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村長的后院 >

第569章 鞭笞辦事

nbsp;   馮剛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了出來,猛然間看到楊玉站在門外,滿面淚痕地望著自己,他的腳步微微一窒。

    “馮剛哥,”

    楊玉咬著嘴唇哀泣地說道,“我妈妈怎么樣?”

    馮剛嘆息一聲:“一切聽天由命吧!”

    “她答應去治療嗎?”

    馮剛搖了搖頭:“她還是不愿意。”

    “啊?”

    楊玉檀口微張,怔怔半晌說不出話來。

    馮剛面沉如水,不發一語的走了出去,離開了楊玉的家門。[]   村長的后院569

    馮剛的心情猶其的復雜,想著陳芹淚流滿面的給自己說的那些話,想著她那越發枯瘦的模樣,想到她淚流滿面傷心的樣子……

    “芹嬸,你要怪我無情,你就去怪吧,無論怎么樣,我都不會再和楊玉合好的。”

    馮剛暗暗地道。

    “馮剛!”

    猛然間,身后傳來一個叫喚聲。

    扭頭一看,竟然是三叔公。

    “三叔公,有什么事嗎?”

    馮剛扭過頭,奇怪地看著他道。

    三叔公先走了過來,給他遞了香煙,然后道:“剛子,聽說昨天晚上是你救了我們家若蘭?”

    馮剛頷首道:“昨天晚上只是湊巧經過!現在事情怎么樣?”

    三叔公罵道:“趙懷東那個王八蛋肯定得判刑,我們家若蘭已經醒了,回家里去了。剛子,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湊巧從那里經過,我那寶貝外孫女兒就被那個畜生給禍害了,王八蛋東西,真不是人!我怎么就選了這么個女婿呢!我真是瞎了狗眼啊我!”

    三叔公懊惱之極。

    馮剛安慰道:“三叔公,知人知面難知心,這人嘛,本來就不是那么容易看清楚!”

    “是啊。”

    三叔公深為認同,“我活了一大把年紀,這是我做的最錯的一件事情,幸好沒有造成大錯,否則的話我就是进棺材也不會瞑目的!”[]   村長的后院569

    馮剛哈哈笑道:“三叔公,你說的太嚴重了,沒那么嚴重。”

    “唉,真是把我給氣死了!”

    三叔公罵道,“回頭再請你到家里吃飯啊,這份大恩,無論如何,我也要若蘭當著你的面來敬你兩杯,好好的感謝感謝你!”

    三叔公還不忘蹉合馮剛和自己的外孫女兒。

    馮剛眉頭微皺:“再說吧!”

    三叔公回過頭看了一眼小賣鋪:“現在陳芹怎么樣?”

    因為陳芹得了腦癌晚期,在紫荊村里不少人的同情,為她深深的感到可惜,每天關注她們家的人不在少數。

    “情況很不妙,也只能數日子的。”

    三叔公嘆息一聲:“你說以前楊柱這一家,在我們村里也算是風光的吧,不說條件最好么,但是也算是中等偏上的,結果這一鬧,好端端的一個家,變成了這個模樣。所以我說啊,人呢,賺再多的錢也沒用,主要的還是要一家人都好,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你說是吧?”

    馮剛點了點頭。

    三叔公道:“剛子,我知道你現在混的不錯,錢也賺了不少,每天就你這收割機也能賺不少錢,所以啊,你還是要多注意一下身体,煙啊酒啊,能喝能抽,但是還是少喝少抽點兒,多了傷身!”

    馮剛點頭道:“多謝三叔公的提醒!”

    “好了,我過去看看黑寡婦,她也病了,到現在還沒有好呢。”

    馮剛點點頭,轉身也離開了。

    剛回到家里,拿出紙筆,開始著手設計打蠟廠的圖紙,由于陳芹的事情,馮剛心神不寧,畫了幾下,也不怎么滿意,正心煩意亂間,手機鈴聲突然響了,摸起一看,竟然是杜楚平打過來的。

    “杜鎮長,您好。”

    馮剛輕聲慰問道。

    電話那邊傳來杜楚平爽朗的笑聲:“馮剛,割谷機用的怎么樣?”

    “暫時還沒有發現問題,感覺挺好的。”

    “有事情做吧?”

    “有。”

    “哦,那不錯,現在我們全鎮里車子能夠過去的村子里面的谷全部留著你們幾部收割機去割,所以你們的进度要加快一些,千萬不要讓別人等候太久了。”

    馮剛道:“鎮長,其實只要機器到了田里,收割起來還是蠻容易的,現在很多時間都浪費在機器到田里去啊,這里一個坎,那里一個坡,沒坎沒坡的又有一條溝渠,很影響收割的进度。”

    杜楚平把手機換了一個手,右手抓住簽字筆飛快的把馮剛提的意見記錄下來,道:“這事情我曉得,回頭我們還要開會決定,我打算把農田进行一個大改造。”

    馮剛又道:“杜鎮長,上次跟你說的那個修公路的事情,上面商量的怎么樣?”

    杜楚平道:“這事兒我正要跟你說呢。我已經按著你的意思提出去了,我也拿到縣里,特別去找了馬曉然馬副縣長,馬副縣長在考慮再三之后,覺得這條路并沒有太大的經濟使用價值,受益的村莊并不多,加上現在縣財政的錢比較紧張,暫時不會考慮修這條路的事情。”

    馮剛早就沒抱太大的希望,畢竟沿著這條路走的人并不多,就算鎮里或者縣里要修路,也要選那咱受益群眾比較多的路來修,這路,他們不答應修也是情理之中。

    “哪明年一下雨,我的打蠟廠豈不是完蛋了?”

    馮剛依然苦著個臉說道。

    杜楚平道:“這事兒你先別著急,你得先把打蠟廠建起來,你得把紫荊村以及周邊村子的經濟發展起來,到時候讓市里縣里的領導覺得這條路有必要修建,那時候你還怕沒人給你把路修好嗎?現在你打蠟廠的事情弄的怎么樣?”

    馮剛道:“我已經在著手準備了,我得選一塊風水寶地。”

    杜楚平道:“那行,這事兒不要拖太久,我已經給上面說了這事兒,不要等哪天他們過來考察的時候,還什么都沒有。”

    馮剛連說明白。

    杜楚平再問了一下他的事情,便掛了電話。

    不管怎么說,杜楚平就只有一個目的,你得把紫荊村的經濟給我盡快的發展起來!

    馮剛明白,下一屆鎮長的大選就要來臨了。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电子游戏赢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