋日就咋日!”李麻子顯得有些不耐煩了,隨后就傳來啪啪啪啪的聲音,聽這聲音,好像是李麻子在用巴掌打著姜翠娥。姜翠娥的叫聲越來越大:“富他爹,別用搟面杖啊,別用啊,要撐爆了,啊,不行了,要裂了!”姜翠娥的聲音帶著哭腔,那啪啪啪的響聲始終沒聽過。
“狗日的,這大白天的是干啥咧?聽這聲音不想弄那事,弄那事的時候,姜娥的聲音不會叫那么慘!”龍寶聽了一會墻根,有心爬墻頭瞅瞅,可這大白天的,要是被人給撞見,那可就好不好聽了。正當龍寶要離去的時候,只見李富帶著一大幫子野孩子嘻嘻哈哈邊打邊鬧的跑了過來。
“寶叔,你在這里干啥咧?”李富今年已經十五歲了,個頭隨他爹李麻子,比龍寶能高出半個腦袋。臉盤子隨他娘姜翠娥,倒也眉清目秀的,但可惜了,李富是個傻子,智商比王富貴家的二蛋子更要低上許多,眼看著都快成人了,智商卻只有八九歲孩子的智商一般,整天領著一大幫野孩子瘋跑。姜翠娥十八歲嫁給了李麻子,二十歲那年添了李富,據李麻子有一次酒后失言,富這孩子之所以傻,是因為姜翠娥在懷富的時候吃錯了藥。
“狗日的富,你又領著他們去掏鳥窩了?”龍寶見富來了,笑嘻嘻的沖著他招了招手。
“俺才不帶他們玩咧,一幫子傻蛋,寶叔,你帶我去南河摸魚吧!”李富愛找龍寶玩,總是有事沒事就朝龍寶的果園子里跑。起初李富去果園總要被將軍給追攆嚇得尿褲子。可這狗日的,不知道怎么開了竅,央求他爹去給他買來一條母狼狗阿花。每次去果園總帶著阿花去,來也奇怪,這狗日的將軍見了阿花后,總是搖著尾巴在它面前獻殷勤,反倒是對李富不管不顧了。
“去去,我還得去果園子看園子里,沒空!”龍寶才不愿帶著這個傻蛋玩咧,于是就一口回絕了。
“寶叔,你不帶俺去摸魚,俺自己去摸,到時候你別嘴饞就中!”李富著話,用袖子揩了下鼻涕,隨即就往家里去了。
“喲呵,爹娘,你倆連在一起干啥咧?”龍寶還沒走遠,就聽見李富的大呼叫。
“屁孩子,懂個啥!滾一邊去!”李麻子罵聲中帶著喘。
“俺咋不懂,真以為俺傻咧!俺啥都懂,將軍和阿花就常常這樣連著弄咧!”李富不服氣的大聲辯解著……
日落西山,余暉灑向了安靜祥和的龍王莊,給整個村莊鍍上了一層閃耀的金色來。天還不黑,馬建國的家里就開始熱鬧起來。接到請帖的陸陸續續的都來了。狗日的馬建國發請帖很有學問,凡是龍王莊有頭有臉的都請到了。就連李麻子也被邀請了,原因是他是龍王莊唯一的醫生,要是有個病災的,還得指望著人家不是。只不過李麻子沒有來,而是派他媳婦姜娥做了代表,姜娥的那個傻兒子李富也跟了過來。
“喲,寶大侄子來了!”龍寶晃著膀子吊兒郎當的剛一進門,就被馬建國給看見了。馬建國(百度搜索“h”看最新章節)仿佛變了個人一般,對龍寶那叫一個熱情,還掏出煙一個勁的讓煙。這種親熱勁,就連龍天林看了都感覺到奇怪:“馬支書這是唱得哪一出啊?”
由于這次請的都是龍王莊里上得了臺面的人物,龍寶年紀輕輕的,份量不夠,自然不能安排到一起。于是馬建國就把龍寶給安排到女人席上。這次馬建國預備了五桌酒席,三桌男的,兩桌女的。一桌是給那些有事不能來派來的婦女代表,一桌是給馬妮和她的同學們預留的。
按理,龍寶和馬妮坐在一桌最合適。可馬建國卻有點不放心,于是就強把龍寶給安排到另外的一桌。龍寶倒也樂意,尤其是避開了馬妮。只是他心里多少還有點失落。
“喲,寶,快點來,嬸子在這里!”龍寶抬頭一看,只見田秀花正沖著他招手。
“狗日的臊娘們,驢嗓門嚎喪呢?”王富貴在另外一桌聽見了,手里夾著煙卷沖著田秀花叫罵了一聲。田秀花聽見了,眼珠子一瞪,叉腰就要和馬建國干仗。馬建國一看勢頭不對,急忙找個借口去茅房躲風頭了,引得眾人一陣的大笑。
“啥玩意啊!一對丟人現眼的傻蛋!等著吧,等老子找機會整死你!”龍天林不屑的看著王富貴和田秀花,他已經恨上王富貴了,只求能有個(百度搜索“h”看最新章節)機會好好的整一整這個當著全村人的面給他弄得下不來臺的人!
“來,挨著嬸子坐這!”田秀花熱情的往旁邊挪了挪,龍寶就緊挨著田秀花坐下了…….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