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戀上我》

17 蘇霏在網吧看黃片被我發現了!

我怔了征,尼瑪叫我出去肯定不會是好事,說不定還會揍我一頓,不過食雜店這么多人看著呢,我總不能太慫吧,于是我壯著膽子往外走。

我出來就相當于應戰了,食雜店里面的人都出來看熱鬧了,這一有人圍觀了,聚集的人就越來越多了。

棕毛痞子從兜里拿出一盒煙,點著之后叼在嘴里,然后看著我問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說我叫趙毅。..棕毛痞子故意為難我,說你說你叫什么?大點聲,我沒聽到。我稍微加大點了聲音,說我叫趙毅。他啊了一聲,然后把只抽了一半的煙往我身上扔,指著我囂張的說:你叫趙毅裝你馬勒戈壁啊,老子還特么叫李毅呢!

棕毛痞子這一舉動比直接動手還讓人下不來臺,我攥緊拳頭,說實話這個棕毛痞子我根本就沒放在眼里,戰斗力-的渣渣,我一個可以打三個,可是這個棕毛痞子肯定是有備而來的,不可能一個人跑我們學校裝逼,果然從學校對面五金商店出來十幾個混混,人手一根棍子,還有倆人手里拿著沒開刃的砍刀,這陣仗絕對可以把普通初中生嚇尿。可是我卻不怎么害怕,因為我看到學校對面停著十幾輛出租車。從車上下來的人都是那天冷青山找來的司機的哥,話嘮哥屠剛也在其中,而為首的卻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女人。

這群司機的哥組成的隊伍浩浩蕩蕩的向我這走來,屠剛還對我眨眨眼睛,同時還揮舞了一下手里的空心鋼管。

我面露喜色,冷眼看向棕毛痞子,心里暗笑,讓你裝逼,這回不打死你!

棕毛痞子還不知道怎么回事,指著我還再罵,這時屠剛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肩膀,叫了聲兄弟,他下意識的回過頭去,迎接他的是狠狠地一鋼管,直接把他砸懵逼了。

這一鋼管下去直接把棕毛痞子打懵了,屠剛一腳踹開棕毛痞子,罵了句傻逼,然后笑著向我走來。

我說你們怎么來了?屠剛哈哈笑著給我指了指那個二十多歲的女人,說她讓我們來的。我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個女人,長得挺好看的,不過給人一種冷傲冰山,生人勿進的感覺。

我問屠剛說這女的誰啊?屠剛笑著打了我一下說不該問的別問啊,然后往那女人哪走去,這時杜雅跑出來對著那個冷傲女人喊了聲姐,然后笑著跑了過去。

我一愣,尼瑪這個冷傲冰山的女人竟然是杜雅她姐?

這時周研也從食雜店出來了,不過樣子很狼狽,那模樣怎么說呢就像剛被強奸完似的。而這時那群混混跟冷青山這群司機的哥也開干了,沒過一會這群混混就打的四下逃躥了,有個拿砍刀的混混被屠剛跟另外兩個的哥圍攻,被敲了十幾鋼管,把這貨打的滿頭大包。

又過了一會這群混混已經被打的潰不成軍了,不知是誰喊了聲撤,這群混混就全跑了。

我心情愉悅的走向杜雅那邊,而冷青山正跟冷艷女子商量什么,我隱約聽見什么麻煩,青年幫之類的詞匯,后來他們直接就撤了,鬧得我一頭霧水。我問杜雅怎么回事?她說她也不知道,后來我倆就去學校取畢業證了,在班里跟幾個交好的朋友一陣寒暄,順便把上次聚會借的二百塊錢還了。

后來沒事了我就跟杜雅離開學校了,不過讓我疑惑的是郭冬今天竟然沒來。

我本來是想跟杜雅找個小旅店啪啪啪一下,不過杜雅她媽臨時給她打電話,讓她趕緊回家,去她姥家。對此杜雅也是對我一笑,說少年,這不賴我了,嘿嘿,別氣餒,來日方長,總有機會的。然后親了我一口就打車回家了。

杜雅這么一走,就剩我一個人了,我想閑著也是閑著,就去學校附近的步行街去溜達,也正是如此碰見了一個女同學。

蘇霏。

蘇霏就是杜雅的閨蜜,性格活潑開朗的,臉蛋也長得十分俊俏,在班里也受挺多人喜歡的,她看見我叫了聲趙毅,然后就朝我走過來了。她說真巧啊,我說是啊,你在這干嘛呢?她說我溜達溜達,你呢?我說我也閑著沒事溜達溜達,她說哦,說杜雅咋沒跟你在一塊呢?我苦笑,說杜雅剛才被她媽叫走了,所以就剩我一個咯。

