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7章 俏媳婦洗頭

龍寶抱著貝回到家,干娘馬翠芳已經準備好了熱騰騰的飯菜。龍寶往鍋里一瞅,生活不錯,豬肉燉菜,厚厚的肉片切得很厚,油油得閃著光。
馬翠芳一個勁的往龍寶碗里夾著肉,就連他干爹都把自己碗里的肉夾給了龍寶。這讓龍寶又一次的感覺到溫暖(h家,雖然眼前的是干爹和干娘,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系,但是沒有他們,弄不好自己早就凍死餓死了!”
“干爹,干娘,你們也吃!”龍寶把碗里的肉又給龍老蔫和馬翠芳夾了回去。
“寶這孩子真長大了,知道孝順我們了!”龍老蔫和馬翠芳噙著眼淚相互看了一眼。
“干爹,干娘,你們放心,將來俺一定要好好孝順你們,讓你們享福!”龍寶鄭重其事的道,隨即他又摸著貝的腦袋,“貝,長大了好好讀書,別學哥整天沒個正形的,將來你給哥考個清華北大,氣死狗日的馬建國!”
提到了馬建國,龍寶突然想起了一檔子事,他從兜里掏出了那張請帖放在了桌子上:“干爹,干娘,馬建國那狗日的給我下了個請帖,是馬妮考上了大學,要給她擺流水席慶祝,邀請我去,你們看我去不去!”老兩口沉思了半天,他們自然明白龍寶的心思。
“去,咋不去!”龍老蔫拍著桌子。
“寶,干娘有句話,你別不愛聽,去歸去,可不能對妮那丫頭有啥別的想法,人家考上了大學,將來要變成鳳凰飛出龍王莊咧!”馬翠芳輕言細語的著,滿臉的慈愛。
“那這禮錢?”龍寶有些為難。馬翠芳沒吭聲,回到了離里屋,爽快的拿出一張百元大鈔交給了龍寶。
“干娘,這太多了!”
“不多,不多,少了人家會閑話,就算是做個了斷吧!”馬翠芳和龍老蔫齊齊的嘆了口氣。
回到了果園的木屋里,龍寶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眼前總有馬妮的影子亂晃。到最后,龍寶索性翻出那本翻卷了邊的畫冊,想轉移下注意力。可那些光/屁/股的女人一個個都化作了馬妮。
“后天付了禮后,就斷了自己的念想!”龍寶狠狠的抽了自己幾個大嘴巴,翻騰到二半夜,這才昏昏睡著。
第二天起來,龍寶覺得渾身沒勁,鼻子仿佛拉風箱一般,呼哧呼哧就是不通氣;頭很疼很燙,昏昏沉沉的仿佛腦殼里裝了一塊大石頭;肚子還疼,仿佛腸子扭在一起一般的疼。龍寶突然意識到自己生病了。
強打起精神,去村里的診所看病。龍王莊就只有一家診所,是李麻子開的。李麻子原來是個赤腳的獸醫,干了幾年后,他感覺給畜生治病沒給人治病掙錢。于是就花錢去了省城里學習了半年,回來就掛牌營業了。李麻子今年四十多歲,以前因為臉上出青春痘(在龍王莊叫臊疙瘩)比較厲害,所以臉上落了一臉的痘坑。再加上以前是干獸醫,掙不了幾個錢,所以到三十了也沒娶上個婆娘。可自從醫畜改成醫人后,這個家伙也來了桃花運。不知道從哪里花錢買來一個四川的媳婦。還別,這個媳婦長得真俊俏,皮膚溜光水滑的。這個媳婦叫蔡娥,生就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還往上斜挑著。兩道又黑又細的柳葉眉斜入云鬢,一看就是那方面需求比較旺盛的。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生得是前凸后翹的。蔡娥愛笑,一笑露出一嘴的芝麻粒大的白牙。為她又增添了不少的色彩。龍王莊的男人們在路上遇到這個媳婦后,總會莫名奇妙的撞著樹或者摔跟頭。蔡娥見了,總是露著白牙咯咯的笑,笑得她的大乃子也一跳一跳的。
來到了李麻子的診所里邊,龍寶往椅子上一坐,就開始喊:“有人嗎?”喊了半天,也不見有人來。龍寶有些郁悶,再加上實在是難受得厲害。于是他捂著肚子慢慢的往院子里摸去。到了院子,就聽見嘩啦啦的水流聲。
“奇怪了,這大白天咋有水流聲?”龍寶順著聲音找去,原來是從廚房里傳來的。龍寶好奇,就往廚房蹭去。露頭往里一看,龍寶頓時呆住了。
只見一個年輕的女人正穿著一個背心在洗頭。由于她的身子低伏著,所以龍寶很清楚的能看到那兩坨絲毫不比田秀花的大球。白/花花的刺激得龍寶眼睛生疼。那兩個晃蕩的大球讓龍寶忘記了自己身體不舒服。她的乃子比田秀花的要白上許多,乃頭也比田秀花的要粉紅許多。雖然龍寶沒有摸,但他憑感覺能看得出,這兩個大球充滿了彈性,比田秀花的要瓷實許多…….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