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9章 大妹子,你別喊

新媳婦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哪里見過男人這樣的物件。特別是狗日的龍( .. 。)寶的那物件,更是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大上好幾號。新媳婦嚇得扯著嗓子就喊救命。這下可把龍寶給嚇得,身子一哆嗦,剛才還關上的水龍頭立刻剎不住車一般的往往外噴了。
“大妹子你別喊呀!”如果被這個娘皮這樣一喊,那就是黃泥巴掉褲/襠里了,不是屎也是屎了。顧不得手上沾染了腥/臊的液體,急忙捂住了新媳婦的嘴。新媳婦害怕得唔唔唔叫著,美麗的大眼睛淌出了淚水。
“大妹子,你別喊,俺就放開你!”龍寶的身子緊緊的貼著新媳婦的身子,由于是夏天,穿得衣衫單薄,所以龍寶能清晰的感覺到新媳婦身上的溫熱。
新媳婦聽龍寶這樣,自然是頻頻點頭。龍寶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松開了新媳婦。新媳婦連扭頭看龍寶的勇氣都沒有,踉踉蹌蹌的跑出了茅房。慌里慌張的回到自己的新房里邊。瞅著墻上貼著的大紅囍字,她心頭莫名生出來一種火熱的感覺,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那個地方已經黏黏的了。
“荷花,你咋了,臉咋這么紅?”陪伴新娘的一個娘家嬸子見荷花如此這般模樣,還以為新娘子身體有了不適。
“沒啥,嬸子,就是天有點熱,心頭跳得有點厲害!”荷花找了個借口,慌忙掩飾了過去。由于自己的衣服都被龍寶那腥/臊的東西給污濁了,所以荷花支走了娘家的嬸子,關上門,從自己陪嫁的箱子里,翻出另一套新衣服。正當她脫下衣服,露出那白得刺眼的肌膚的時候,就見二蛋子一頭闖了進來。
“你咋進來了,快點出去!”雖然知道來的人是自己的男人,但還沒圓房自然不能隨意給他看自己的身子。更何況荷花在娘家的時候就聽,自己的這個男人有點缺心眼,是個二傻子。
“嘿嘿,媳婦,你真好看!”二蛋子傻笑著,盯著荷花用雙手捂著自己的兩個大肉/團,嘴里的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媳婦,你的乃子真大,俺娘了,乃子大的女人能生胖子!”二蛋子著話就要上前去摸。嚇得荷花臉色都變了,她尖叫著往旁邊閃躲著。
“媳婦,你躲啥咧,你現在都是俺的人了,俺娘了,今天晚上咱們就要睡在一起咧!”二蛋子一愣,他不知道為啥自己的女人要躲著自己,自己的娘和沒這樣對待過他爹。每當他爹王富貴盯著他娘的大乃子看得時候,他娘總是爽快的把衣服往上一撩,隨即就把他爹摟在懷里,用那兩個大球一樣的乃子壓著他爹的臉。他爹也總是張開嘴,吃他娘的乃子。而在這個時候,他娘總是長著嘴發出動聽的聲音:“他爹,他爹,再咬得狠點!再咬!舒服!舒服死咧!”
二蛋子每當聽到他娘的這種聲音的時候,總是覺得心頭突突的跳個不停,(.. )就連那放水的玩意也變得大了一些。
“二蛋子,二蛋子!”屋外傳來他娘田秀花的叫喊聲。二蛋子急忙應了一聲,就往外走。當他拉門快要出去的時候,他回頭沖著荷花傻笑道:“媳婦,今天晚上俺娘了,俺要壓著你睡!”
“咣當!”門關上了!荷花呆坐在床上,委屈的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淌。“自己咋就這么命苦,白瞎了自己長得這么俊,白瞎了自己這里長這么大!”荷花突然松開護在上身的胳膊,任由那一對大乃挺在空氣中。她恨,她恨她爹為啥要將自己嫁給一個這樣的傻男人。荷花突然發瘋一般抓著自己的兩只大乃子,用力的抓。白如蔥白的肌膚上立刻出現了淤青還有駭人的血印子
龍寶也受了不的驚嚇。等新娘子跑出去好大一會了,他這才敢轉動著眼珠出了茅房。剛出茅房,就看碰到了二蛋子。由于自己剛才對他媳婦做了那種事情,龍寶自然是心虛得厲害。
“二蛋子好福氣啊,能娶這樣一個俊俏的媳婦!”龍寶強擠出一絲笑,抱拳恭喜。
“嘿嘿,寶哥,一開始俺娘給俺俺媳婦是個大美人,俺還不相信,今天一見,俺可是相信了!”二蛋子仿佛找到了知音,扯著龍寶的胳膊炫耀起來。“寶哥,你不知道,俺媳婦的那乃子有多大,能有這么大!”二蛋子撓著腦袋想了一會,但始終形容不出來,于是他索性用手比劃了出來。
“狗日的,這是乃子嗎?這是籃球!”龍寶一見二蛋子這個架勢,不由得樂出聲來,“這個娘皮的乃子雖然沒有這么夸張,但確實是大得驚人!”想起剛才自己觸摸新娘子那里的溫熱,龍寶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慢慢的開始躁動了。晚上就該鬧洞房了,也許還能趁著機會再真實的體驗下那妙物的妙處。龍寶突然期待著天黑,期待著折騰得再出格都不算出格的鬧洞房的到來……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