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戀上我》

94 大鬧訂婚典禮!

高潮后,我將萬千子孫一股腦的射進了蕭雨涵的體內。

蕭雨涵嚶嚀一聲,渾身嬌軟的趴在我的身上,香汗淋漓,她雖然是第一次,但是卻十分狂野,她咬著嘴唇看著我,說:我終于把自己交給你了。

說完沒心沒肺的笑上了,哪笑聲十分凄涼。

這就是大家族子弟的命運,表面冠冕堂皇,錦衣玉食的,實則連自己終身伴侶都不能掌控。

可悲,可哀!

看著蕭雨涵那沒心沒肺的笑,我心上仿若刀割,我抱著她,說:我不會讓你嫁給薛子楓的!

蕭雨涵冷笑著說:這不是你能阻止得了的,大家族里面的黑暗你根本不明白,豪門深似海,個人的力量太渺小了,司徒家想要更進一步,就必須跟其他大家族搭上關系,而搭關系的最好辦法就是聯姻。

蕭雨涵嘆了一聲:薛家可以說是全國幾大家族之一,在軍政界地位超然,要是能跟薛家聯姻,司徒家的地位無疑又能上升幾分,所以,為了整個家族的利益,我不得不跟薛子楓訂婚。

所以,趙毅,不能為了我做傻事,你一個人根本無法改變現狀,你要好好的。蕭雨涵很平靜的對我說,:你不需要對我有任何愧疚,事實就是這樣,隨遇而安吧,我把自己給了你,就算紀念我的初戀吧。蕭雨涵呵呵一笑,笑聲是那么的嘲諷。

聽著蕭雨涵的話,我沉默了,那一刻,我對力量更加渴望了,我在想,如果我擁有如戰神一般的實力,蕭雨涵會不會就不用跟薛子楓訂婚了?

蒼虎,一個亞洲傭兵大賽只能排進前三十的傭兵,都能建立起如野虎幫這樣的超級黑幫,那要是戰神,豈不是能統一全國黑道了。

那天,我一直跟蕭雨涵待在賓館,她說她只想靜靜地躺在我的懷里。我也沒對她做其他的事情,我倆就那么赤身裸體的睡在一起。

將近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我緩緩醒來,依然在哪張奢華柔軟的大床上,可是懷中的蕭雨涵卻不見了。

床頭有一張紙,紙上面是幾行娟秀的小字,是蕭雨涵留給我的,上面寫的:

趙毅,我走了,呵呵,你不必去找我,我們的緣分或許到此就結束了,我把自己的貞潔給了你,算是祭奠我們從未開始的愛請吧。

那個鴛鴦項鏈我留著,那是你唯一送給我的禮物,所以我會好好保管的。

嗯,就這樣吧,再見。

蕭雨涵留。

我看著信紙,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把那信紙疊好,放進口袋里。

退了奢華的總統套房后,我并沒有回家,而是去找判官。

到了出租房,發現判官跟血屠都不在,我沒意思,就打沙袋,一拳一拳的打,每一拳都是十分力,每一拳都是盡力而為。

沙袋很沉,我全力擊打之下,它也只是輕微晃動。

打了數十拳后,我便沒力氣在去全力擊打了。

此時的我,已經大汗淋漓了,這時,判官跟血屠回來了,看見我在打沙包,倆人相視一笑,判官問:這是受什么挫折了,拿沙袋出氣!

我擦了擦汗,說:我喜歡的人要跟別人訂婚了。說著,我又重重一拳砸在沙袋上。

血屠嘿嘿一笑,走到我旁邊,毫無征兆的驟然出拳,一記重拳砸在了沙袋上頓時,發出一聲悶響,沙袋直接被打爆了,里面的沙子嘩的一聲灑落一地。

我瞪大了雙眼,尼瑪,一拳把這么沉的沙袋直接打爆了,那他這一記重拳得有多少公斤?我估計,血屠這一拳要是打普通人的話,都能把人打死,即使不死,也是終身殘疾。

血屠直接無視我震驚的目光,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看到沒有,男人,就要橫掃面前一切的障礙,既然你喜歡她,那就去把她追回來,不要顧忌后果,我跟判官給你撐腰,在這東海的一畝三分地,能留下我血屠的,還沒生出來呢,放心大膽的干,天塌下來,老子給你撐著!

我來這里,就是想得到判官血屠的庇佑,目的達到了,我松了一口氣。

這時判官說話了,:血屠,你太縱容他了,男人,掃平面前的障礙沒錯,不過借助他人的力量去掃平,那就大錯特錯的,趙毅,不是我不幫你,而是,我們要是一直幫助你的話,你就不會有變強的機會,凡事不要依賴別人,要靠自己,這世上,任何人都可能背叛你,你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判官的話,無疑是給我潑了一盆冷水,他跟血屠要是不幫我的話,那我想要在訂婚典禮上搶回蕭雨涵的可能就不大了。

我我不知道該說什么,我想乞求判官幫我,可是我卻沒能說出口。

后來,我從出租房離開了,出來后,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或許真的隨遇而安?可是,難道真的眼睜睜看著蕭雨涵嫁給薛子楓?

我很煩躁,雙手抓著頭發在街角啊啊啊啊的大喊,釋放心中的不滿跟壓抑。

判官,你是有點過了,咱們真不去幫他?我走后,血屠問道。

判官頓了頓,說:讓他受一點挫折我有好處,這小子絕對不會放棄的,明天的訂婚典禮,咱們還是得去,不過沒有必要,咱們不要插手。

血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薛家,呵呵,有意思,當年咱們小隊,集體被開除軍籍,老大還險些上了軍事法庭,原因就是完成任務時沖撞了一位大人物,這個大人物,好像也是薛家的人!判官呵呵冷笑的說道,語氣中說不出的寒冷陰森。

顯然,判官動真怒了。

..........

夜晚,蕭雨涵家里。

雨涵,這一天你跑去哪里啦?!蕭雨涵她爸司徒國看著蕭雨涵問道。

蕭雨涵根本沒有理會司徒國的問話,像沒事人似的看著電視,不過卻顯得心不在焉。

唉,我知道你心里在恨爸爸,可是聯姻這種人是家族定下的,不是爸爸一個人能左右的。司徒國苦口婆心的勸道:其實薛子楓這孩子還是不錯的,至少在上流圈子也是數一數二的,對你又癡心,跟他訂婚,總比跟那些根本不認識的花花公子訂婚強。

蕭雨涵有些不耐煩,也不理會司徒國,起身就進了房間,然后把房間重重關上。

司徒國苦笑不迭,這時蕭雨涵的后媽就走了過來,問:雨涵還是反對啊?明天可就是訂婚典禮了,可別鬧出什么事來,我看雨涵之所以反對,成是因為那個叫趙毅的小子。

趙毅?那個趙毅?司徒國皺眉問道。

就是上次在醫院的那個小子啊,聽說這小子跟東海市市長的女兒還有一腿。蕭雨涵后媽說道。

趙毅,呵呵,我去找他談談,現在的年輕人,要的無疑事金錢美色,扔給他點錢,讓他遠離雨涵。司徒國說道,眼神中透漏出不屑跟厭惡。

.................... ....................................................................... .............................................

這章碼的很費力,幾乎是平常碼兩章的時間。

接下來幾章都是在高潮上,大家別讓我萎了,求點打賞行不?

同時感謝,發現蕭雨涵她媽B的這位書友:i。

上一篇:93 蕭雨涵一血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