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8章 新娘子的一撮黑

龍寶感覺到田秀花的手摸著,酥酥麻麻的,仿佛吃了薄荷糖一般,從喉嚨眼里涼到心里邊。龍寶看著眼前這個徐娘不老,風韻猶存的女人,恨不得眼下就把她給壓在身下,好給自己的大鳥開開光。但眼下人來人往的,諸多不便,龍寶只得暫時按壓下心頭的那團火。
“好人啊,弄得嬸子心頭直癢癢!”田秀花感覺自己的身子仿佛一塊冰遇到了火一般的,馬上就要融化了。可眼下的這個時機確實不行,田秀花悄悄的對龍寶:“寶呀,等著嬸子,嬸子明天就去果園子里找你!”
著話的功夫,兩人已經來到了院里。此刻馬上要舉辦典禮了。等典禮過后,就是開席了。龍寶撇開還依依不舍的田秀花,獨自找一個地勢高的位置看著。他想看看,二蛋子娶的這個柳家的閨女到底有多俊俏。
龍王莊的規矩和別處的規矩一樣。都是花轎到家后,新娘先不下轎。兩個壯伙各自提溜著兩掛一萬頭的鞭炮正反方向圍繞著花轎跑,邊跑嘴里還吆喝著:“紅紅火火,趨吉避兇!”這稱做為“燎轎”!
“燎轎”龍寶沒趕上,此刻新娘子正在新房里休息。就等著中午十二點吉時已到就開始典禮呢。
正在這個時候,就見執事扯著嗓子喊:“典禮開始了!”緊接著就看到二蛋子穿著一身嶄新的西裝,打著領帶傻笑著出來了。要不是這個家伙笑得有點傻,還真有點人模狗樣的!他手里牽著一條紅絲綢聯著的大紅繡球,新娘扯著另一端。由于現如今龍王莊也是新事新辦,所以新娘已經不再戴著紅蓋頭拜天地了。再加上龍寶站得高,自然是看得很真切。
“乖乖,這個娘們可真夠水靈的!”龍寶只看了一眼,就覺得嗓子冒煙,心兒直蹦。特別是這個娘們的那兩坨鼓漲的大包,就仿佛兩座山一般,勾引得龍寶直想用手去抓。
拜天地,入洞房,一切都是按照龍王莊的規矩來。接下來就是開席了。等席面上來后一看,著實的豐盛,這在龍王莊絕對是蝎子拉屎——獨一份,可見狗日的王富貴真舍了本錢了。
龍寶平日里不喝酒,可今天偏巧和村里幾個同齡的后生坐在一起。龍寶和他們都是初中同學,架不住這些同學的勸酒,所以龍寶破例了。由于天氣熱,所以喝的是啤酒。幾瓶啤酒下肚,龍寶除了感覺頭稍微有點暈外,一切都正常。但就是感覺有點憋得慌。于是他向同學告了個罪,就直奔茅房了。
狗日的王富貴家的茅房蓋得真講究,盡管男女茅房也蓋在一起,并沒有分男女,但他家的茅房是用水泥給整體硬化了。用水泥硬化茅房,這在龍王莊是很少見的。龍王莊的茅房大多都是土剁成的,要么就是用柴禾樹枝圍擋而成。(.. )龍王莊村民無論是誰上茅房的時候,都要先在茅房外邊咳嗽一聲,如果有人在茅房里邊,同樣會咳嗽一聲告訴有人。如果遇到實在情急的情況,而茅房里也恰巧有人的話。外邊的人就會夾著雙腿往野地里竄。廣闊的田野,到處都是入廁的好地方。
龍寶晃晃悠悠著來到了茅房旁,照例先咳嗽了一聲。側耳聽了聽,里邊沒人回應。龍寶此刻已經憋得受不了了,他一邊往下擼褲子,一邊掏出來,邊走邊開始噓噓。
“啊,你干啥?”一聲驚恐的女人叫聲,讓龍寶正放水的水龍頭硬生生的給關上了。低頭一看,只見茅房里蹲著一個穿紅衣紅裙的女人,頭上還戴著一朵大紅花。這個女人正蹲在那里噓噓。沒曾想龍寶這一放水,正好澆到這個女人的頭上,還弄濕了她的衣服。
“狗日的,這不是二蛋子剛娶的新媳婦嗎?”龍寶嚇傻了,他呆呆的看著新娘子匆匆起身往上提褲子。在提褲子的時候,他清晰的看到新娘子白/嫩的腹處的一撮黑……
“你個流氓,你快點閉上眼睛!要不我喊人了!”新娘子明顯歲數不大,缺乏處世經驗。此刻被一個年輕的男人這樣盯著自己看,她(h更新最快)哪里能不慌亂?她的手腳都在顫抖,她生怕被人撞見。這要是撞見了,那就是逼自己去死啊。她此刻顧不得頭上身上龍寶排泄出來的那味道濃烈的東西,她想趕緊提褲子離開這個地方。但她越是慌亂,就越是提不上褲子。龍寶的眼睛又控制不住的往那處看,他還看到那一團黑的下邊有一條粉/縫。當龍寶看到這妙物的時候,他那還拿在玩意頓時撲棱棱的挺了起來,仿佛一條毒蛇,猩紅的昂著頭,沖著這個俊俏的新媳婦…….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