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春事》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鄉村春事 >

第5章 大軟還有彈性

今天注定是個熱鬧的日子,這不,天還沒有亮,村東頭村長王富貴家里就架上了電喇叭,狗日的電喇叭功率也太強了,這喇叭一開,震得整個龍王莊都一個勁的哆嗦。嗚哩哇啦的河南豫劇《抬花轎》,讓整個龍王莊都充滿了喜慶。
“媽媽的,鬼嚎個屁啊!害得老子覺都睡不成!”攪了龍寶的好覺,龍寶自然罵罵咧咧。正在這個時候,村西頭龍天林家的電喇叭也響了。看樣子,這是龍天林和村長王富貴在較勁呢,龍天林家用的電喇叭功率更大,這聲音一出來,立即蓋住了王富貴家的電喇叭,只不過里邊播放的是凄凄怨怨的哀樂,讓人聽了骨頭縫里透著不舒服。
“狗日的,龍天林你個王八蛋,敢給老子上眼藥,老子等著你咧!”村長王富貴在家里跳著腳罵上了。
龍王莊的村民不管誰見了王富貴都是畢恭畢敬,點頭哈腰的,唯有龍天林除外。龍天林有錢,結交了鄉里、縣里甚至市里的不少頭頭腦腦,至于王富貴這個村支書,他是自然不放在眼里。
“他爹啊,你動那么大的肝火干啥?今天可是咱兒的好日子!”田秀花一大早就描了眉畫了眼,她還穿上了一件大紅的旗袍。旗袍開叉很高,露出了肥腴雪白的大/腿;旗袍收身效果很好,越發襯托得田秀花胸前的那兩顆肉/球的巨大高挺。特別是她走起路來,磨盤大的屁/股一扭一扭的,別提多風臊無限了,撩男人眼球了。
王富貴看得火熱,由于此刻院里來幫忙的人還沒到,所以王富貴大膽的把田秀花給摟在懷里,撅著臭烘烘的嘴就去親田秀花的嘴。這一頓亂啃,把田秀花給啃得氣喘吁吁的。田秀花用手一撈王富貴的褲/襠,發現那里早就鼓起一個包。“他爹,快點跟俺回屋去!”田秀花完,沖著王富貴拋了個媚眼就扭著屁/股回屋了。
王富貴嘿嘿笑著跟進了屋,門也沒顧得上關,就把田秀花給按倒在床上。“別慌,別慌,壓皺衣服了!“田秀花生怕衣服給壓皺了,急忙起身要脫衣服。哪知道猴急的王富貴等不及了,直接把田秀花的旗袍給卷到腰上,隨即扒下她的大褲/衩子就把他的那玩意給強塞了進去。
“你個狗日的,猴急得和個毛頭子一樣!”田秀花沒辦法,只得雙手撐在床上,母狗一般的撅著,搖擺著身子。起初很干沒有水,有點疼。田秀花皺著眉頭,聲的哼唧。
塞進去弄了幾下,田秀花剛有點感覺,就聽見身后的王富貴悶哼一聲,隨即田秀花就感覺身體里一空。扭頭一看,就見王富貴已經開始提褲子了。
“完事了?”田秀花不甘心得用手一摸自己家男人的那玩意,軟綿綿的仿佛一條冬眠的蚯蚓軟弱無力的耷拉在那里。
“快點忙著張羅吧,一會幫忙的就來了!別誤了正事!”王富貴自然知道自己那方面一直不行,從來就沒有滿足過自己的老婆。最近,他更覺得自己那東西不管用了,以前還能折騰七八分鐘,現在三四分鐘就繳槍了!王富貴老臉一紅,胡亂找了個借口,搪塞幾句,就轉身出門了。
“老娘的身子仿佛下了火,難受得要死!狗日的,非逼老娘去找野漢子啊!”田秀花咬著嘴唇,心里暗自打定了主意。她想起了和龍寶的約定,明天,就是明天。
“兔崽子,你可別讓嬸子失望啊!”田秀花用力的在自己的褲/襠里掏了兩把,然后匆匆的穿好衣服。
田秀花感覺心里很憋屈,她想出來透透氣。哪知道她剛晃悠到大門處,就看到龍寶抱著膀子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
“兔崽子,你咋來這么早?”田秀花看到龍寶后,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來,“這來幫忙的人中你可是第一個來的!”她咯咯笑著道。
“啥咧,嬸子?我可不是來給你們幫忙的,我是你們的貴客!”龍寶見田秀花把他當成來幫忙的雜差(百度搜索 本書名 + h )了,不由得拉下臉,不高興的揚了揚手中的大紅喜帖。
“喲,還真是!瞧我這記性!你和二蛋子打就是同學!理應給你下喜帖!”田秀花臉一紅,她慌忙改了口,“寶,趕緊進屋玩,進屋玩,二蛋子還沒起床咧!”
“不去了,我還有事!”龍寶瞅了瞅四周無人,于是就大著膽子往田秀花的屁/股上摸去。
“兔崽子,你好狗膽!讓你富貴叔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田秀花感覺龍寶的手在自己身上亂摸,嚇得心肝差點蹦跳出來。但這種感覺,卻給了她超級的刺激。田秀花覺得自己快要死了,要不是今天是自己傻兒子的大婚,她真就立刻拽著龍寶找個地方去弄事。
“啥事啊?”感覺龍寶摸了兩下,就放手了,田秀花這才長出了口氣。她有點慶幸,但同時也有點失落。
“狗日的龍天林的老太爺死了,讓我爹穿孝守靈不,還非得拉上老子我去干雜差,媽媽的!”龍寶憤憤的道。
“你們雖然也姓龍,但早都出五服了,和他龍天林沒半毛錢的(一秒記住 .. )關系,這狗日的龍天林!真是個不懂事理的畜生!”自己家的喜事撞上龍天林家的白事,再加上龍天林家的電喇叭又蓋住了自己家的電喇叭,這讓田秀花也是憤憤不平!
“算了,算了,不了,我先去龍天林家點個卯再,省得他三道四的!”龍寶趁機又使勁的捏了捏田秀花的兩個大肉/球。肉/球不但大,還軟,更有一種驚人的彈性……亅亅亅亅亅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