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12章 嬸子給你好看的

沒想到這傻啦吧唧的二蛋子能耐倒不,盡然能讓荷花足足叫到了二半夜。有心的村民算了下時間:“狗日的,足足三個多時啊!”這讓龍王莊的男人們為止汗顏,而那些總也得不到滿足的女人,則一個個揪住自己家男人的耳朵,沖著他們吼:“狗日的,看看人家傻二蛋子,足足折騰他媳婦到二半夜,再看看你,還沒弄上十來分鐘,就草草完事,你還不如個傻子咧!”
&n(.. )bsp; 龍寶在山上的果園里依然能聽到荷花的叫聲:“狗日的,白瞎荷花這個嬌滴滴的大姑娘了,這一頓叫,估計明天都不會下床走路了!”
第二天太陽出來老高了,龍寶還窩在床上睡覺。正在這個時候,將軍嗷嗷叫了起來。緊接著就傳來他干爹龍老蔫的罵聲:“你個狗眼珠子長到腚/眼的畜生,沒看得出來是老子嗎?叫,叫你媽的狗逼”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龍老蔫推門進來了。當他看到龍寶還窩在被窩里睡覺的時候,他的老臉一下拉長了許多:“狗日的,趁著外邊天好,趕緊去挖地溝,把果園子里的積水都給引出去,要不這果樹要落果咧!”
“干爹,你讓我再睡會中不!”龍寶不情愿的睜開眼。挖地溝這活可不是啥好活,累一身臭汗不,還得打幾個水泡。
“快點,快點,鐵锨都給你準備好了!”龍老蔫把鐵锨往旁邊一杵,轉身就出去了。
“干爹,你上午干啥咧,要不咱爺倆一塊挖地溝!”龍寶慌忙喊住了龍老蔫。
“我沒空,你娘讓我去趕集咧,今天務必把水溝給我挖好,要不然,晚上不給你送飯!”龍老蔫背著手,氣哼哼的走了。
“哎,真幾巴命苦,還不如人家二蛋子咧!別看人家二蛋子傻,可人家二蛋子昨夜洞房花燭可歡實著咧,趴在水靈靈的荷花身上折騰了大半夜,弄不好現在還抱著荷花那娘們睡覺呢!”龍寶沒辦法,在被窩里又瞇了一會,直到快晌午該吃飯了,龍寶這才拖拖沓沓的起了床。洗漱完畢,扛著鐵锨一出木屋,頭皮曬得生疼,這天氣哪能干活啊?龍寶拉著個臉,挖了幾下,就再干不下去了。在果園里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嘴里叼著一根茅草,瞧著二郎腿,又繼續翻看他的周易算經。
龍寶掐著指頭嘴里嘟嘟囔囔的算著今天自己的運勢。算了好大一會,龍寶一拍大腿,猛然坐了起來:“不對啊,這算經上得明白,今天老子命犯桃花,不該干這挖地溝的破活兒啊!”
龍寶還以為自己算錯了,于是又坐著仔細算了下,千真萬確,這算經上得明白:“自己今天命犯桃花,不該挖這破地溝。“既然算經上都了,那自己還干毛個勁啊,龍寶把鐵鍬隨手一丟,趿拉著鞋就折回木屋。往床上一躺,不到一根煙的功夫,龍寶就又酣然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龍寶突然被窗外一聲炸雷給驚醒了。這炸雷就仿佛在龍寶的頭頂響起一般,嚇得龍寶的汗毛根都炸了起來。扒著窗戶往外一看,只見天空變得黑壓壓的,遠處的閃電仿佛著了火的(h四處亂慘,黑壓壓慘淡的天氣仿佛被打翻的墨汁一般,迅速的染透整個天空。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涼入骨的卷子風,把那些烈日暴曬蔫巴巴的葉子給來回的翻卷著。天邊的烏云越聚越多,隨即瓢潑大雨陡然澆下。
“狗日的,還真靈,這有下雨了,還挖鳥地溝!”龍寶高興得在床上翻了幾個跟頭,隨即從床鋪底下摸出了田秀花送給他的十渠煙,熟練的點上,猛得抽了一大口,隨即濃烈的煙草煙霧順著鼻孔和嘴巴濃濃的噴出。
“地溝不用挖了倒是應驗,但是這算經上得老子今天命犯桃花這又從何起咧?”龍寶叼著煙卷,又掐指算了一遍:“今天自己確實應該命犯桃花!”
正在心里犯嘀咕的龍寶,突然聽見將軍激烈的叫聲,聽這聲音應該是陌生人,要不然將軍也不會跟打雞血一樣的狂叫。正當龍寶想扒著窗戶往外看看,到底是誰的時候。就聽見有女人尖叫聲:“寶啊,快點出來,把這畜生給弄走,它要咬我咧!”聽這聲音耳熟,龍寶下了床,戴上頂草帽就出去了。
“嬸子,你咋來了!”龍寶吃了一驚,只見田秀花穿著雨衣膠靴正躲在一棵果樹后邊,驚恐的尖叫著。而將軍則瞪著眼珠子,爪子在地下刨著坑,嘴里發出嗚嗚嗚的聲音。這是將軍要攻擊的信號,嚇得龍寶趕緊喝住了將軍。
“嚇死嬸子了,心肝都快跳出來了!”見大狼狗被趕走了,田秀花這才從樹后轉出來,拍著自己的心口,面色蒼白,看樣子嚇得不輕!隨著她的動作,龍寶就看見田秀花那沒扣扣子的雨衣里邊,那兩坨大乃子忽閃忽閃的蹦跳起來。
“嬸子想大侄子了,你不歡迎俺就走!”田秀花睜著好看的大眼睛瞟了下龍寶,隨即轉身就要走。
“嬸子,來了就別走了,俺可想死你了!”龍寶著話的功夫,就去拉田秀花的手。把田秀花的手抓在手里,龍寶仔細的端詳:“白白胖胖的手,一看就是沒干過粗糙的活兒,捏在手里軟乎乎的。”
“嬸子的手有啥好看得,沒見過女人的手啊!”田秀花被龍寶又看又捏的,弄得心兒跳成一團,她抽出手來,低著頭聲的,“快點回屋,嬸子給你看好看的!”
“老子的桃花運來了!”當龍寶看到田秀花如此表情的時候,龍寶他的那鳥兒頓時躁/熱難耐起來……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