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的后院》

當前位置:鄉村春事 > 村長的后院 >

242.村頭激戰-

nbsp;   李青川語氣冰冷,毫不客氣,絲毫沒有給李三德半點兒面子。

    陳三德的惡名幾乎傳遍了整個東慶鎮,不過別人怕他陳三德,我李青川可不怕,他不就是有個牛逼的叔叔做副鎮長嘛,還跟黑社會有一定的接觸嗎?我李青川何曾怕過什么人?

    以前陳三德沒有招惹到他紫荊村來,李青川倒也懶得理會,如今這家伙都帶人沖进紫荊村里來了,于公于私,他都不會讓陳三德就這樣罷休。

    陳三德沒有料到李青川竟然這么過硬,我橫行霸道這么多年,哪個村長村委書記看到老子不都是恭恭敬敬的遞煙陪笑,想不到竟然還有不怕的死竟想著跟自已硬碰硬?

    遭到馮剛的冷漠對抗就已經讓陳三德大為惱火,此時見李青川竟然跟自己對著干,更是讓他怒火中燒,怒不可遏,哼了一聲,道:“他奶奶的,你們紫荊村的一個個倒是蠻刁的嘛,李青川,你是不是覺得你是個村長,老子就不敢收拾你啊?”

    說完扭頭看見“老鼠”手里端著一碗牛糞愣愣的沒有采取任何的行动,不由一腳踢了過去:“我草你老妈,狗日的傻啦,快喂啊!草!”

    一腳被踢的坐在地下的“老鼠”手上一揚,一坨牛糞直接飛上了天,“啪”的一聲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臉上,污臭難聞。

    “老鼠”一慌,趕忙伸手去抹,這不抹還好,一抹竟然抹的整張臉上都是惡臭難聞的牛糞,不羞又惱,爬了起來,朝著馮剛撲了過去,要將手里的牛糞全部塞进馮剛的嘴巴里面。

    剛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注意到李青川的身上,倒沒有人去理會此時正蜷缩在地下的馮剛,此時驟然出現變故,眼看著“老鼠”就要撲到近前,馮剛猛地掙開了兩人,朝著陳三德撲了過去,陳三德促不及防,只發現一團黑影撲了過來,然后就感覺臉上一陣劇痛,下意識的慘叫一聲,用抱馮剛想要用力的把馮剛甩開。[]   村長的后院242

    可馮剛就像八爪章魚一樣缠繞在陳三德的身上,張大了嘴巴拼命的咬著陳三德臉上的肉,鮮血順著陳三德的臉頰上流了下來。

    陳三德的那些手下見到這樣一幕,紛紛丟下手里的棍棒過來抱住馮剛,要將馮剛從陳三德的身上拉下來。

    同時拳頭又招呼在馮剛的頭上身上,費了好大的力氣,終于被幾個家伙把他扯了下來,與此同時帶起陳三德臉上的一大塊血肉,頓時陳三德的滿臉都是鮮血,發出凄慘的叫聲。

    李青川見他們開打了,也不客氣,一手抓住一個家的衣領,提了起來,就丟到了一條溝渠里面,另外提起一腳,就將一個家伙給踢飛了。

    與此同時,馬桂蘭帶著紫荊村的村民手里或拿鋤頭或拿鐵鍬的朝著這邊蜂涌而來。

    “王八蛋東西,竟敢打我兒子,老娘跟你拼啦。”

    馬桂蘭就像一只威風凜凜的雌虎一樣,臉上含著濃的煞氣,大喝一聲,一塊大石頭朝著一邊砸了過來,恰好砸中一個的腳板,那人“啊喲”一聲慘叫,手里的棍棒掉落在地,抱著腳一邊慘叫一邊跳了起來。

    紫荊村幾十號人抄著家伙氣勢洶洶的撲了過來,而且陳三德又受了重傷,陳三德帶來的那些大漢見情況不妙,扶著陳三德一溜煙的就跑了,一路上流行一行行的血跡。

    馬桂蘭拿著一把羊叉跟著趕了幾十米,追趕不上,最后擔心兒子,又急急忙忙的折返回來。

    見兒子安然無恙的站了起來,倒讓馬桂蘭放心了不少,不過看著兒子被打的鼻青臉種,臉上、嘴上、衣服上滿是鮮血,不由鼻子一眼,淚珠兒在眼眶里打轉,伸手用力地推了一下,罵道:“小兔崽子,你一天到晚就不能安生些嗎?盡給老娘惹事。”

    用力過猛,馮剛身子虛弱,被馬桂蘭一推,馮剛直接倒在了地下,幸好他身后站著人,搶住了他,要不然非得摔的個五臟六腑乾坤大挪移。

    馬桂蘭一見,又驚又愧,趕忙過去問道:“兒子,你怎么樣?”

    馮剛咧嘴一笑,露出腥紅的嘴巴:“沒事,死不了。”

    一行人又把馮剛背著送到了曾云海那里,曾云海檢查了一下,說他身体好,年輕,只受了點皮肉傷,沒什么大礙,這才讓馬桂蘭放心了許多,又在兒子的身上補了幾拳,算是处罰。

    曾云海給他開了一些药,讓馮剛回去調養。[]   村長的后院242

    馬桂蘭本請了幾個村民幫忙把他抬回去,結果馮剛硬生生的拒絕了,坚持著自己走回去。

    安卓客戶端上線 下載地址:

上一篇:241.瘋狂報復
下一篇:245.同生共死
电子游戏赢现金