她掩嘴輕笑,我說你笑啥,她說沒啥。她笑了笑,然后問我午飯了嗎?我說沒呢,正準備吃呢,她說我也沒吃呢,咱倆一塊吧。對于美女的邀請,我當然不能拒絕,我說行啊,然后蘇霏說這附近有家小飯館,菜特別好吃,然后我倆就去了那家小飯館。

到了蘇霏所說的哪家飯館,果然是夠紅火,小店里坐滿了客人,我一看根本沒地方啊,我對身邊的蘇霏說這里人太多了吧,要不換個地方吃吧?

蘇霏嘟嘟嘴蹙蹙眉,樣子十分可愛,她說不行,今天就在這吃,然后拉著我就往飯館里走。

我無奈的被蘇霏拽著進了飯館,到了飯館里面恰好有幾個客人吃完空出一張桌子,蘇霏眼疾手快,速度拉著我坐到了那里,同時臉上帶著炫耀的樣子對我說,怎么樣,本小姐搶到位置了吧,你請客哈。我笑了笑,說我請就我請唄,有啥大不了的。蘇霏嫣然一笑,正要點菜的時候一個光頭走了過來,指著桌子對蘇霏說,哪來的黃毛丫頭,不知道這是老子的位置啊。說著瞪了瞪眼。

蘇霏說你誰啊,張口老子閉口老子的,說話干凈點,還有,這是我先搶到的位置,自然是我的位置,何來你的位置之說?簡直是胡攪蠻纏蠻不講理,大叔,下次出來嚇人的時候洗洗臉,瞪什么眼睛啊,還有眼屎呢,真是影響胃口。

蘇霏口齒伶俐,說話一套一套的,光頭漢子如何能說的過她,氣的滿臉通紅,馬上就要暴走了,光頭指著蘇霏,說你個丫頭片子,看老子不弄死你!說著就要動手。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了,繞到光頭身后,一腳蹬在他屁股上,直接給他摔了個狗吃屎,然后我就拉著蘇霏跑出了飯館,一邊跑蘇霏還一邊笑,說真好玩,真刺激。

我白了她一眼,還真是個惹禍精,這可到好,飯沒吃到還差點被人揍,蘇霏看了看我嘻笑著說,沒事啦,大不了我請你吃頓大餐。我說啥大餐啊,蘇霏拍了拍胸脯,氣宇軒昂的說:菜一湯,麻辣燙。

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靠!

蘇霏并沒有請我吃麻辣燙,她說畢竟都畢業了,總要吃頓好的吧,于是乎,她請我吃了一碗砂鍋米線

吃過飯之后,蘇霏問我下午干嘛去?我說沒事干啊,杜雅去她姥家了,我除了回家就是去網吧。蘇霏聽了有點高興,說你去網吧啊?能不能帶上我啊,我從來沒去過網吧。我看了看蘇霏,她一臉期望的樣子真不忍心拒絕,于是我跟她約法三章才同意帶她去的,這個約法三章嘛,就是不準惹事,不準惹事,不準惹事!

蘇霏同意了我的約法三章,我才帶她去了我經常會去的網吧,現在是下午,網吧的人不算太多,占座率只有%左右,我進去之后網管跟我打了聲招呼,經常來著,所以跟網管也很熟,他看我還帶著蘇霏對我擠了擠眼睛,說這你對象啊?我尷尬一笑,說不是。網管露出一副我懂的樣子,然后猥瑣的笑了,我沒空跟他浪費時間,讓他開了兩臺機子之后就去玩了。

坐在機子前我先登上了QQ,看了看有沒有留言,然后發現杜雅給我發了條哭泣的表情,時間是一點多的時候,那時候我剛跟蘇霏吃完飯。我立馬回復,說怎么了?杜雅是用手機上的,很快就回復了,說她姥有病了,能不能挺過今年都是個問題。我安慰她說人總有一死,生老病死非人所能左右的。杜雅說她她也清楚,不過傷心嘛。我勸了她兩句,而這時旁邊的機子卻傳出一陣誘惑的呻吟聲,估計是放大片呢,可是轉念一想,我旁邊的不是蘇霏嗎?難道她在看那種片子???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