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6章 不懷好意的村支書

這一次田秀花表現不錯,足足撐了十五分鐘,這才一動不動了。等到龍寶完事后,田秀花把龍寶摟在懷里,又掀開汗衫讓龍寶鉆進去:“寶啊,嬸子稀罕死你了,再給嬸子咂咂,嬸子上邊還癢啊!”
徹底滿足了田秀花,龍寶這才整理好衣服出了里屋。貝還在外屋玩氣球,見到龍(.. )寶后,張開手:“哥,抱抱!”
“寶,等嬸子有空就去果園找你!”弄完事的田秀花皮膚異常的嬌嫩,腮幫子上升騰起兩片紅云,低眉順眼的,就仿佛是剛過門的新媳婦一般。
龍寶點點頭,隨即就出門了。剛出門,就碰見了村支書馬建國。馬建國穿著黑色的中山裝,上衣口袋里還掛著一只鋼筆。不知道是馬建國這狗日的整天動歪腦子動得緣故,還是患有脫發病,反正頭發早就脫得差不多了,就留下那么三兩根。馬建國為了遮羞,所以總是一年四季帶著一頂鴨舌帽。這身打扮,放在現在來,確實夠土了,但在龍王莊,馬建國就是天。別看馬富貴是村長,人五人六的,可在村支書馬建國的面前,也得裝孫子。誰讓人家是龍王莊的一把手咧。
支書馬建國背著手,紅光滿面的,就連平日微駝的背也挺直了不少,看得出來這狗日的心情很好。龍寶自然知道馬建國為啥會這樣,因為他閨女馬妮考上了大學,還是省城的重點大學。別是在龍王莊了,就是在這十里八村的,也是蝎子拉屎獨一份。馬建國焉能不高興。
龍寶不愿搭理馬建國,低著頭剛想溜走。就聽見馬建國咳嗽了一聲喊住了龍寶:“喲,這不是寶嗎?”
“喲,這不是馬叔嗎?馬叔好!”龍寶平日里嘴甜,也不知道他從哪里論的輩分,張嘴就喊馬建國叔。
馬建國聽了一皺眉:“誰是你叔,喊支書!”馬建國仿佛被踩了尾巴一般反應強烈,特別是當龍寶喊他叔的時候,他總覺得脊梁骨發涼。他知道龍寶和自己的閨女走得比和村里其他同齡的年輕后生都要近。就在昨天,馬妮還提到了好久沒見龍寶了,想去找龍寶玩。這當然被馬建國給強硬的拒絕了。
“馬支書,你來買東西啊?”龍寶心里罵娘,但臉上依然帶著笑的換了稱呼。
“買瓶就,再買幾個菜,閨女考上了大學,我先自己慶祝慶祝!”馬建國完,昂著頭目不斜視的就走到了賣鋪里邊了。
“喲,這不是馬支書嗎,哪陣風把你給吹來了!”田秀花在里邊聽見龍寶和馬建國不對調,就趕忙出來和稀泥。
“來瓶酒,再來幾個菜,聽清楚了,要好酒,要葷菜!”馬建國這話的時候,底氣特別的足,仿佛是在喊一般。
田秀花聽了一邊給馬建國拿東西,一邊問:“馬支書,你可太摳門了,你閨女考上了名牌大學,你可得擺流水席請客啊,哪能被窩里放屁——獨吞呢!”
“嘿嘿,那是自然,一會就發請帖,酒席正備著咧,后天就開席!”馬建國作為村支書,自然不會放過撈禮錢的好機會。
龍寶聽了心里暗罵馬建國黑心,正要抱著貝離去。猛然就聽見馬建國:“寶,你等等!”
“干啥?叔!不,馬支書!”
馬建國剛想發火,見龍寶倒也機靈,于是就沒發脾氣:“寶啊,你和馬妮也算是同學了,俺閨女也給你下了張貼,喏,給你!省得我往山上跑了!”馬建國從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張大紅請帖遞給了龍寶。龍寶翻開一看,只見上邊寫著自己的名字,字跡娟秀,正是馬妮的筆跡。
“看來這個丫頭倒也不是沒良心!”龍寶突然心頭升騰起一絲希望來,“也許將來能有機會日了馬妮,將來這個禿頭支書就不能喊叔了,得喊爹!”龍寶無限yy了半天,到最后撲哧一樂,竟然笑出聲來。
“這狗日的,一張請帖就高興傻了!”馬建國鄙視的撇了撇嘴。在龍王莊能讓他馬建國下帖請吃飯的人,除了自己的本家親戚,其余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所以龍寶能得到一張請帖,應該是他們龍老蔫家的祖墳冒青煙了。
眼見著田秀花把自己要的東西都準備齊了,馬建國掏出錢遞給了田秀花。當田秀花伸手去接的時候,馬建國偷偷的捏了下田秀花的手。田秀花不著痕跡的抽(.. )出了手。
等馬建國出了門,田秀花挺著兩坨大乃子低罵道:“家伙不管用,還老愛拈花惹草,不中用的老男人,有本事去弄馬妮她娘啊!媽了個逼的!”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